第一千四百九十章偷听

    “嘀——”

    飞机安全降落,八区宽阔的机场人潮涌动。

    “萧先生,这边请。”藤田贵一站在为萧辰引路。

    萧辰笑着看了藤田贵一一眼,这番举动,看似礼貌,实则是为了防止自己趁机逃跑。

    可是,他萧辰需要吗!

    萧辰理了理自己的衣领,似笑非笑的说道:“藤田先生,太过小心了。”

    “我萧辰说到做到,不会半途而废。”

    “萧先生说的是,我们只是在保护您的安全……”藤田贵一讪讪的解释,这也没办法……

    萧辰摆了摆手,没有再说话,没有在接这个话题。

    他看了看四周,随口笑道:“八区的中部国际机场变化挺大的。”

    “萧先生对本国很熟悉嘛!”藤田贵一笑着,话语里却是毫不遮掩的

    萧辰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前面,他反问:“藤田先生,我们是要去哪?”

    藤田贵一收起笑容,常常透露凶光的虎目也带上了浓重的尊敬。

    他理了理自己毫无褶皱的西装:“自然是去见社长,社长现在正在办公,在下带您去公司吧!”

    萧辰停下步子,镜片下的鹰眸斜睨了藤田贵一一眼,傲气凌神。

    “可以请得起武道宗师的公司,也只有鹤天家族开的了。”

    萧辰嘴边拉起一抹笑,笑容依然是那么漫不经心,但是却让人看了胆寒。

    说罢,看了一眼四周,确定好某个方向之后就直径走去。

    “藤田君。”黑泽走到藤田贵一旁边,目光阴狠的看着萧辰的背影。

    藤田贵一摆了摆手,没有说话,只是意示众人跟上。

    萧辰慢慢悠悠的,像是来r国旅游的游客一样,走在r国八区的街头。

    而身后藤田贵一则落下一米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这位“客人”。

    萧辰在一栋大厦前停下,对身后的藤田贵一招手。

    “藤田先生。”一口流利的r国语,被萧辰说出来。

    紧接着,萧辰又说:“你和他们解释吧,我是来治病的。”

    藤田贵一点头,走上前刚要解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缓缓开了过来。

    司机先一步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

    那里面,是一个看上去三四十的中年男人。

    他面貌温和,黑框眼镜下,是经历过时间沧桑的眼角纹。

    “藤田君,欢迎回来。”中年男人扶了扶自己的眼睛,温和的笑容让藤田贵一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是!能为社长服务,是我等到荣幸!”藤田贵一向下车的中年人鞠躬。

    那种敬佩和臣服不言而喻。

    萧辰一只手拿着行李箱,一只手扶了扶眼镜,端量着这个中年男人。

    看样貌比一般的中年男人要年轻,但是眼角的皱纹却很深,估摸着应该是四十多岁了。

    和一般做生意的老总不太像,身材保持的很好应该是经常锻炼身体。

    观看外表,确实是让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儒商的模样。

    唯一突出的,就是那双细腻白皙的、如同妙龄少女的手了。

    “萧先生,久仰大名。”中年男人左手拄着拐杖,右手伸出来和萧辰握手。

    萧辰点了点头,却没有回握那只手。

    中年男人有点愣,都是很快的收起那副表情,温和而有礼貌的笑着。

    中年男人带着笑,没有一丝恼怒的说:“鄙人鹤天一族的族长,鹤天章之郎。”

    鹤天章之郎做了个请的手势,对萧辰说道:“萧先生,请进,还请让鄙人为你引路。”

    “多谢。”萧辰这幅花花公子的模样,着实不得严谨的r国人喜欢,章之郎却毫不在意的把萧辰迎进自己的办公室

    鹤天章之郎让秘书出去泡咖啡,萧辰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会客用的沙发上。

    一边摇着腿,一边翻看着旁边的财经杂志。

    “萧君请慢用。”鹤天章之郎意示茶几上的咖啡,萧辰冷冷的瞥了一眼,不为所动。

    他换了个姿势,俊朗的脸上不似之前的温和。

    “不知鹤天先生千方百计的请我来,还想用枪射伤我,把我绑来。这些,为的究竟是治什么病?”

    萧辰和上杂志,眼眸平静如水,看的鹤天章之郎脊背发寒。

    章之郎的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他又恢复初见时的温和:“非常抱歉萧君,采用这些极端措施请你过来。”

    “但是,要治病的人并不是鄙人。”

    “那我的病人在哪?”萧辰右手敲着扶手,办公室只有两人的呼吸和哒哒声。

    萧辰又重新拿起杂志,漫不经心的翻着,“鹤天先生最好快点,萧某人未必有那个耐心。”

    鹤天章之郎笑了笑,普通的黑框眼镜下是翻涌的莫名情绪。

    “还请萧君再等等,等到这个月的十五,就可以见面了。”

    就这么,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办公室里偶尔响起纸张翻页的声音。

    等到了傍晚,萧辰住进了鹤天章之郎安排的酒店,在房间里打坐,运行了一个周天之后吐出一口烛气。

    “事情……怎么可能那么简单。”萧辰倒在床上,把手臂垫在脑后,看着天花板。

    四周寂静无比,电器运作的嗡嗡声也变得非常明显。

    安静的,让人有点发狂。

    “呵。”萧辰冷笑一声,果然没那么简单。

    鹤天一族好大的手笔!竟然派三个武道宗师来守着自己!

    他拉过一旁的被子,闭目养神。

    睡是不可能睡的,指不定自己睡着了之后,鹤天章之郎会在自己身上动什么手脚。

    今天才五号,鹤天章之郎没必要那么早的挟持自己过来。

    而且,再说到用枪射杀自己的时候,鹤天章之郎是惊讶的。

    这证明,想要杀自己的,不是这个社长。

    “罢了,明天先避开这个鹤天章之郎,去见雾岛圆那女人吧。”萧辰嘟嚷了一句,又重新坐起打坐。

    八区,鹤天祖宅,茶室。

    藤田贵一恭恭敬敬的跪坐在小茶座旁:“社长。”

    “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怎么……”藤田贵一双手接过鹤天章之郎递过来的茶杯。

    鹤天章之郎却为自己倒了一杯清酒,享受的抿了一口。

    “那我吩咐你做的事,办好了吗?”

    藤田贵一点头,茶室里传来抵押的笑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