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舞会

    “叮咚——叮咚——”门铃不断被按响,萧辰伸直盘起的腿,吐纳完成的轻松苏爽让萧辰难得不冷脸。

    强大的精神力早早的告诉了自己,门外面的不是什么服务员,而是r国商业圈位高权重的鹤天章之郎社长。

    还真是一大早,专门来自己这里倒胃口的。

    “有事?”萧辰理了理自己衣摆的褶皱,打开门,脸可以冷的掉冰渣子。

    “萧君心情不好吗?”鹤天章之郎笑着,目光毫不避讳的打量着萧辰。

    萧辰似笑非笑的说:“要不然,鹤天先生觉得呢?我还没有把时差倒过来,鹤天先生这是扰人清梦。”

    “那是我的罪过了。”鹤天章之郎粲然一笑:“为了给萧君赔礼,今晚有一场舞会,还请萧君赏脸。”

    他向后挥了挥手,女秘书递过几个礼品袋。

    “这里面是一些衣服,区区小礼,还望收下。”中年男人气质温和,就连警戒心很强的萧辰也有点被影响。

    萧辰接过礼品袋,抿了抿唇侧过身:“来者是客,鹤天先生请进吧。”

    鹤天章之郎点了点头,笑道“多谢萧君。”

    男人拄着拐杖走进来,环顾四周,看到四周干干净净,不像是被动过的模样。

    唯一有痕迹的,只有被子是整整齐齐的豆腐块。

    鹤天章之郎开口问到:“萧君还没吃早餐吧?”

    萧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落地窗。

    窗外,是灰蒙蒙的天空,云朵很厚,给人一种站在大街上,只要手一向上伸就可以触碰到灰色的云的一样。

    鹤天章之郎跟着看过去,他微微皱眉,随后释然一笑。

    鹤天章之郎摩挲着拐杖顶端的黑宝石:“萧君是担心下雨,然后去不成吗?”

    “不。”萧辰没有给对方一点目光,他的视线依然凝聚在落地窗那。

    “八区每入秋就是这样,一般下午就会放晴,萧君要是想游玩,鄙人可以为萧君介绍向导。”

    鹤天章之郎站起身,拐杖不轻不重的敲了敲地面,温和的笑道:“那萧君,鄙人先告辞。”

    萧辰偏过头,凝视鹤天章之郎。

    “鹤天先生,不知……”

    鹤天章之郎微微颔首,静听萧辰接下来的话。

    “不知,你的手,是否,是因为成为了武道宗师的缘故呢?”

    鹤天章之郎反应很快的失笑,他摇了摇头,很无奈道:“萧君说笑了。”

    “还请萧君今天尽快习惯r国的时间,今天晚上八点,鄙人会拍司机来接你的。”

    萧辰走向浴室,也不理睬鹤天章之郎的话。

    八区,首相府。

    偌大的花圃里,摆放着一把精致的摇篮椅,里面坐着一个清纯唯美的女生。

    她正看着一本很厚的书籍,不知看到了什么,微微一笑。

    那副让人感觉到情窦初开的模样,足以让所有怀念青春的人怦然心动

    嘀嘀嘀。

    “喂?您好哪位?”女生翻着书籍,不怎么在意的接起电话。

    “听说,鹤天章之郎派人‘请’了一个医生回国。”电话的那一段是嘶哑的声音。

    源樱子毫不在意的应声:“哦,那又怎么了?”

    “他很俊朗,很帅气,不是h国的那种小鲜肉可以比的。”

    “当然,也不是鹤天章之郎这种可以媲美的。”

    “怎么说呢,简而言之,他身上有着他那一国千年沉淀的韵味。”

    源樱子被电话那一端的人说的心动了,她清纯唯美脸上泛起一抹潮红。

    “你知道他住哪吗?快点告诉我!”女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把整个摇篮椅晃得厉害。

    “我当然知道。”电话那端顿了顿,咳嗽声响起。

    咳得很厉害,好像要把整个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一样。

    “他今天晚上,会和鹤天章之郎去参加佐藤的舞会,以你的能力,应该是没问题的。”

    源樱子点了点头,记起对方看不见,回声道:“我当然没问题……说罢,你这次又要我帮什么?”

    电话那边的人轻笑一声,源樱子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发麻。

    “当然有事情要麻烦女神大人了……”

    r国的八区是比较繁华的经济区,即使到了夜晚,也依旧车水马龙,店铺的广告牌忽闪忽闪的吸引路人的目光。

    说来奇怪,白天压的让人窒息。但是到了现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后,反而还出现了几颗明亮的星子。

    低调奢华的宝马,跟随着车流移动着。

    “萧君果然一表人才。”鹤天章之郎夸奖着,萧辰没有理会,侧头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

    内心默默吐槽:果然,外国人不懂祖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一表人才?难道自己平常就是人模狗样的了吗?

    然而,下次不知道的是,昨天的见面自己给鹤天章之郎留下的、花花公子的模样非常深刻。

    开了十多分钟,才终于来到舞会的地点。

    那是一座非常豪华的r国住宅,此时才七点不到,就已经开始有衣着华丽的人进进出出了。

    “听说,这次源小姐也回来!”

    “可是,这次不是为佐藤家的千金,举办的成人舞会吗?”

    “听说源小姐和佐藤小姐特别要好,所以也来参加了!”

    “唉,不多说了,我们进去吧,今天可以大饱眼福了!”

    萧辰捏了捏着自己袖口,对于对话里的人,他倒是没有太大的感想。

    他唯一在意的是今天不管他去哪里,没过几分钟,就有一个武道宗师会跟在他身后。

    他可以确定那些人,绝对是鹤天章之郎的手笔。

    但是,他确定他和鹤天章之郎接触的时候,对方并没有机会再自己身上按追踪器之类的。

    但是他很确定,自己身上被按了追踪器。

    而那些人轮班守着他,他根本没有机会把自己身上的追踪器震碎。

    自己根本没办法,离开鹤天章之郎的视线五分钟!

    “鹤天前辈!”

    萧辰和鹤天章之郎并肩走进舞会的会场,还没站定,背后就传来一道清纯憨嗲的女声。

    “好久不见!鹤天前辈!”女子穿着一身被小珍珠点缀的、白色的中长裙。

    盘起来的棕色长发,用一支百合簪子固定,水晶高跟鞋衬得她的腿洁白而细长。

    女生整个人,就像是一朵缓缓盛开的白玫瑰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