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作死

    舞会因为这女生的这一句话,而有了一瞬间的安静。

    但是源樱子却毫不在意,她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

    “鹤天前辈,好久不见了,进来如何?”源樱子站在萧辰旁边,和鹤天章之郎闲聊。

    萧辰微微敛眸,他觉得这个女的,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从源樱子的步伐和她的发出的嗓音来说,这女人纵欲过度。

    再从其脸色、发量来看,还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这种人看上了的东西就一定要弄到手。

    更何况……萧辰对鹤天章之郎颔首,便离开了这里。

    这女的可以参加舞会,一看就是富家千金,自己在没有破译那一副羊皮卷之前还是不要轻易暴露为好。

    萧辰向侍者拿了杯香槟,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静静的看着这场舞会的人生百态。

    “萧君!”源樱子提着裙摆,走了过来。萧辰顶着全场羡慕嫉妒的眼神,淡定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好。”源樱子微微低头,雪白脆弱的的天鹅颈暴露出来。

    她对萧辰甜甜一笑,娇俏道:“我才鹤天前辈那里,知道你,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源小姐。”萧辰目光冷冷的,他招来侍者,把酒放下。

    “我只是个医生,我只负责治病救人。”萧辰面无表情,好似千年寒冰:“我不谈恋爱。”

    源樱子抿着唇,她摇了摇头,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是势在必得。

    她小声说道:“可是,我不要你喜欢啊,我就是喜欢你这张脸,和你这世间之外的表情啊。”

    萧辰皱了皱眉,他觉得这女人之后会。说不出什么好话。

    “我源樱子可以给你财富权势,只要你成为我的xing奴就好了。”

    她笑的清纯唯美,说出的话却是张狂恶心。

    萧辰看了一眼,冷着一张脸没在说什么。

    到了十点钟的时候,舞会才结束,萧辰也被鹤天章之郎,客客气气的送回酒店。

    如此下来,因为有人监视着自己,既不好找追踪器,又不好去找人。

    除了呆在酒店里,也就只能在街上逛逛。

    抑或是,被鹤天章之郎带去各种舞会和宴会,名义上自己是他的特聘的私人医生。

    实际,是在不着痕迹的抹黑自己和自己的国家。

    但是,萧辰的存在依旧在r国的上流社会中传开了。

    因为俊朗的容貌,因为萧辰冰冷的性格,和与国民女神源樱子“形影不离”……而被人们作为谈资。

    还有那传说中的,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医术。

    源樱子,r国首相最疼爱的小女儿。同时也因为自己清纯唯美的长相,被评为是新一代的国民女神。

    再一次坐上鹤天章之郎的车,准备去一个晚会。

    萧辰在平稳安静的车厢内翻着一本书,他知道自己的行踪,被鹤天章之郎掌控着。

    按自己的推测,鹤天章之郎应该是关于自己的情报卖给了源樱子,从而好让源樱子堵自己。

    “萧君,到了,我们下车吧。”鹤天章之郎一如既往的温和。

    但是,萧辰还是没有错过他眼底的不屑和得逞。

    萧辰依旧按照自己的习惯,那了杯酒就站在没事没人的地方。

    “唉,这不是鹤天社长的私人医生吗?”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其它几人,看来是一群人模狗样的富二代。

    “嗨,毛利君你在说什么啊,这那是什么私人医生……就他这张脸,他应该是个做鸭的吧!”

    “哈哈哈哈,松本君说得对!哈哈哈哈。”

    萧辰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搭在左手手腕上,捏了捏袖口,脸上依旧毫无波澜。

    “看看看看,连反驳都不敢,他还敢拒绝女神那么多次!”

    “就是,我们要告诉源小姐,这人就是贪图源小姐的美色!欲擒故纵!”

    萧辰突然勾起了嘴角,他笑了。被这群二逼玩意儿气笑了。

    他把侍者招来,让侍者添酒。

    “几位,我们医生看病会先看病人的脸色。”

    萧辰每次参加宴会几乎没说过一句话,现在他说着这么流利的r国,语竟然让人有些惊愕。

    “诉我直言,几位的眼圈浓重,舌苔发苦厚重,这明显的是xing功能不好。”

    他摇晃着酒杯,悠哉悠哉的模样却让人觉得一阵冰冷。

    “尤其是你,毛利君。”萧辰抬起下巴,冷傲的,宣判死刑。

    “从基因工程学的角度上来看,你的后代,多半是女性,男性也极有可能xing功能不好,从而导致绝育。”

    “你……你胡说什么?”毛利甩掉手里的酒杯,想要上前抓住萧辰的衣领。

    萧辰怎么可能让他抓到?

    仅仅只是一个侧身,就完美的躲过这通骚扰。

    剑眉微皱,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把这群富二代直接压趴在地上。

    萧辰眼神冰冷,毫无感情可言,如同末世降临的主宰不屑于看蝼蚁一眼。

    鹤天章之郎和自己正在谈话的合作伙伴走了过来,微笑刀:“萧君。”

    “鹤天先生。”萧辰收起威压,讥笑的说:“贵国这是好教养。”

    “萧君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鹤天章之郎无奈的笑着,让侍者把人带下去清理。

    他在看向萧辰时,这个年轻的男人背对着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就好像小说里写的那样——

    披星戴月而来的王。

    “萧君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本社的药材供应商,小松君。”

    鹤天章之郎把两人介绍给对方,之后就不做声微笑的站在一旁。

    “萧君,药材的事情好说。”小松泉奈挺着自己的啤酒肚,笑呵呵的。

    原本的黄豆眼,在他油腻又胖的脸上本来就小,现在一笑直接成了两条油乎乎的缝了。

    萧辰微微点头,意示小松泉奈接着说。

    “只要你可以帮我把源樱子搞到手,我可以免费供应药材一年!”

    “或者,你告诉我,源樱子她在床.上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也可以给你打个折!”

    萧辰眸色沉沉,他笑到:“那小松君怎么不问问,你后面那位她自己的意愿?”

    小松泉奈顿时绷紧身体,看到后面笑的甜美的源樱子吓到在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