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刑讯

    宽阔的走道上,正响起一阵极为有规律的脚步声。

    俊朗的男人面如寒冰,他不急不缓的走在这一片银白色金属世界中。

    萧辰右手捏了捏左手的袖口,觉得自己的势力只在国内,果然还是有诸多不便。

    雾岛圆看着慢半拍,但是现在好歹也是一个高级科研人员,智商也不会差到哪去。

    而且,就算是雾岛圆在祖国完成学业,也依然无法改变她在r国就业的事实。

    自己,信不过雾岛圆。

    萧辰忍不住叹了口气,混血果然难搞。

    为了不然别人难搞,也不让自己有什么损失。

    萧辰果断的就没把和《七经》有相似字的那一小份给雾岛圆。

    省得到时候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萧辰。走到一个分叉口时,一个士兵走了过来。

    “萧先生,请您往这边来。”一口,非常流利的祖国语言。

    萧辰这才正经的看了这个士兵一眼,漫不经心的问着:“不是r国人?”

    士兵愣了愣,被萧辰越过一步才反应过来,跟上萧辰。

    又是一个路口,士兵请萧辰往一个方向走后,才回到:“并不是,我只是在z大读了三年。”

    萧辰点点头,没有在说话。

    跟着小士兵走了七八个检查之后,出了这栋凉飕飕的科研楼。

    萧辰刚刚走出楼,十来天没有露过一次面的太阳突然跑出来。

    刺眼的阳光,像是瞄准了一样,直接打在他脸上。

    萧辰被照的一瞬间有点恍惚,他好像又闻到了,那个叫刘茹淼女人身上的异香了。

    叮叮叮!!

    站在门口的士兵瞬间把枪上膛,戒严。

    而萧辰的第一反应就是:雾岛圆出事了!

    萧辰运气提腿,恍若残影的闯了进去。

    玛德,这都什么跟什么?那个行走的迷药真的来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自己在这的?

    原本响个不停的危险警报,因为萧辰的闯入响的更加急促。

    “禁戒!禁戒!”被萧辰扎的了一针之后,疼的生不如死的上校,此刻正指挥者拿枪的士兵们行动。

    萧辰略微停下来,鬼魅一般都站在了他的身后。

    萧辰皱着眉,抓住上校挥动的手,声音阴冷:“上校,什么情况。”

    阴冷平静的没有一丝波动,宛如火山爆发前艳阳天。

    年轻的上校咽了一口口水,努力压下身上的恐惧觉,指着最右边的一条路。

    萧辰没有多说什么,年轻的上校震惊的看着,那个比自己还年轻的男人。

    萧辰在他眼中,用的简直是非人的速度!

    呲——

    厚重的金属门被硬生生打开,地板负荷着恐怖的压力摩擦出火星。

    研究室的门,被打开到可以容纳一人通过。

    只不过看门的一瞬间,一股粉红色的雾气瞬间席卷而来。

    “呃!”萧辰被呛了个正着,轻微的眩晕让萧辰赶忙捂住口鼻。

    这女人是属臭鼬的吗!

    萧辰运气,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以他为中心,把四周的气体清空。

    紧接着,萧辰瞳孔一缩,奋力一跃。

    萧辰一把拉过雾岛圆,而正拿着羊皮卷要递给对面妖娆的女人的手,也被控制住。

    刘茹淼脸上掠过一抹惊讶,充斥在研究室的气体也开始暴涨。

    萧辰抢过羊皮卷,抽抽出银针毫不犹豫的刺向雾岛圆纤弱的脖子。

    男人冷喝一声:“雾岛!”

    雾岛圆一激灵,双眼依然没有聚焦。

    可她的潜意识好像知道,来就她的人是有多么可靠,便直接腿软倒在地上。

    刘茹淼妖艳的脸,到此时才开始有了恐慌。

    她玉臂一挥,气体像是有了生命力一般,把萧辰两人裹成一个茧。

    咻。

    一根细而长的银针,直接把想要逃跑的女人刺昏。

    “雾岛?雾岛?”萧辰刺激着雾岛圆肩膀上其他几个穴位,冷静的呼唤着雾岛圆。

    雾岛圆灵动的杏眼开始聚焦,恢复神采:“萧,萧辰……”

    “我在,放心了吧,现在没事了。”萧辰一直绷着的脸稍稍缓和。

    在雾岛圆的眼里,这样的萧辰就显得异常温柔。

    萧辰把银针小心的取出,揉了揉这个小巧玲珑的女人的头。

    随后,萧辰站起身缓步走向倒在地的刘茹淼。

    “你,你到底是谁?”刘茹淼只不过是晕了一瞬间,现在清醒了,面对这个诡异的男人她简直就感觉毛骨悚然。

    萧辰从大衣内侧拿出一把银白色的手术刀。

    手术刀在研究室冷白色的灯光下,反射着让刘茹淼胆战心惊的光芒。

    萧辰拿着白色的手帕,仔仔细细的擦拭着这把手术刀:“你觉得呢?女人。”

    他把洁白的手帕,放在刘茹淼纤细白皙的手腕上,细细端量着什么。

    萧辰眼神淡漠,他轻声道:“我只是用银针让你不能动,你刚刚倒下,现在觉得很疼吧。”

    萧辰凉凉的看了刘茹淼一眼,而死死盯着他的刘茹淼自然看见了这一眼。

    刘茹淼瞬时警铃大作,身上每一处都在。叫嚣着要远离这个冷漠的男人。

    咔。

    刘茹淼因为倒下趴着而不能面对萧辰的手掌,直接被他转了一百八十度。

    啊!

    刘茹淼疼到无声尖叫。

    “你,你他妈的,到底要干什么!放开我!”刘茹淼尖叫,尖锐的声音直冲耳膜。

    萧辰皱了皱眉,但是依然神情淡漠。

    雾岛圆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靠在实验台,面色恐惧的看着这一幕。

    萧辰在刘茹淼那只让人着迷的手上,从指头,到掌心,不轻不重的划了一刀。

    猩红的血,为实验室银灰色的地板添了几只梅花。

    男人平淡的开口:“在我的祖国,有一句话叫做‘十指连心’。”

    “这句话也没有错,因为指头上有很多条和心脏想链接的神经。”说完,萧辰也把剩余的四根一起划好。

    刘茹淼此刻犹如是上岸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想要以此减轻疼痛。

    萧辰又拿着手术刀,刀尖轻轻抵在女人的腕骨。

    没有用什么力那白皙的皮肤就被划破,鲜血争先恐后的涌出。

    从腕骨,到肩膀锁骨,紧身的夜行衣被轻而易举的划破。

    春光乍泄。

    然而萧辰却毫不在意,他只是淡漠的划着,一条接一条。

    像是一个在展示自己精湛的手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