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我说过他能走吗?

    萧辰离开了二区,又像普通来r国的游客一样,去了七区和九区游玩了一圈。

    再回到鹤天章之郎安排的酒店已经是傍晚时分,大片大片让惊叹的火烧云在天空中铺开。

    萧辰看着这一片火烧云,心里那股不好的感觉依旧难以挥散。

    火烧云把大地照得通红,它一如往常那样压得极低极低。

    像是路人一伸手,就可以抓一大把。

    萧辰一进酒店的套房就把大衣脱下,把手术刀拿出来。

    转身,又把放在行李箱里面的瓶瓶罐罐拿出来,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擦着刀。

    滴滴。

    套房里的座机非常合时的响了起来。

    萧辰没有多加理会,而座机也锲而不舍的响着。

    萧辰擦完刀,又擦针,最后拿好东西去浴室洗澡,也没有多加理会夺命连环call的座机一眼。

    七点半。

    咚咚。

    规律的敲门声准时响起。

    而此时,萧辰也把东西放好,嘲讽的看了一眼房门,并没有起身去开。

    “萧君,你准备好了吗?”门口响起鹤天章之郎温和的声音,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他身后跟着的是长着一双吊梢眼的黑泽,鹤天章之郎微微一笑就直接进来。

    黑泽却是站在门口,守门。

    鹤天章之郎把一封请帖放在茶几上,他像一个长辈,对萧辰温和的说“今天警察局……”

    萧辰敲了敲茶几,打断了他的话,却没有碰请帖。

    “我今天听到了新闻报道,贵国的二区是出了什么事吗?”萧辰悠哉悠哉的倒了两杯咖啡。

    冷淡到如同死水的眼眸直视鹤天章之郎,而鹤天章之郎八风不动的接过咖啡。

    他回道:“是出了些事,听说黑道上的人偷走了些什么。”

    萧辰轻抿了一口咖啡,苦涩蔓延味蕾:“有人受伤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是吗?看来要多谢萧君美意了,目前二区并没有调动医务人员。”鹤天章之郎拿着汤匙搅拌着咖啡。

    萧辰放下咖啡杯,瓷器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套房响起。

    萧辰把目光接着放在对方身上:“可是我听到他们说,有一个叫刘茹淼的女人死了。”

    “听说,这个和我同一个国家的、叫刘茹淼的游客,是为鹤天一族效力的。”萧辰换了个姿势,懒懒散散靠着沙发。

    他不在理会对面的中年男人,颇为悠闲的翻着放在一旁的杂志。

    鹤天章之郎用自己的权杖敲击着地面,声音里带着一丝嘲笑和惊讶:“为我们效力?”

    “刘茹淼是谁?想要为我族效力,她怕是还不够格。”

    “我鹤天一族,不是什么杂鱼都收的。”

    萧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伸手,意示鹤天章之郎尝尝咖啡。

    鹤天章之郎放下刚才的轻蔑,又重新挂上那副儒商的面孔。

    “我族确实是实力颇大,但是,也是仅限于国内,虽然我们有意向国外伸手……”

    鹤天章之郎喝了一口咖啡,席卷味蕾的苦涩让他皱眉。

    安静的套房里,响起他的咳嗽声。

    萧辰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鹤天先生最近火气很大啊,小心心房着火,难以收拾。”

    鹤天章之郎面露苦涩,身体突然就放松,他疲惫的说:“我也想啊,但是我进来手底下频频出错,忙乱不堪。”

    “源氏对我们这些,想要和外界联系的家族企业,打压的太厉害了。”他那双白嫩如幼儿的手揉着额角。

    “萧君,以我的猜测,或许这个刘茹淼,就是首相一族——源氏的手笔。他是想起到栽赃嫁祸的作用。”

    鹤天章之郎无力的叹了口气,眼睛直视萧辰,笑的很无奈也很凄惨。

    他开口说:“如果,萧君可以帮我救治家弟鹤天修己,我愿意倾覆整个鹤天一族来协助萧君。”

    趴哒,趴哒。

    萧辰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敲在沙发的扶手上。

    鹤天章之郎的目的很明显,非常明显。

    他安排的跟踪者,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去了二区。

    而自己刚刚也不断的在试探,刘茹淼或许真的是,那个从未出现过的鹤天修己的下属。

    但是鹤天章之郎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他之所以提起这个源氏,怕就目的是让自己和他们杠。

    利用他,一个外国人,把源氏从首相的位子上拉下来。

    那么,好处又怎么能被他一个占完了呢?

    “我一个医生,可以怎么帮?”萧辰把杂志放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一指长短的刀片,在指尖转动。

    “萧君自然有过人之处……”

    晚上七点,首相府举办晚宴。

    商界名流挤破头都想要弄到一张请帖,以此需要扩展自己的人脉和知名度。

    华丽不失优雅的大门,正占据着萧辰的视线。

    “萧君,请。”鹤天章之郎拄着拐杖,温文有礼的模样吸引了不少女性。

    萧辰不着痕迹的观察四周,宾客盈门,但是无一不是训练过的。

    萧辰心中冷嘲,想用人海战术来把自己击垮?痴人说梦!

    鹤天章之郎、源氏!你们这些心思,我一定会好好的回报的!

    “哟,大出风头的萧辰先生啊!”虎背熊腰的男人拿着小巧的瓷杯,一脸戏谑的站在藤田贵一旁边。

    男人放下那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盛酒器皿,一步一步走向刚进来的萧辰。

    呲——

    巨大的气浪开始在空气里出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

    而他们的通性——把萧辰这个外国人排除在外。

    嗡嗡。

    巨大的气压直冲萧辰,周遭的物件全部被吹翻、打碎。

    萧辰面色平淡,毫不在意的垂眸整理衣袖。

    “看呐,还在装。”

    “啧啧啧,这人不被打一下脸,断手断脚,肯定不知道疼。”

    “但是不可小觑,我听说他昨日还杀死过一个武道宗师。”

    “嗨!什么杀死,就是用不入流的手段而已。”

    “……”

    悉悉率率的议论声不断刺激着人们的耳膜,萧辰在听到那句“不入流”时抬头看了那人一眼。

    很好,在收拾完鹤天章之郎和源氏之后就换你了!

    砰!

    萧辰向前踏出一步,男人直接被肉眼可见的气波掀飞,撞碎了数根大理石柱才停下。

    服务员发现他还是活着的,连忙把人扶起来,想要带走。

    “我有说过,他可以走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