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事情解决

    富丽堂皇的大厅瞬间寂静无声,

    就连这些商界名流刻意释放出来、压制萧辰的气压,也瞬间崩溃破碎。

    不知道是谁,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在这个空旷的大厅异常响亮。

    “服务员,我有说过,他可以走吗?”

    萧辰缓步向前走去,捏着衣袖的右手放在身前,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他笑的迷人,可在场的所有人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在倒下的男人面前站定,虚虚实实的影子薄薄的在男人身上铺了一层。

    “说实话,爆发力不错,但是底子差。如果不是我太强,他也不能支持太久。”

    萧辰像长辈一样,对这个男人投以惋惜的目光。

    随后,眼神戏谑的扫视众人,自信且狂妄的说:“你们还有谁来讨教的?让爸爸教教你们。”

    一个长相平平身材普通,丢在人群里都看不出来的的女人走了出来。

    唯一让人有点注意的,就是手上莹白的指甲。

    萧辰目力极好,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指甲,直觉告诉他那双手的指甲并不简单。

    “鼠辈闭嘴!”女人冷喝一声,速度极快的冲向萧辰。

    嗡嗡……

    可只是那么一两秒,女人的脚步直接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止住。

    整个人像是平地摔一样,趴在了地上,黑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出。

    “老阿姨,身体不好就不要乱吃药了,你也不怕骨头和你的指甲一样——啪,的碎掉。”

    萧辰做了个手势,目光挑衅的看向这些人。

    随后,他把目光直直的放在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年迈老者。

    源一郎稳稳当当的端着茶杯,丝毫不理会萧辰。

    源一郎喝完一口茶,毫不在意的对自己身边的少妇说道:“惠子,萧先生有意,那你就去会会他吧。”

    “是。”源惠子应下,穿着和服的少妇盘着复杂的发髻,好看的眼眸里却是冰冷的杀意。

    萧辰保持着微笑,他眯了眯眼,心道:果然是蛇蝎美人啊……

    源惠子轻缓的摘下自己盘发的钗子,玉手一抚,精致漂亮的钗子就那么飞了出去。

    咻——

    萧辰稳稳的接下钗子,在源惠子吃惊的目光下把钗子掷回去。

    噔!

    强大、不容抗拒的力量让巴掌大小的钗子,直接带着少妇,钉在远处的石柱上。

    “没人了吗?r国,弱到这种程度了吗?”

    周遭议论声、不服声四起,但是就是再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再来挑战萧辰。

    萧辰讥讽的目光让他们愤恨和羞愧。

    他无所谓的理了理衣袖,对着一脸严肃的鹤天章之郎说道:“鹤天先生,不如,我们两个来切磋切磋?”

    “社长!”藤田贵一拦住一言不发,但却走向前的鹤天章之郎。

    鹤天章之郎跺了跺权杖,没了以往温和的笑,脸色冰冷阴沉,对萧辰恨之入骨。

    鹤天章之郎没有多说什么,双手为刃直接劈向萧辰。

    右手拿着的权杖为矛,配合左手的刃带着一股寒气直逼萧辰门面。

    萧辰沉下脸,闪身躲过权杖,运气于掌中,直接和鹤天章之郎硬碰硬。

    卡啦卡啦。

    寒气瞬间蔓延整个大厅,光滑的的地板在几个呼吸间铺满冰霜。

    萧辰抽出银针,直刺鹤天章之郎的琵琶骨。

    刺啦。

    原本白嫩的手像被切豆腐一样划断,萧辰灵活的转动指尖的手术刀,目光平淡到没有一丝波澜。

    “你忘记了?我可是个,大夫啊……”

    萧辰低语一句,鹤天章之郎回过神时,他已经感觉不到手上的任何问题。

    不是被冷的,是……被切断了神经!

    之后他又看见萧辰抬手,轻轻的往他这里一划……

    “啊啊啊啊!”鹤天章之郎想要捂住自己的左眼,可是双手却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僵硬不能动弹的那副样子。

    “鹤天先生,请好好休养吧。”萧辰帮鹤天章之郎拍了拍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神情淡漠。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萧辰冷漠的扫视一遍,在这群人身上,没了之前的窃窃私语,没了之前的轻蔑。

    藤田贵一本还想去拦住萧辰,却被这个眼神给怔住。

    在那个眼神里,藤田贵一明白了在r国没有什么是可以威胁到萧辰的。

    这个萧辰,根本不在乎他们是否是r国的最强战力!

    在他眼里,他们……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哒,哒,哒。”源一郎拄着一支龙头拐杖稳稳的走过来。

    “鼠辈无知,难道你也是吗?”源一郎面如枯槁,双眼却是死水一般的沉稳,

    源惠子狼狈的走路过来,右肩被止不住的鲜血染红。

    少妇低着头,没有一丝感情波动。

    源一郎漠不关心的瞥了一眼,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继续往前走。

    翌日。

    r国各大头版头条刊登在首页的,都是关于这场晚宴的报道。

    萧辰以一挑群的行为,和恐怖的武力值,在r国彻底的名声大噪。

    许多人都在议论萧辰,就连海外各国也派记者来采访。

    但是,他们注定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人们口中的萧辰,并不知道他会引起有这样的热度,但是就算知道了那又怎样?

    现在,在r国没有人可以威胁的到他。

    而此时,萧辰的晨练完毕,套房内的电话很快就响起了。

    萧辰皱了皱眉,内心感叹鹤天章之郎还真是不怕死的好汉,昨天都那样子了,还敢打电话过来?

    “喂?萧先生?”软软糯糯的女声传过来,萧辰才意识到,除了鹤天章之郎知道电话以外,还有雾岛圆。

    萧辰收起自己准备脱口而出的嘲讽,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话:“雾岛?怎么了?”

    雾岛圆看着自己手里A4纸,不加掩饰自己的高兴,“我,我已经破译了那两张羊皮卷,你今天有空吗?”

    萧辰挑了挑眉,这么快?有点出乎意料啊。

    “我有空,在你的研究室见面?”萧辰转身回房间,拿好自己的外套和手术刀。

    雾岛圆顿了顿,兴奋感逐渐降下去,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冷静而小声:“七区的在猫盒咖啡厅吧。”

    萧辰道了声好,挂断电话眯着眼睛离开了这间套房。

    既然事情解决了,那么,也没有停留在r国的必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