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回家

    七区,猫盒咖啡厅。

    恐怖的威压被撤回,萧辰闭了闭眼,把桌子上的文件和羊皮卷拿起,恐怖的暗劲直接把这些东西变成一堆尘埃。

    萧辰走回收银台,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当女服务生醒来的时候,便看见一张俊朗的脸在自己面前。

    萧辰笑的无奈,他轻声说道:“小姐姐,醒了没?我要结账了。”

    女服务员懵懵的点点头,她记得……这个男人点了一杯咖啡,结果不小心打碎了,那自己怎么睡着了?昨天晚上太累了吗?

    看着服务生发呆,旁边另一个女服务生迅速的结好帐,把专票递给萧辰。

    “谢谢惠顾,一共是二百四十元。”

    萧辰交好钱,对两个女生温和的笑了笑就离开了。

    走在街上的萧辰看了看手表,上午十点钟。

    羊皮卷文献的事解决完了,自己也没必要继续呆在r国了,干脆定下午的机票的机票回国去。

    萧辰趁上次二区那一次,把自己身上的追踪器毁掉,一根发丝一样细长的东西,他们还真做得出来。

    甩掉那些烦人的跟踪者,萧辰自己一个人悠哉悠哉的过着这个在r国最后的半日闲。

    他这边悠闲好玩,另一边鹤天祖宅。

    源一郎轻抚着自己的和服,嘶哑的声音缓缓而出:“真的……有这种药吗?”

    鹤天章之郎的双手被包扎的严严实实,左眼也被白色的纱布包着,整个人没了以往的温和儒雅。

    “您不相信吗?那天您也在场,相信您也看出来了,他还留有余力。”仅剩的一只眼睛微微垂着,闪着阴毒的光芒。

    “更何况,‘天都’的消息,您不一直在找吗?我现在为您送来了,您也应该努力一下啊。”

    源一郎的拐杖敲地,死水一般的双眼,他缓慢的说着:“我的人,得到消息,这件事情可信。”

    “这就好了,您贵为国家第一武士,怎么可以英年早逝呢?”鹤天章之郎笑着说。

    源一郎没有再接话,既然已经答应和这个晚辈合作,那么改部署的事情也该要准备好了。

    源一郎让仆从召集人手,准备围堵萧辰,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缓缓转过头,枯瘦如柴的脸静静地看着这个半残的男人。

    源一郎道:“我为了药方,你呢。”

    鹤天章之郎的右眼闪过滔天的恨意,转瞬即逝之后他又挂上以前那副温和的模样。

    他道:“我只是惊讶,您最开始就和我不谋而合,一起把萧辰引到r国。”

    “你也忽略了他的真正实力。”老人家接过管家递来的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

    “他把这个局,破了。”

    黑泽和藤田贵一走进来,黑泽走向鹤天章之郎。

    而藤田贵一则走向源一郎。

    黑泽看了一眼藤田贵一,脸色又阴沉了几分,随后才向鹤天章之郎汇报:“社长,已经按您的吩咐,把萧辰扣留,任何航班都不接受萧辰。”

    藤田贵一弯下身,和源一郎细说些什么。

    等两人再到机场时,已经是晚上了。

    偌大的机场客厅除了六七十个还有保镖以外,只剩下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神情自若的男人。

    “萧先生,让您久等了。”藤田贵一向萧辰问好,他又看了看自己的主任。

    源一郎颔首,藤田贵一保持着和他魁梧身形不符的礼貌问萧辰。

    藤田贵一欠身,说道:“萧先生,我的家主想要问您那张来自‘天都的药方’,你是否可以制成?”

    鹤天章之郎也上前一步,温文尔雅的说话:“萧君既然可以得到‘天都的药方’,那么家弟的双足,想必也是可以治好的吧。”

    萧辰不想多加理会,但是他却突然想到一点。

    他笑着的反问:“雾岛圆是不是你们的人?”

    “这个很可惜,二区的一切研究人员,都隶属于军方。”鹤天章之郎很无奈的说。

    但是,他很快的变了一种脸,鹤天章之郎的面部开始逐渐变得狰狞。

    “但是,茹淼的毒气普通人吸入,起初会没什么,用不了四天,普通人很快就会死。”

    鹤天章之郎笑弯了腰:“虽然雾岛博士是个意外,但是谁让萧君麻烦雾岛博士的呢?”

    “吸入茹淼的毒气的那一刻,她就只能等死,只可惜r国少了个天才女博士。”

    萧辰只觉得自己额头突突直跳,他最开始见鹤天章之郎,也没发现有这么报社的一面啊。

    但是就算自己不信任雾岛圆,但是也不能让雾岛圆因自己而死。

    咚——

    所有人耳朵里回响着一阵钟鸣声,厚重的钟声让在场的数位武道宗师怔住。

    因为他们发现了,这道钟声对他们有操纵力量。

    咚——

    萧辰周围的黑衣保镖开始移动,黑色的人潮开始向机场的大门移动。

    陆陆续续的,只剩下鹤天章之郎和源一郎。

    “把解药交出来。”萧辰目光平淡,像是在看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

    两个人身体不能动,但嘴还是可以说的。

    哒哒哒哒……

    直升机的螺旋桨轰鸣声突然想起,蓄谋已久的枪声骤然响起,鹤天章之郎的胸腔瞬间消失。

    他难以置信的抬头望去,坐在那里拿着狙击枪的,是他疼爱有加的弟弟……

    咻——

    银白的流光带着一抹红色从萧辰的左臂划过,直直的穿透源一郎的胸。

    砰。

    带着温热的血液的源一郎倒地。

    两个在r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在此刻已没了生命迹象。

    “萧君,多谢。”从萧辰后面走过来的花美男拿着一把金属弩,他笑对萧辰欠身。

    随后,他又从源一郎的身上,取出了那支带着红色箭羽的弩箭。

    鲜血滴答滴答的流着,花美男对坐着轮椅过来的鹤天修己笑了笑。

    “要不是萧君,我们还没那么轻松的杀了他们两个呢。”

    鹤天修己病态苍白的脸泛起一抹红潮,是鹤天章之郎被杀的高兴。

    花美男试探的说道:“那你的腿……”

    鹤天修己迅速的恢复平静,他摇了摇头。

    鹤天修己看着萧辰,平静的说:“多谢萧先生的通知,我对自己的腿并不在意,我也知道您敢这样做,必然留有后手。”

    “鹤天和源氏,也不会在对您有任何有任何企图。”他拉了拉旁边神色不明的花美男。

    “我鹤天修己同鹤天,将会是您在r国最好的下属。”

    “修己,别那么没志气。”花美男突然笑了,笑的很灿烂很勾人。

    他言语之间满是高傲:“我有马入间愿协同萧君,向国际发展。”

    萧辰捏了捏衣袖,淡漠的瞥了有马入间一眼。

    内心复杂的很。

    有马入间,源一郎唯一的儿子,但是却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这种人,心里有一定程度的扭曲,指不定什么时候反水,搞的自己这里一团糟。

    所以,不可深交。

    “我只是个医生,干的是和阎王抢人的活,对于你要向国际发展也无能为力。”

    有马入间收起了笑,眯着眼。

    良久,这人才又笑着说:“那好吧,修己也很强大,我们两个也不差。”

    鹤天修己对萧辰抱歉的笑了笑,看到手机发来的消息后,又收起了笑。

    他看向萧辰,带着歉意的说:“很抱歉,萧先生。”

    “雾岛博士,殉职了。”

    萧辰抬眼,看着安慰被有马入间安慰的鹤天修己,无声的叹了口气。

    他拍了拍袖口的尘埃,对两人说道:“帮我订今天晚上的机票吧。”

    事情都解决了,该回去了。

    萧辰赶到了机场,时间还早,萧辰在休息室之中准备休息一会儿再登机。

    等到了晚上,萧辰正拿着机票准备登机,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萧辰疑惑地拿起手机一看。

    却是夏长渊给他发来了一个文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