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一章接踵而来

    点开文件。

    里面是非常详细的南宫家族的资料,足足有几十页的文档,可以说是总结了所有能查到的资料。

    萧辰默默地浏览起来,这南宫家族,是一个华侨家族,在地质能源这方面很有实力,通俗的来说,就是挖煤矿的。

    可不要小看这其中的利润,君不见国内某省的很多人就是靠挖煤成为了富翁的嘛。

    那挖的哪里是煤矿,就是金子啊。

    不过资料中还提到,这南宫家族最近不知道为何,想要回国发展。

    有赞同这个提议的,自然也是有反对这个提议的。

    赞同提议的主要以南宫家的少家主,南宫雄一为首,而反对的,则是以南宫家族家主,南宫摩萨耶为首。

    萧辰看着资料之中南宫雄一和南宫摩萨耶的照片,心中沉思了一会儿。

    “这南宫雄一,不就是在国内被我干掉的那个人吗?”萧辰响起了柳赤纱研究所的事情。

    南宫雄一也是悲剧,一开始找夜枭合作,钱都交出去了,结果交易最后,萧辰给搅黄了。

    第二次串通研究所所长赵向也是,交易也是马上就达成了,结果被柳赤纱还有萧辰给搅黄了。

    为此还赔上了自己的一条命。

    这怎么说都算是一个悲剧啊。

    不过萧辰心中却没有多少对于南宫雄一的怜悯,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南宫雄一平日里仗着南宫家族的势力和钱财,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

    而且他还惹到了萧辰,并且还绑架了柳赤纱。

    那么南宫雄一就是萧辰的敌人,对于敌人,萧辰从来都不会怜悯,他只会想着如何把敌人挫骨扬灰。

    而让萧辰在意的是,这份文件的最后,提到了南宫家族的驻地。

    南宫家族的人并不是全部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他们生意主要在东亚这一块,所以在R国,正好有一处南宫家族的驻地。

    这驻地是负责管理一个大煤矿的。

    萧辰想了想,反正自从他杀掉了南宫雄一之后,和南宫家族就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了。

    毕竟南宫家族是不会放过萧辰这个杀了少家主的凶手的,他们也不管是不是南宫雄一做错了事。

    在他们眼中,萧辰杀了南宫雄一,那萧辰就必须要陪葬。这就是南宫家族身为一个大家族的底气。

    要是这南宫家族能够不对萧辰出手的话,那萧辰就更要小心了。

    因为咬人的狗,往往是不会叫的。

    这南宫家族不对萧辰出生后,肯定是暗中积蓄着力量,准备给萧辰来一下狠的。

    萧辰想到这里,觉得形式已经很明朗了嘛。

    这南宫家族肯定是自己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萧辰就不会放过。

    于是萧辰将手中的机票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出机场大厅。

    外面有很多正在准备拉客的出租车,虽然已经是晚上,但是人流仍旧不少。萧辰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前往南宫家族所在的那个煤矿。

    这煤矿的位置位于一处山区,而南宫家族在这里开了一家公司,也就是挖煤卖煤。当然,只有公司高层是南宫家族的人,至于那些底层的工作人员什么的,只不过是南宫家族从附近的小镇上招收过来的工人而已。

    只不过这家公司晚上显然是不会工作的,所以整个公司驻地一片凄清。

    “怎么办呢?要是毁掉这里的建筑的话,那对于南宫家族来说根本就无伤大雅,毕竟只要再出些钱重建就行了。”萧辰默默地想到,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他来到了煤矿旁的小镇之中。

    可以说,这个小镇和煤矿是息息相关的,正是因为与煤矿,所以这个地方才能够从一个贫穷的小村子变成一处比较繁荣的城镇。

    而城镇之中的劳动力,也是依赖于煤矿生存的。

    尽管有整个城镇一大半的人都在煤矿之中工作,但是煤矿永远是缺人的,所以煤矿也一直在小镇之中招收挖煤的。

    萧辰找了一个旅馆住下。

    旅馆主人是一对年迈的夫妇,非常的健谈。

    萧辰向他们问起了镇上煤矿的有关的消息。

    这二人却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为何叹气?这煤矿不是带动了这个小镇的发展吗?而且还提供了很多的就业机会。”萧辰有些疑惑地问道。

    “先生有所不知,这只是明面上的。”那老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对着萧辰说道。

    而一旁的妻子似乎是不喜欢烟味,所以迈步离开了这里。

    “能否给我详细说说。”萧辰起了兴趣。

    “那帮狗日的政府官员,和煤矿公司的人合起伙来坑我们的钱,侵害我们的健康。”老头语气有些不善地说道。

    “煤矿工人是属于一个高危职业,但是他们给我们镇子上的人开出来的工资,不及其他地方的二分之一。”老头对着萧辰说道,“而且仅仅工资低也就算了,这些人还在安全措施上偷工减料,就在前几天,矿洞里面还发生了一次塌方,死了十来个人呢。”

    “那为什么还要去给他们做?不去不就行了。”萧辰疑惑地问道。

    “唉,那煤矿公司在这个镇子里组织了一个社团,但凡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敢不去工作的话,就会被社团的那些人毒打。”老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又为什么不去报警呢?难道就仍由他们这么无法无天?”萧辰问。

    “报警?警察不知道收了多少钱,根本不会在意我们这些人的死活的。”老头对着萧辰说道,“已经有很多的人逃离这个小镇了,现在留在这个小镇里的,要么就是像我们这样,年老体衰的老人,要么就是离不开这里的人。”

    “要是人都走了的话,那煤矿公司缺少工人,岂不是开不下去了?”

    “呵呵,怎么可能,他们都是签了合同的,违反合同的代价是任何人都不想承受的。”老头摇摇头说道。

    “我给你说这些干什么?客人你好好的休息吧,尽快离开这个小镇吧,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看的。”老头将萧辰送到了房间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