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三章基地

    南宫边牧可是知道,自己在办公室之中藏了什么东西的,可以说只要那玩意儿暴露出去,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我房间那贼人有没有进来。”南宫边牧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情妇,他现在已然没有了继续的兴趣。

    “总经理,您还是过来看看吧。”电话那头传来了一言难尽的声音。

    “八嘎。”南宫边牧低声咒骂了一声,他在R国生活了很长时间,自然是会R国的语言,至少这种骂人的话,他使用出来非常的流畅。

    “亲爱的,怎么了?”那情妇幽幽醒过来,含情脉脉地看着南宫边牧说道。

    但是南宫边牧此时心情很糟糕,一把就将情妇给推开,然后穿上衣服就快速地往矿场赶去。

    而情妇看着离去的南宫边牧,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恨意。

    不多时,南宫边牧就已经来到了矿场公司。

    南宫边牧看着被震断了锁芯的办公室和四分五裂的保险柜,眼神之中的怒火喷涌而出。

    “昨天晚上是谁值班的?监控录像呢,查到是谁了吗?”

    保险柜之中,美金和黄金都还好好地躺在原地,但是底下的档案袋早已不翼而飞。

    这才是让南宫边牧感到愤怒和生气的原因所在,如果那档案袋之中的东西泄露出去,那么他就完蛋了。

    他只不过是南宫家族一个外围成员而已,如果这件事曝光,南宫家族只会选择放弃他。

    “报告老板,昨天晚上有两个值班的保安,一个似乎成了植物人,动弹不了,另外一个昨天晚上睡着了。监控录像已经被人给毁了。”一旁一个秘术模样的人对着南宫边牧说道。

    “八嘎,这两个废物,给我把他们丢到海里去。”南宫边牧咆哮到。

    他现在着实是有点慌乱,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办公室,坐在位置上点起了一根烟默默地思考了起来。

    “这个人只拿了档案袋,看来是故意要针对我的公司。”南宫边牧默默地想到,越想就觉得越绝望。

    这事只要让那些小镇的官员们知道了,那他就死定了。

    “不行,我得赶紧准备一下。”南宫边牧可不认为这人是求财的,如果求财的话,没有理由放过保险柜之中的金条。

    南宫边牧推断,这事情多半是小镇之中的某个居民或者和他有仇的人干的。

    日新报社。

    报社社长打开自己的邮箱,准备浏览一下,结果一封邮件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点开了邮件,看到了里面一张一张有关政府官员和一个矿场公司贪污受贿的证据,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然后就兴奋了起来。

    他做新闻这么多年了,自然是知道什么样的新闻是最有价值的。

    这种新闻无论放在什么时候,都能够大火,而且最近几个月,首相才刚刚出台了反贪污法案,要是这新闻在这种时候爆料出去。

    那能够引起的热度是非常非常高的。

    “来人啊,今天的报纸印了吗?”报社社长说道。

    “报告社长,已经印了一部分了。”

    “那就别印了,我要加一个新闻上去,给最好的版面,同时在网络上同步发行这个新闻,由我亲自撰稿。”报社社长意气风发地说道。

    “好的,社长。”

    南宫边牧将保险柜之中的钱财和金条都收在一个背包之中,然后从办公桌的一个抽屉之中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文件袋之中是一张银行卡和一个新的身份证明。

    没错,他准备跑路了。

    他不知道这事情什么时候会曝光出来,如果再晚几天的话,他倒是可以想办法从矿场公司的账目之中再捞出一笔钱来。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这些年我往这张卡里面存的钱也有几千万了,再加上新的身份证明,我只要离开这里,再去做一个整容手术,以后就没有人能够发现我了。”南宫边牧十分兴奋地想到,然后将这些东西统统装进了背包。

    离开了公司。

    南宫边牧的三号情人,她通过自己在矿场公司之中安插的眼线,早就得知了保险柜失窃的事情。

    俗话说的好,枕边风的威力是最大的。

    尽管很多事情都是秘密,但是南宫边牧禁不住她的甜言蜜语,早就告诉她了。她甚至知道保险柜之中有那些东西。

    也知道南宫边牧准备的那张秘密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明。

    “南宫边牧,大难临头了,你只想着你自己逃跑,却没有想过我。”她得知南宫边牧背着一个背包离开公司了之后,恶狠狠的说道。

    于是她拨打了一个电话。

    南宫边牧开着车,想要驶离这个小镇,前往最近的机场。

    但是还没有出小镇,就被几辆车围住截停了。

    那车上下来了很多人。

    南宫边牧认识这些人,全部都是镇子上暴力社团的人,也是他的小弟之一。

    “八嘎,你们想干什么?”南宫边牧对着那些人恶狠狠地训斥道。

    “不知道总经理这是想去哪里啊。”

    暴力社团的人将南宫边牧给围住了,同时掏出了手中的手枪。

    南宫边牧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免慌张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南宫边牧问。“就不怕我联系那些官员,让你们坐牢吗?就不怕我身后的南宫家族,把你们都丢到海里喂鲨鱼吗?”

    “我们当然怕了,所以,我们才不能够让你联系那些官员啊。”

    那些人将南宫边牧从车上拽了下来,塞进了一辆面包车之中,南宫边牧的背包,自然也是落到了他们的手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在逼问出银行卡的密码之后,南宫边牧就被他们种到了水泥柱之中。

    而这个小镇上的事情也被日新报社彻底曝光,小镇的官员基本上全部都进了监狱,而矿场公司也是大部分领导都进了监狱,现在由政府控制煤矿的开采。

    萧辰在拔除掉了这一处煤矿场之中并没有满足,根据夏长渊给他的资料,萧辰来到了可以说是南宫家族最重要的一处基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