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章暴露

    南宫非人,南宫哈士奇之父。

    他此时非常开心,为何开心?自然是为了他的计谋得逞而开心了。

    “叶无忧,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女儿落在我手上了之后,你拿什么和我斗?”南宫非人喃喃说道。

    似乎已经想到他的死对头,叶无忧得知这件事之后的绝望的表情了。

    南宫非人想到这里,就激动得不得了,然后拿起一个电话,找到了南宫哈士奇的名字,然后拨打了过去。

    这件事他谋划了非常久,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自然是要监督的紧一点,以免出了什么乱子。

    但是电话响了许久,仍然无人接听。

    南宫非人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这康扣城之中,不存在有人敢对他的儿子,南宫哈士奇动手的。

    “说不定那小子现在正玩的尽兴呢。”南宫非人挂掉了电话,低声骂了一句道,然后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叶无忧之女,叶若琴那娇媚的模样。

    也是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腹中有一团邪火在燃烧。

    “哼,这次就算先便宜那个臭小子了,等录了视频之后,那个叶若琴还不是仍由我拿捏。”南宫非人想到了这里,顿时又开心了起来。

    然后继续在这个晚会之中和各方人士扯皮了起来,而在南宫非人的不远处,就是叶若琴的生父,叶无忧。

    叶无忧此时看着南宫非人,心中感觉非常的奇怪,这南宫非人今天的表情变化未免也太过奇怪了一些。

    就像是一个神经病一样。

    “难不成这狗东西又在打什么见不得人的算盘吗?”

    作为和南宫非人斗了多年的人,叶无忧自然是知道南宫非人都干过哪些龌龊事情的。

    只不过,他这一次没有想到的是,南宫非人这一次竟然会把注意打到他女儿身上。

    这晚会可是十分的重要,邀请了康扣城的各级的政府官员,所以叶无忧也只是略微想了想,然后也忙去和这些人打关系去了。

    “呵,这不是叶先生吗?近日不见,身体可是又好了几分啊。”南宫非人突然举起了一杯酒来到了叶无忧的边上,笑嘻嘻地问道。

    此时叶无忧正在和康扣城税务局的局长在交谈,被南宫非人这么插了一句,顿时两人的脸上都闪过一抹不耐烦之色。

    税务局局长还好,很快就压了下去,因为他知道,南宫家族,他惹不起。

    而叶无忧就不一样了,叶家比之南宫家,本来就差不了多少,哪里能够容得下这南宫非人在自己面前蹦跶。

    而且这南宫非人说的话,也不是问好。

    前几日,由于一单生意,叶无忧和南宫非人起了正面冲突,但是叶无忧开出的条件要优厚一些,所以客户选择了叶无忧这边。

    那南宫非人自然是不满,竟然找来了杀手暗杀叶无忧,辛亏叶无忧命大,子弹只是在他身体上留下了一个伤疤,没有留下其他的后遗症。

    南宫非人此时来问,自然是几分叶无忧中弹的事情了。

    “不劳烦南宫非人你费心了,我身体好得很。”叶无忧对着南宫非人说,“倒是我这里不久前有人送我虎鞭酒,我这也用不到,我看南宫兄就很需要,不如我把它送给你吧。”

    这南宫非人,那方面的能力自然是很非人。而且南宫非人又喜欢到处乱搞,所以快枪手这个称号,在康扣城之中流传甚广。

    叶无忧这一下可是着着实实戳到了南宫非人的痛处。

    而税务局局长一看这是两虎相争啊,他自己要是在这里呆下去的话,可能尸骨无存呐。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过头和附近的人谈话了,看不出来一点异样。

    这南宫非人的称号,在这个酒会上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不过知道归知道,却不敢在南宫非人面前提及,甚至连说有关的话题都不敢。前不久就有一个局长酒后失言。

    话传到南宫非人耳朵里了,然后那局长第二天就因为贪污受贿入狱了。

    不过酒会上的其他人怕南宫非人,不敢说,叶无忧又岂会怕,所以毫不留情地揭开了南宫非人的伤疤。

    “你,你很好。”南宫非人听到了叶无忧的话之后脸色气得通红。

    但是没过几分钟,就恢复了过来。

    这让叶无忧感到一阵诧异,按照他和南宫非人斗的经验,这起码够他气好几天啊,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

    南宫非人看着叶无忧,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叶无忧看着南宫非人的行为,心中隐隐觉得不妙。

    难不成这南宫非人又要开始使坏了?

    可是他能使什么坏呢?

    叶无忧想着,突然心中一个激灵。

    “坏了,若琴她今天和她认识的朋友出去玩了,这南宫非人该不会是在打这个主意吧。”叶无忧想到这里,连忙拿起手机拨通了叶若琴的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一头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

    “喂,我是若琴的朋友,她现在上厕所去啦,您有什么事情呀,我可以帮你转告她。”

    “没,没事。你们继续玩吧。”叶无忧自然能够听的出来,这女声就是当初约若琴去玩的那个朋友的声音,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那么若琴肯定是没事了。

    叶无忧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哈哈,叶无忧,真不知道你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现啊。”南宫非人在远处看着叶无忧打电话,心中狠狠地说道。

    他为了这件事谋划了许久,自然不会出一点纰漏,这约叶若琴出去玩的那个所谓的朋友,就是她安排的棋子。

    为了尽量拖延叶无忧发现的时间,叶若琴在被迷晕之后,手机也是交给那个棋子保管。这样的话,就算叶无忧打电话过去问,也能够搪塞过去了。

    南宫非人想了想,既然这叶无忧已经打过电话了,那么那棋子自然是没有用了,毕竟如果叶无忧再打第二次电话过去的话,那么肯定不能够再次搪塞了,叶无忧心中一起疑心,那自然就暴露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