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脑子有病

    既然如此的话,南宫非人拿起手中的电话,拨打了出去:

    “棋子已经没有用了,就赏赐给你们了吧。对了,记得把她处理掉。”

    这棋子留着,一旦叶无忧发现了,那么就是一个指向他的证据。那么就算叶无忧再怎么对他报复。

    家族那边也不会出手干预,毕竟这是属于明确的个人仇怨,一旦南宫家族硬要插手的话,肯定会引发和叶家的再一次的战争。

    所以不能留,甚至所有的对南宫非人不利的证据都要销毁掉。

    只要没有证据,那么就算叶无忧明知是南宫非人做的,也拿南宫非人没有任何的办法。

    毕竟到时候只要南宫非人打死不认账,那么南宫家族肯定会和叶家抖到底的。

    最后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劝叶无忧息事宁人。

    而等到那时候,就是南宫非人这个计划的真正的高潮部分了。

    到时候再把那些视频流传出去,弄得康扣城人尽皆知。

    叶无忧在那时候肯定会忍不住对南宫非人出手,而一旦出手,就会落入南宫非人设下的圈套。

    毕竟南宫非人害叶若琴的事情,叶无忧没有证据。但是叶无忧对付南宫非人,南宫非人肯定会想办法留住证据的。

    这样的话,就算是叶家,也没有办法保住叶无忧。

    就算最后的计划不成功也没有关系,白赚一个那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能把叶无忧的名声搞臭,何乐而不为呢。

    南宫非人想了想,嘴角再次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叶无忧,这一次,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说萧辰将叶若琴抱回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将她放在了床上,自己却是在一旁盘膝修炼了起来。

    虽然这叶若琴容貌不差,但是萧辰也不是那种见着美色就走不动路的人。

    而且若是趁这叶若琴昏迷了对她干啥,那么和南宫哈士奇那种败类有什么区别。萧辰并不缺女人,就算他动了心,也会靠自己去追。

    只不过让萧辰没有想到的是,这南宫哈士奇给叶若琴下的迷药的分量不是很够。

    叶若琴半个小时之后,就幽幽地转醒了过来。

    她醒来之后,下意识地坐起身来,只感觉头非常的疼。

    “我这是在哪里啊?”叶若琴脑袋还有些迷糊,那些回忆的片段不断地闪烁在她的脑海之中。

    她记起来了,她今天是和一个认识了几个月的朋友一起出去喝酒,然后喝着喝着就晕了。

    叶若琴也不是傻子,她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绝对不会喝那么几杯酒就醉了,既然不是醉了,那就是被人给下药了。

    叶若琴心思转了转,哪里还不明白,她是被那个所谓的朋友给坑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于事无补,叶若琴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在一个酒店之中,但是床铺却非常的整洁,除了她自己睡过的痕迹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痕迹。

    而整个房间之中唯一一个人,正盘腿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干啥。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那个人是谁?

    她被迷晕了之后,按照剧本来说不应该是有……叶若琴甩了甩头,把这些想法从脑子里甩了出去,难不成现在这样不好吗?

    “不过那个女人谋划了那么久,辛辛苦苦的对我下药,目的肯定不是把我丢在这个酒店里面。难不成是这个人救了我?”

    叶若琴稍微推理了一下,似乎也只有这个解释是比较合理的。

    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今天是去参加一个晚会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到很晚才会散会。到时候,就算发现她出了什么事情,也晚了。

    对方布局如此缜密,叶若琴可不相信对方只是把自己丢在这个酒店之中,不想对她做其它的事情。

    于是叶若琴小心翼翼地爬下床,然后在萧辰面前站着,弯腰看着萧辰的脸庞。

    似乎是想要看看萧辰闭着眼睛盘坐在沙发上是睡着了没有。

    而萧辰此时却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正好和叶若琴的眼睛对视在了一起。

    叶若琴顿时就被那一双眼睛给吸了进去,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而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萧辰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女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叶若琴醒过来的动静,他岂能不知道,当时他并没有睁眼,是因为懒得插手了。

    若是这个叶若琴离开这酒店的话,他也不会阻拦。

    只不过让萧辰没有想到的是,这女人那也没去,走到自己面前,而且盯着自己的脸看。

    而且现在这幅脸上泛着红晕的模样,让萧辰不由得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难不成自己脸上有花吗?

    萧辰见这女人看了两分钟了,仍然一动不动,甚至脸上的红晕更盛了,于是不由得咳嗽了几声,将叶若琴从刚才的那种着迷的状态之中惊醒了过来。

    而叶若琴醒过来之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直起身来和萧辰赔了个不是。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萧辰淡淡地对着叶若琴说道。

    叶若琴听到了之后,心中对于萧辰的感官更好了几分,更加相信是萧辰救了她。不过心中却也有了点点的恼怒。

    她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就和这木头共处在一间酒店之中呢。

    怎么这人就没有半点反应呢,哪怕和她多交流一会儿的想法都没有。

    于是叶若琴有些气气地说道:“不知道。”

    “你不知道?”萧辰有些疑惑地问道,同时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叶若琴。

    是了,这女人,不但醒过来之后的行为举止如此奇怪,而且还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想来脑子应该是有点问题没错了。

    本着救人救到底的原则,萧辰对着叶若琴说道:

    “我看你身患脑疾。恰好我略懂一点医术,可以帮你看看。”

    叶若琴听到了之后都惊呆了,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两只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虽然这里不是华国,但是马来国的华国人本就不少,华国文化十分浓厚,对于萧辰的话,自然是能够理解的了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