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查阅资料

    嘀——嘀——

    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灰色大床上鼓起的包动了动,一只手拿过手机,放在耳边接听。

    “喂?”苍老无力的声音透过手机,直接把萧辰的大脑敲醒。

    萧辰猛地坐起身,揉了把脸温和的轻声回复:“老爷子?您今个怎么想起我了?”

    那边哈哈笑了几声,老人家穿着咖啡色的唐装,面容慈祥。

    夔老爷子说道:“还说呢,我老头子已经好久没和你联系了,也是我老头子不对。”

    萧辰笑了笑,但是电话那边突然咳起来了。

    “老爷子您身体怎么了?”萧辰起身走到衣柜旁边翻找衣服,夔老爷子六十多岁进入武道宗师的境界,因为作风好为人和善,广交好友。

    虽然如今已经是百岁高龄,但是以武道宗师可以洗经伐髓的力量,大病小病可以说是没有的。

    咳嗽感冒这种小事更不可能。

    电话那边的咳嗽声停止了,不似记忆中爽朗豪气的声音又传过来:“就是人老了,容易有大病小病。”

    “小辰啊。”夔老爷子的手颤颤巍巍的拿着小巧的紫砂壶倒水。

    他的声音饱含不干和心酸:“阎王叫人走,谁都拦不住,但是我现在是真的放心不下这个家啊。”

    “您再等一下,我现在就去订机票去京都。”萧辰脸色阴沉,武道宗师可以换的病,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夔老爷子一急,咳着嗽说让萧辰不要来了。

    萧辰眯了眯眼,走到阳台看着地上金灿灿的阳光。

    他语气平淡的问:“那您这病是怎么样的?我看我可不可以解决。”

    夔老爷子无奈的叹气,他缓缓的说着:“我这次打电话来,就为了这事儿。”

    “起初我以为只是小病,想感冒那一类的,但是年前的时候,才发现发现这病我已经没办法压制住了,所以去医院检查了一遍。”

    萧辰抽出阳台书架上的笔和纸,仔细的记录着老人家说的。

    听到夔老爷子停顿,他轻声讯问:“那医生是怎么说的?”

    “看了片子,说是大脑各类神经元开始萎缩,然后整个神经细胞直接消失。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像是自发的。”夔老爷子喝了口茶。

    因为神经细胞的丢失,他的身体开始出现衰弱。每个人体内力量沉淀、循环,应该是一种非常好的状态。

    即便是到百岁的武道宗师,也可以如同二三十岁人身体好,但是他现在这样同八九十岁的是没什么区别的。

    萧辰停下笔,再次讯问道:“神经细胞非正常性代谢吗?”

    夔老爷子应了一声,他小心的问着:“那小辰可以治这病吗?”

    苍老的的声音里,透露的是对最后一丝希望的渴求。

    萧辰放下笔,食指轻轻的敲着桌子。

    夔老爷子以为萧辰也没办法,无奈的叹了口气,宽慰萧辰:“没事的小家伙,我也活的够久了,没什么遗憾的了。”

    或许唯一遗憾的,只有在他死后子孙争夺家产这件事吧。

    “不,老爷子。”萧辰把纸撕下来,拿好笔离开阳台。

    萧辰走到地下室门口,用虹膜解锁,一间巨大的占据了整个别墅地下空间的图书图书馆,就出现在萧辰的眼前。

    萧辰运气与脚底,整个人稳稳的漂浮在空中,他对夔老爷子说:“您在等一段时间,我去翻藏书的典籍,看看里面有没有。”

    夔老爷子一愣,茶杯直接掉在地上,接连说了三个好。

    萧辰拿书的手顿住,无声的叹了口气,他轻声说道:“老爷子,万一我这里也没有关于治这种病的药方……”

    夔老爷子似乎很相信萧辰,即使萧辰这样说了,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的失望感了。

    “夔老爷子,我以一个医者的身份告诉您,你的病是真的罕见。”

    “即使我找到了药方,也未必可以找齐上面的药材。而且,藏书里的药方都比较古老,想要拿其他药材代替是不可以的。”

    萧辰把一本厚重的典籍重新塞回去,又抽出另一本翻看:“每个古方都有自己的制作手法,如果是我不会的,那您也需要再等上一段时间。”

    “不会的我可以学,要是制作手法失传,那我无法给您更多的希望。”萧辰一目十行的扫完这本书,又换下一本。

    夔老爷子道:“我知道,小辰这样做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那就辛苦小辰了。”

    老人家突然觉得有点欣慰,当年的小家伙竟然这么厉害了,比自己家不成器的那几个要好多了啊。

    “我家那几个兔崽子要是有你这么懂事,我看到是死而无憾了呀。”老人家不由得感叹。

    萧辰愣了愣,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岁月真的一直跑在所有东西的前面。

    他笑着回道:“老爷子说笑了,他们只是不爱在您面前表示而已。”

    夔老爷子对拿着毛巾走过来的年轻男人摆了摆手,和萧辰聊了两句之后就挂断电话了。

    “义父,您要喝茶,可以让我来帮您倒啊。”年轻男人重新为老爷子倒了杯茶,恭恭敬敬的端到夔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笑眯眯的接过茶杯。

    年轻男人察觉到老人的好心情,试探的问道:“义父是碰到了什么好事吗?”

    夔老爷子放松下来,老神在在的点点头。年轻男人也没在多问,蹲在老人的脚边为老人捏腿。

    “安泽啊。”夔老爷子闭着眼,靠在藤椅上。

    为他捏着腿的安泽应了一声。

    老人叹息声响起,他用那苍老无力的声音和安泽说:“我刚才和萧辰打了电话了。”

    安泽停下手,惊讶的抬头问:“是大哥他们一直在找的那个都市传说?”

    夔老爷子无奈的笑着,“什么都市传说,只不过是个长大了的小家伙而已,过几天,你有可能要和萧辰一起出去一趟了。”

    安泽刚毅的脸僵硬,随后才在老爷子的大笑中点头。

    另一边,别墅,地下图书馆。

    萧辰翻遍了最顶上的一层,也依然没找到相关书籍。但是想到夔老爷子以前对自己的恩情,又只能耐着头疼,去翻下面一层。

    在夜以继日整整四天之后,萧辰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一本有记载这类病的典籍。

    《隶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