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神院

    巨大的底下图书馆中间摆放着一套书桌,一个俊朗的男人坐在那里,仔细点翻看着一本很厚泛黄的书籍。

    萧辰仔细的看了一遍,又花费不少时间,这上面记载着多种药方,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和大脑方面方面有关的。

    而且,还是从内陆流传过来。

    书的后半部分详细的记载了,书里药方所需药材和制作手法。

    萧辰不由得庆幸,制作手法对于自己来说倒是不难。可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少了三味药材。

    而且,其中两位药材异常稀少,根据近十年的消息,仅出现过的几次,都是在被誉为“世界屋脊”的z市。

    这还好,最难办的是,还有一味药材,已经被列入的灭绝行列里了。

    萧辰心有不甘,又翻其他的书,但是无一例外都没有记载这种病状。

    萧辰揉了揉额角,走出这个书籍的海洋。

    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萧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他既然查到了这个药方,那就没必要瞒着病人。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

    萧辰知道夔老爷子一点作息习惯,掐着点在夔老爷子吃完早餐后,心情比较舒缓的时间和老爷子说药方的事情。

    “老爷子啊。”萧辰小心的和长辈说话。

    安泽帮夔老爷子拿着电话,老爷子放下手里的茶盏,意示餐桌上的人都安静。

    “嗯,老家伙我在呢。小辰是查到了?”夔老爷子转动手里,由绿松石和玛瑙串成的佛珠。

    萧辰听到杯盏被放下的声音,抿唇。

    半响,他道:“我是查到了一个治这类疾病的古方,但是少了三味药材。”

    老人家转动佛珠的手停顿了下,鼻尖是一股淡淡的熏香。

    老人不放弃的讯问萧辰:“以你的能力,也找不到那三味药材吗?”

    他是知道萧辰的真正实力,绝对可以说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但是如果连萧辰也没办法……

    “很抱歉,老爷子。我的手下也没有这些药材的下落。”萧辰用力捏着那张抄着古方的纸。

    夔老爷子失望的叹息声从电话的那一端传过来,萧辰敛眸。

    很久之后,萧辰才轻声道:“我可以给您一个让您神经细胞减慢消亡的一次性偏方,但是不出一个月就会产生抗性,不怎么管用。”

    萧辰叹了口气,他对老爷子说道:“我过几天动身去z市,看看还可不可以找到一点点线索。”

    “毕竟,您也是我的长辈,我不能让您太累了啊。”萧辰用电脑通知属下,安排好后天去z市的行程。

    夔老爷子怔了怔,良久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萧辰已经挂掉电话了。

    “爷爷,萧辰那里是有解决的办法了吗?”左手边的长孙问道。

    右边的二孙子也问:“是需要什么吗?我们都可以帮他的。”

    夔家有一个巨大的断层。

    当初因为国家的变法,夔家几乎是家破人亡,夔老爷子的儿子们都落下病根,孩子没多大就早早离世,几位母亲也或是改嫁或是郁郁而终。

    所以,夔家几乎是没有中流砥柱,全靠老爷子一人撑,夔老爷子一旦倒下,京都的野兽就会伺机而动,分食夔家这盘肉。

    年轻一代的,要不就是不懂变通,要不就是资历浅。根本没办法扛起夔家的大梁。

    萧辰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要那么大费周章的去忙活,他一点也不希望夔老爷子倒下。

    其实自己可以在当天就可以直接去z市,但即使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神王境强者,也避免不了自然对自己的伤害。

    高原反应是非常致命的。

    把偏方交给老爷子之后,萧辰就用一整天的时间来训练好自己怎样应对和预防高原反应。

    嘀——嘀——

    萧辰瞥了一眼响铃的手机,扯过旁边的毛巾擦汗,走过去接电话。

    “小辰啊?”服药后的夔老爷子中气十足,说话的声音也不像之前那样有气无力。

    萧辰应了一声。

    电话那边有点吵闹,悉悉索索的响着。隔了好一会夔老爷子的大嗓门才传过来。

    里面的高兴显而易见:“你说灭绝的那味药叫什么来着?”

    “叫‘晷’。”萧辰拿起浴巾陪在身上,姿态轻松的靠在衣柜上。

    老爷子一拍大腿,“诶!对对对!就是那个晷!”

    “我老朋友得到消息,在z市,有座神院里有一种叫做‘孜’的珠子,和你描述的那个特别像!”

    萧辰换了只手接电话,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捻动,他淡淡的应了一声。

    夔老爷子看了一眼面前为他沏茶的年轻男人,笑眯眯的和萧辰商量:“z市那边挺远的,我安排个后辈协助你。”

    “就这么定了啊,着崽子没怎么见过世面,反正是国内,没有恐怖分子,你就当是带新人。”老爷子拍板敲定,萧辰反驳都来不及。

    萧辰:“行吧……下午让他在z市机场等我。”

    萧辰准备好之后,联系手下把武器带到z市。

    但是想到老爷子硬塞过来的那个人就一阵头疼,怎么夔家的后辈让自己带着?

    自己这是去内陆地区,指不定有什么危险,让自己带个新人?萧辰已经准备好治疗头疼的药物了。

    数小时之后。

    “……请您从前登机门下飞机。谢谢!”

    萧辰穿着黑色的风衣,身高和容貌突出的他在人群中异常显眼。

    接机的黑衣保镖拿着一个手提箱,带着一个长相刚毅的男人过来。

    保镖恭敬的把手提箱递给萧辰,并介绍旁边的人:“老板,这是夔老先生的人,安泽先生……”

    萧辰点了点头,让保镖开车带他们去酒店。

    “您,您好!萧先生!”安泽伸出手,脸上看着没什么,内心却是疯狂呐喊。

    为什么义父告诉我,萧辰是一个不苟言笑、刻板严肃的中年人!而且,我还感觉不到这个萧辰的真正实力!

    萧辰看过去,挑眉,礼貌的笑着:“我是萧辰,我们……年纪相差不大吧?”

    而且,你看起来比我还要大一些。

    安泽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着旁边真正的晚辈似笑非笑的模样,安泽觉得自己尴尬癌都犯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