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教义

    车子再次停下,多吉和格来看着前面被骑马的牧羊人追赶的羊群,双手合十,虔诚的闭上眼祷告。

    “咩——”车窗外不远处站着一只小羊羔,它慢慢走进,对着萧辰叫了一声。

    萧辰把手伸出窗去,温柔的揉了揉羊羔的头。

    “扎西阿库的羊很喜欢萧先生呢。”格来做完祷告,转过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格来又雀跃的和他们解释:“阿库是叔叔的意思,扎西就是吉祥的意思。”

    萧辰觉得有趣,顺嘴问了句:“你们每个人的姓名,都有自己的含义吗?”

    “是的啊。”格来拍了拍自己窗口那只小羊的脑袋。

    多吉无奈的看着妹妹,替妹妹说完剩下的话:“我们藏民因为地广人稀,所以大家都很淳朴,取得名字多是贴合自己当时的所思所想。”

    “包含着父母对我们降生的期望和喜爱。”

    多吉打开车载音响,舒缓的藏族歌曲在车内响起。

    “我们要去的尼玛神院,有近千个上师,也就是你们称呼的喇嘛。”

    “但是因为上师们是‘苯教’的教徒,所以希望大家到了地方,还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从外面壮观的羊群拉回注意力的男生王晗旭听到这一句,拿出手机,问多吉:“苯教是什么?我来的时候只听过藏传佛教……”

    贺兰拉了拉他的衣摆,连这个都不知道,他们这样来做论文也太丢人了。

    “藏传佛教真正意义上的是指五种宗教,苯教是最古老的一种。”

    多吉轻松的绕过一块落石,他目视前方,“奉行济世救人,导人向善,有着自己圆满成佛窍诀的佛陀教育,这一类的就是苯教上师了。”

    王晗旭一边点头一边快速打字,萧辰和安泽也跟着点了点头,一副表示学到了的样子。

    “那我们还要行驶多久才到神院啊?”王晗旭兴奋的问道。

    说的这么辉煌大气,到底还是不如自己的眼见为实!

    多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皱着眉头回话:“估计要四五天,但是现在是雨季,如果遇上塌陷和大雨,有可能要更久。”

    萧辰也看向车外,刚才的乌云已经不见了,碧空如洗,湛蓝色的天让人看着心情苏爽。

    他闭了闭眼,说道:“会下大雨的。”

    多吉挑了挑眉,也不反驳,z市近几年的雨季,连最老练的牧羊人都无法预测什么时候下雨。

    有可能,就会在下一秒,倾盆大雨。

    王晗旭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想要问萧辰,但是却被贺兰抓住胳膊,讨论论文去了。

    “萧先生在担心食物的问题吗?”多吉问道。

    多吉咧嘴笑了笑,豪爽的告诉萧辰:“那没什么问题,我们的后备箱带了很多东西,足够的我们六个人半个月的吃喝。”

    萧辰看了前面的椅背一眼,多吉只觉得自己脊背一凉,下意识的说了句:“萧先生?”

    萧辰平淡的扫了一眼都看过来的众人。

    萧辰挑眉,似笑非笑的问:“有事?”

    车内气氛瞬间凝固起来,大家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咳。”安泽咳了一声,又捅了萧辰一肘子,又跟多吉四人谈天说地去了。

    最后,结果萧辰真的像是说预言一样。

    距离尼玛神院还有十来千米,进入比较矮的山岭地带的时候,大雨倾盆而下。

    前面的路被落石给阻断了,雨下的让人看不清路。

    即使是安泽这样的武道宗师,在雨里也难以视物,更何况还要堤防两侧滚落下来的石头。

    萧辰自己是没问题的,但是要他带人去,他一次带一个也会很麻烦。

    “我们在这里等着吧,这里还没有还没有到达落石区。”萧辰揉了揉额头,有些疲惫的靠着车窗。

    多吉看着这雨,也叹了口气。

    妹妹格来看着萧辰的脸色不太好,试探性的问着:“萧大哥是身体不舒服吗?”

    萧辰愣了愣,摇头。

    “只是看着这雨头疼,没什么事。”

    格来拿出了一只两指大小的熏香炉,火柴滑动的刺啦声异常响亮。

    没多久,浅浅的香气开始蔓延车厢。

    王晗旭抓住时机,和妹子搭话:“格来你这是什么香啊?我感觉轻松了好多啊。”

    “嘿嘿,这是神庙分给我们的一种藏香。”格来咯咯的笑着。

    萧辰看了一眼熏香炉,把车窗稍微打开一点缝。香气开始变得厚重,让车厢里的让开始昏昏欲睡。

    萧辰很确定这类香并没有添加助眠类的药物,然而现在整个车厢出来多吉兄妹和自己,其他三个都睡了。

    是什么样的配方和材料,让一个武道宗师都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萧辰眯眼,静静的看着窗外迷人眼目的大雨。

    大雨足足下了三天,水位都变高了几百毫升。

    在雨开始变小之后,萧辰安泽就和多吉兄妹交换开车。

    话费了整整一个星期,才来到的尼玛神院依山而建,坐落在悬崖陡峭的山顶,恢宏大气。

    在远处一看,就会有点像海市蜃楼的投影。

    六人又开始辛苦的爬山之路,萧辰安泽有真气傍身一点也不怕这个,而多吉兄妹是走惯了,根本没什么感觉。

    王晗旭就是走了一路骂了一路。

    可怜的贺兰走到四分之一就已经力竭,幸好被萧辰发现,把人背了起来,走在前面。

    吱呀——朱红的大门被打开,身着紫红色披肩袈裟的小喇嘛合掌,和多吉道了声“阿弥陀佛”。

    “咳咳。”萧辰咳着嗽,格来转过身,担忧的看着萧辰。

    萧辰摆了摆手,意示自己没事。

    之所以咳嗽,是因为这神院的藏香气味太厚重了。

    小喇嘛在看到萧辰之后“咦”了一声,萧辰抬头看去,却在一瞬间觉得自己眼睛好像花了一下。

    萧辰抿嘴,但是却并没有问小喇嘛惊讶的原因是什么。

    “阿弥陀佛,上师,这是与我们一同结伴而来的伙伴,还请您让我们就去。”多吉对小喇嘛拜了拜。

    小喇嘛眉清目秀,浅浅的笑着有一股慈祥的味道,“多吉、格来两位居士进来便可。”

    “这边两位施主自可进来。”小喇嘛对皱眉的萧辰点点头。

    在侧身对王晗旭两个人说:“两位未得邀约,不能进入寺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