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章叫嚣

    尼玛神院依山而建,它规模宏大,气势浑厚,现在近看也是工艺精致,金碧辉煌,颇像一座宫殿。

    然后,王晗旭此时只觉得,这座“宫殿”也无非是虚有其表的。

    “凭什么!你们这个不就是受人朝拜的吗?凭什么不给我们这些教徒进去!”王晗旭瞬间沉下脸。

    愤怒很快的就占据了他的内心和脸。

    多吉往旁边挪了步,挡住王晗旭的目光。

    他合掌朝小喇嘛微微弯身,神情肃穆的说:“非常抱歉上师,我的朋友出言不逊。”

    “可我们不远万里来到神院,就是神院把我们吸引过来的,请您不要一口回绝。”

    多吉弯身鞠躬,小喇嘛侧身避开,敛眸静立在那里,等着四人进去。

    多吉低着头,对小喇嘛说:“我的朋友冒犯了神明,是因为他急于面前神明,还请您见谅。”

    “还请您给我的朋友一个赎罪的机会。”多吉再次躬身。

    小喇嘛看了多吉一眼,最后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他对六人弯身,平淡的说道:“阿弥陀佛,我可进去询问堪布的意见,但是可不可以还是需要堪布和几位活佛决定。”

    多吉向小喇嘛道谢,小喇嘛走进去寺院,但是们没有关,那股厚重扑鼻的藏香让萧辰闻的几欲作呕。

    “小辰?你真的没问题吗?”安泽扶住他的手臂,看着脸色惨白的晚辈觉得有点不对劲。

    萧辰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门内的景象。

    用真气包裹住声音,传音给安泽:“这座寺院有古怪,里面的建筑布局和香烛有问题。”

    安泽把真气凝聚在双眼,看到的烟雾缭绕的内部,简直比用肉眼看还差好的!

    那些烟雾有古怪!

    “好,我知道了,那里不舒服要说出来。”安泽稳稳的扶着萧辰,格来也看过来,她走过来问萧辰的情况如何。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安泽看得出来萧辰不怎么喜欢多吉兄妹,刚要回答格来,小喇嘛就出来了。

    小喇嘛合掌,对众人行了一礼,再侧身:“阿弥陀佛,堪布说来者皆是客,各位施主请进。”

    王晗旭讥讽的“呵”了声,拽着贺兰的领子第一个进入寺院。

    “四位施主请往这边走。”小喇嘛站在一处分叉的走廊上。

    小喇嘛对安泽行了一礼,低眉说道:“阿弥陀佛,师兄会带两位居士去住所,我带四位施主去住所休息。”

    多吉和格来和四人道别,小喇嘛带他们走过曲曲弯弯的回廊,最后来到一排屋舍处。

    “这里是来礼拜的施主暂时休息的住处,各位好好休息,前面一排是我们的伙房,施主可自行解决。”

    安泽也学着喇嘛的样子,恭敬和他道了声谢。

    旁边的王晗旭直接冷哼一声,摔门进屋,留下贺兰在原地尴尬的道歉。

    “还进来干什么?”贺兰一进屋就被王晗旭嘲讽。

    王晗旭提着桌子上的壶子倒水,刚喝一口,立马吐出来,杯子一丢,嘴里骂道:“他妈的,水都是冷的!”

    “什么狗屁破院!要不是老子看这里没人写过,老子怎么可能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贺兰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不敢吭声,生怕触了王晗旭的霉头。

    王晗旭看了他一眼,顿时又怒火中烧,“你他妈不适合那个萧逼挺好的吗,怎么来这!”

    “王晗旭!你在这唧唧歪歪的,你当时怎么就干脆不进来呢!”贺兰嚯的站起来,烦躁的走到床边整理东西。

    王晗旭啐了一口,他为了不失去贺兰这个临时阵友,有开口解释:“你不觉得他们这样是对我们的侮辱吗!”

    贺兰铺好床,转过身看着自己这个室友:“那又怎样?我们跋山涉水,话费了半个月才来到这里,你不写好论文就这么放弃?”

    “所以,你听我的。”王晗旭从背包里拿出笔和纸,在上面写写画画。

    “我刚进来的时候,观察了一下四周,周围的建筑差不多都摸清楚了。”一副俯视尼玛神院的平面图,就被王晗旭画好了。

    他那笔圈了一个地方:“这里的建筑是最大最好的,所以,一些神明有可能都放在这里供奉。”

    “我们可以从这里面拿一些东西,这个不仅仅只是补偿,也是我们的论文素材呢。”王晗旭贪婪的笑到。

    另一边,和王晗旭隔着一间屋子的萧辰两人。

    萧辰拿着银针慢慢的扎着自己的手臂,看见安泽拿好枪要出去的样子,立马把人喊住。

    “我去找老和尚,不,是老喇嘛要药。”他看着脸色惨白,一幅快要死的样子的萧辰。

    安泽把打开一点锋的门又给关好,叹气做到桌子旁边和晚辈解释。

    他说:“我来的时候,义父告诉我有可能缺失的三味药材都在这里,他让我找到后在都交给你。”

    “义父说,就算是治好病他也活不了多久,还不如把药都给你这个神医,留着有用。”安泽看着无奈的叹了口气。

    萧辰把针扯出,放在烛火上微微炙烤。

    安泽看萧辰没有想要说话的样子,起身要走。

    萧辰开口,平淡的说:“这个时候太晚了,我们刚到,养精蓄锐好应变突发状况,不急这一时。”

    “我扎完这两针就可以了,泽哥先休息吧。”呵出的白雾朦胧了萧辰的面貌,安泽却感觉到他的难过。

    安泽也不打算睡那么早,就静静地站在萧辰的对面,摆弄着自己的武器。

    那是一把非常纯粹的匕首,只有成人巴掌大小,漆黑的刀身和刀柄让人感觉,它可以顺利的融入黑夜之中。

    一个多小时之后,萧辰大汗淋漓的为自己收针。

    但是,浓厚的藏香依旧让萧辰问不舒服,萧辰走到供奉祭灵的香台边,香炉浇灭。

    萧辰的身体已经被炼化的很好了,但是对于可以引起他身体不适的藏香研究研究。

    “嗯?”微微拨动香粉,萧辰却发现里面的香粉却并不细腻,甚至掺杂了什么很难被烧掉的东西。

    安泽走过来,他也真的累的很累,看着身体摇摇欲坠、精神却十分上头的晚辈,无奈的走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