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得救

    极为规整的圆形祭坛上,站着三四十个年轻男女。

    他们或是双手合十低头念着祷告词,或是带着幸福的笑容闭着眼,等待什么降临。

    祭坛内部是一个五芒星阵,在边上是五堆由石块堆砌的玛尼堆,系着五色经幡摆放在星阵的五个顶点。

    每个玛尼堆下都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们双手合十,虔诚的念着经文。

    “小辰?”安泽挥挥手,让萧辰回神。

    萧辰脸色苍白,额头不断的凝聚冷汗。

    安泽觉得很不对劲,他和萧辰几乎是不相上下的实力,为什么自己没事而萧辰却这样?

    但是,周围都是浓厚的藏香和低沉舒缓的经文声。

    安泽小声的问道:“你是被什么东西伤到了?”

    萧辰抿着嘴,摇摇头。

    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没有从祭坛上移开。

    “那里有奇怪的能量波动。”萧辰换换开口,安泽侧过身警惕的盯着祭坛。

    他拍了拍萧辰的肩,低声安慰着。

    或许是祭坛位置的问题,五个青年所念诵的佛经在溶洞内回响。

    像是被暴风刮起的海浪一样,一阵接着一阵。

    萧辰把真气凝聚于头部,保持着自己的清醒。

    忽然,一点点萤火般的光芒,在昏暗的溶洞内浮起。

    萧辰伸出手,去接住前面的光芒,“这是什么?”

    紧接着更多的光芒漂浮在空中,萧辰感应到什么,猛地抬头看向祭坛。

    祭坛上满是这种星星点点的光芒包,原本只是丝丝缕缕的烟雾,也开始变得密集。

    厚重扑鼻的藏香不断向萧辰涌来,他的五感也开始被这股烟雾熏的朦胧不清。

    “嘶……”

    他干脆利落的咬破自己的舌尖,血腥味迅速的让自己清醒了。

    “泽哥……”萧辰转过身想要和安泽说话,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所有人都倒下了。

    萧辰屏住呼吸,咬住舌尖,把安泽拉起来,艰难的迈开腿往回走。

    “萧辰!萧辰!”恐慌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王晗旭跌跌撞撞的跑过来。

    惊慌失措,慌不择路的踩过好几个人跑到萧辰旁边,紧紧的抓住萧辰的手臂。

    现在的萧辰即使有些狼狈,但是在王晗旭眼里无疑是这诡异地方的救世主。

    王晗旭整个人陷入恐惧感中,“萧辰,你救救我!你一定要就我!”

    “你,你也没办法保持清醒吗?”王晗旭的双手颤抖着,他往上衣口袋里摸索着什么。

    萧辰闭眼,用力的再咬一口舌尖,目光沉沉的看着这个胆小又贪心的大学生。

    王晗旭手忙脚乱的,拿出巴掌大小的一件物品。

    萧辰时间用真气形成防护罩。

    因为,他看见王晗旭拿出来的是一把匕首……

    王晗旭想要把手里的东西让萧辰看清楚,可是他却不能碰到萧辰分毫。

    王晗旭看着状态不佳的萧辰急了,他急道:“你在干什么!我只是给你看这个金刚杵!”

    “求求你救救我吧……”王晗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敲击防护罩。

    萧辰凝神看清了王晗旭手里的东西。

    确实是佛教的金刚杵,是一只独股的金刚杵。

    王晗旭发现拦着他的东西消失了,爬到萧辰脚边,抱着他的腿。

    男生哭的稀里哗啦,“我就是靠这个没有昏迷的,救救我吧!求求你救救我吧!”

    萧辰被喇嘛们的念经声念得头疼欲裂,现在王晗旭又来添乱。

    “你一定要救我!不然,不然我去找那些怪物!我要让你的跑不了!”王晗旭面目狰狞的说着。

    一定是,萧辰一定是不想救他了,他想自己一个人离开!

    萧辰睨了他一眼,忽略难看的脸色和脸上的汗水,萧辰一如既往的是那一副平淡事不关己的表情。

    王晗旭恨急了这幅表情,明明比自己还狼狈,又凭什么还是这种高高在上的表情!

    萧辰声音沙哑的说:“跟上来。”

    说玩,扶着昏迷不醒又死沉死沉的安泽离开。

    萧辰一边注意脚下的人,一边在心里回想整个事件。

    首先,自己是因为体质的原因,排斥这种香。

    第二,王晗旭和贺兰这是两个普普通通的人,没有练过。

    第三,自己之所以没有昏迷,是因为自己注意到了古怪,即使做出了应对。

    自身强大的实力和反应力,成功的保下自己一条命。

    那王晗旭呢?没道理一只金刚杵可以抵御一股气体啊。

    连自己和安泽这种武道宗师都会中招的危险,没道理只是靠一件佛教法器就解决了。

    而且,既然可以阻挡藏香的危害,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还是,王晗旭他看到了什么,在害怕那个?

    让人听的头昏脑胀的佛经并没有停止萧辰在进来时稍微观察过。

    整个溶洞,群众的最外围站了一圈的喇嘛。

    但是,此时此刻萧辰和王晗旭突兀的站着,也没有一个人来拦着他们。

    喇嘛们依旧整齐划一的念着佛经,念经的声音越来越快,在溶洞内的回响也越来越频繁。

    就像是下一秒,寒冷的雨水就会变成利刃,毫不留情的、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砸不砸萧辰不知道,他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自己的脑子快要炸掉了。

    该死梵音!

    萧辰没有多说话,抓紧安泽,又一把抓过王晗旭,提气猛地往来时路跑去。

    昏暗的隧道,色彩绚丽却面目狰狞的阎罗像。

    萧辰目不斜视的往前直冲,在经过内阎罗身形的时候,却感觉到它似乎看了自己一眼。

    嗡!

    真气尽数爆发,磅礴浑厚的威压险些要把这路冲垮。

    王晗旭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窒息感,但是再一回神已经出了那座宫殿。

    跑出来之后,已经是傍晚。

    墨蓝色的天空上挂了一条璀璨的星河,风吹过这里,矮小茂密的灌木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王晗旭跌坐在鹅卵石铺的地上,嘴里呐呐的说:“得,得救了……”

    萧辰看了他一眼,扶好依然昏迷的安泽,踢了踢瘫在旁边的大学生。

    “离开这宫殿,回厢房,我有事问你。”

    萧辰声音嘶哑,没有了那么浓厚的藏香,现在感觉好多了。

    虽然还是有浅淡的藏香香气,但是身体上的不适已经缓和很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