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修行者

    经堂内已经坐着五个青年,中间的青年一脸温和慈祥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萧辰看了一眼屋内的摆设,随后悄悄的倒吸一口凉气。

    他感觉掌心拿的不是一个骨珠,而是一块火炭!

    “施主请坐。”五人中心的青年开口说话。

    他的样貌俊秀温和,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然而,萧辰手里的珠子越来越热,在他眼里,这五个原本样貌不错的青年人,也开始变得诡异起来。

    像是被什么东西调了发条的闹钟,整个人的时间都在加快。

    ——他们在萧辰眼里,是加快老化。

    从二十好几的青年,变成半截入土的耄耋老人。

    萧辰虽然觉得诡异,但他经历过大风大浪,对于这种异术,他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萧辰面不改色的走进去,在唯一一张空着地上垫子上坐下。

    “你是这里的主持?”萧辰很放松的和对面的人说话。

    堪布和善的笑着,他点点头,说:“我是这里的堪布。”

    出意料的,不是藏语也不是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的普通话。

    是非常流利、媲美电视台主持人的普通话。

    萧辰似笑非笑的看着堪布,一般来说,活佛和堪布是凭学位才可以任职的。

    会说确实不怎么稀奇,但是多多少少都会有地方口音。

    萧辰忍不住感叹:果然是老怪物啊。

    堪布没发现萧辰的问题,他看着萧辰,像是在欣赏一个晚辈。

    “我左右两边的四位,是寺院的转世尊者。”

    堪布不紧不慢的说道:“也就是其他地区所说的‘活佛’,为弟子和施主答疑解惑,传授知识的。”

    “乌嘎拉尊者,拿出来吧。”堪布向右边侧过头,颇为无奈的的说。

    右边第二活佛皱了皱眉,对着堪布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不愿意。

    堪布又喊了一声,两人对持许久,乌嘎拉才把身边的一个长方形的檀木盒拿出来。

    堪布苦笑着接过,轻叹。

    萧辰随意的屈膝坐着,静静的看着这几个非人非鬼的怪物在那里做戏。

    堪布把手里的檀木盒打开,面向萧辰。

    原本漫不经心的双眸,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把视线聚在盒子里的东西。

    那是两棵缠绕交错的植物。

    翠绿欲滴,宛如极品翡翠。

    这,是萧辰要找的那两味药!

    堪布把手里的盒子递过去,萧辰接过后轻轻抚摸,感受着药草的灵性。

    虽然很早就成熟被采摘,但是保存的的非常好!

    萧辰把木盒关上,放在一旁。

    他毫不避讳的扫视五人。

    悠然自得的转动着手里的骨珠,挑眉笑道:“堪布既然知道我的来意,那么是有什么要求吗?”

    这个时候,堪布最左边的活佛开口了:“我等已经知晓您的来历。”

    萧辰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活佛接着说:“是神明告诉我等,您的来历不小,我等不是您的对手。”

    堪布叹息一声,“您不是还要找‘孜’吗?”

    萧辰正眼看向这个行将就木的怪物

    “您手里的骨珠就是的。”堪布轻声说道。

    “外界称为‘晷’,是因为人的头盖骨,是直接身体凝聚太阳最多的地方。”

    “能力越强的人,他的颅骨制作出来的‘孜’就越好。”

    “然而,也不是所有人的颅骨都可以制作成的,所以‘孜’才那么稀少。”

    堪布摆了摆手,苦笑道:“您拿着‘孜’,也看见我们这幅模样了吧?我们已经无力再去制作了。”

    所以,这是真的最后一颗了。

    萧辰看了一眼骨珠,把它放进上衣口袋里。

    堪布看着萧辰在蒲团上的动作,也没有多说什么。

    良久,堪布轻声开口试问着:“我等也无意和外界人又过多接触。”

    “既然您的目的达到了,您和您的同伴,请回吧。”

    萧辰目光沉沉的看着堪布。

    心里思索着,自己的目的确实到达了。

    看目前的情况药材找齐,以自己的实力,成药很容易就做出来了,安泽的昏迷不是问题。

    但是……那么多的z市市民……

    堪布似乎看出了萧辰心里想的,他缓缓开口。

    “您不必担心,之前的祭祀只是为他们净化灵魂,除了会肠胃不适一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危害。”

    萧辰敛眸,他并不相信这种说法。

    一个小小的寺院,即使有一个神境强者坐镇,也不敢杀那么多人。

    但是,夔老爷子那边怕是等不了多久了。

    这滩浑水,还是给国家来解决吧。

    萧辰笑着点头,刚要伸手拿檀木盒,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不能动了。

    “施主,感觉如何?你以为‘孜’是万能的吗!”堪布的嘴咧开到耳边,除了上齿正常,下齿变得尖利无比。

    最左边的活佛动了动身体,嘎啦嘎啦的响着。

    笑容狰狞的和萧辰说话:“你以为,一个神境强者的头盖骨制作的‘孜’,会那么轻易的让你拿去?”

    萧辰在发现动不了的时候,就疯狂的运转体内真气,驱逐体内那股奇怪的力量。

    “别白费力气了,施主。”堪布理了理自己紫红色的僧裙。

    堪布面色阴冷,他依然伪装着那副慈祥的模样。

    他语气轻蔑的说:“你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但是你已经知道了寺院的秘密,我等不可能让你活着回去。”

    “让你和你的同伴,你们三个个定时炸弹离开?痴人说梦。”

    萧辰自知一时半会,自己是无法解决行动这个问题的了。

    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五个怪物,他现在只能和这群怪物交谈,以此来拖延时间。

    “呵,说的清高。”萧辰目光蔑视。

    萧辰露出心有不甘的样子,狠狠的说道:“你们不就是说的冠冕堂皇吗!”

    “什么神明,如果真的有,为什么会活成这个样子!”萧辰一一看过去。

    五人被他说的浑身发抖,也不知道的是被气得,还是怎么。

    堪布抬了抬手,原本想发难的一个活佛咬牙停下动作。

    堪布无所谓的轻笑,阴冷的笑声像是要渗透到萧辰的骨子里一样。

    堪布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灰,低着头,看着萧辰宛若一只好不起眼的蝼蚁。

    “我们只是把自己奉献给了神,让修行者们有更多的时间修行而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