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找死

    原本是用来念经的经堂此刻是一片狼藉。

    俊朗的男人如神佛一般,站在屋内。

    安静至极的经堂里,异常明显的吞咽声响起。

    “不用继续吸入就会自然醒来,先生、大,大人!您,您放过我们吧!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放过我们吧!”

    原先拿出木盒的活佛跪在地上向萧辰求饶,然而,原本恐惧的脸开始扭曲,

    他又突然大笑起来,神色癫狂:“不,你和我们一起死吧!神醒来了,它醒来了!哈哈哈哈……”

    尼玛神院所在的山峰,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摇动着。

    脚下强烈的震感让萧辰脸色冰冷。

    他眸色暗沉,真气再次凝聚成刀。

    另一边。

    王晗旭坐在安泽的床边,他紧握着能量珠,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

    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萧辰离开也没有多久。

    外面漆黑无比,寂静无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外狩猎,把活物都消灭了。

    然而,王晗旭不知道的是,整个寺院,只有他这里和堪布的经堂有烛火。

    其他的地方就像是被黑暗吞食,没有了一丝生机一样。

    轰隆!

    巨大的落石直接砸入王晗旭的屋里。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地震吗?要塌了吗!”王晗旭看着眼前这个快要三米的巨石,整个大脑都是蒙的。

    是萧辰他把石头丢进来的吗?

    不容王晗旭多想,强烈的地震直接让他摔倒在地。

    房屋倒塌倾斜,乱哄哄的声音也隐隐约约的出现。

    原来,堪布五人为了捉住萧辰,暂时停止了祭祀的后半部分,现在地震直接把市民给弄醒了。

    市民们因为在溶洞里,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地震,纷纷清醒往外逃。

    安泽也醒过来了,他坐起身。

    他感觉整个人像是被人加了什么眩晕buff一样,头重脚轻的看着四周。

    “你,你醒了。”王晗旭手脚并用的站起来,整个人扑到安泽床边。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安泽说:“萧,萧辰被这个寺院的主持喊走了,估计是凶多吉少。”

    王晗旭揉了把脸,哀求道:“你看在我照顾了你的份上,你,你救救我吧!”

    王晗旭话音刚落,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劲风刮过,直接被带着滚了两圈,撞在桌角。

    安泽皱了皱眉,起身走过去,把男生拎起,大步离开这件屋子。

    “这里要塌了,别说这么多了。”

    经堂。

    剩余的三个活佛兴奋的难以言喻,他们伟大的神明竟然听到了他们的请求!

    萧辰扯了扯嘴角,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一刀劈过去,一个活佛的手臂就直接没有了。

    “两位!我们献祭吧,我们融入神明的意识里吧!”一个活佛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拿出一个转经筒,开始急促的念起什么来。

    另外两个同样如此。

    原本开始平静下来的地震,再一次开始了。

    和之前那种晃动感不一样。

    这一次的地震,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这座山里、这座神院底下出来一样。

    轰隆!

    巨大的闪电直接劈向经堂,这个清静圣明的地方瞬间变成一片废墟。

    轰隆隆!

    滚滚雷霆在云里翻涌,在酝酿着下一次攻击。

    萧辰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这种有目的性的雷霆,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引起的。

    萧辰扫了一眼半死不活的三个焦炭,雄厚的真气倾泻而出,尚存一口气的三个活佛直接变成一把齑粉。

    他弯下身,捡起脚边完好无损的木盒,转身离开。

    他要赶在第二次雷霆落下来之前,离开这座寺院。

    他要回到厢房,他虽然听到了市民逃亡的声音,但是他不确定安泽醒了没有。

    毕竟,王晗旭那个大学生可没有跑出去的胆子。

    哞——

    一声悠长诡异的吼叫从地底身处传来,萧辰怔了怔。

    他忽然想到了祭坛前面,那座殿堂供奉的三尊阎罗身形,还有当初在贴吧上面看到的那一张绘制阎王骑尸的唐卡。

    脸色在漆黑的嘈杂的夜里,晦暗不明。

    脚下速度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速。

    这座寺院供奉的神明阎罗,藏族唐卡上面绘制的阎王骑尸,以及现在将要落下的“神罚”。

    这他妈的确定不是在拍电影?

    他是一个学医的,又不是一个探险的!

    不论如何,要找到安泽和王晗旭,这个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可怕的地震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越演愈烈。

    黑不见头的天上翻涌的蓝紫色雷霆也越发的巨大。

    没多久,萧辰停在一片废墟边。

    人群的吵闹声、哭泣声,天上的轰鸣声,因为地震而带来的房屋倒塌的声音……

    还有被雨淋冲刷大半,却依然可以闻到藏香。

    这一瞬间,萧辰猛地往院门跑去。

    奔跑的途中还要躲开人群,还要避开倒塌的房屋,冷如利刃的雨打在身上。

    萧辰现在看上去就是“弱小可怜还无助”的代名词。

    前面突然出现两道一道人影,仔细看,他的肩膀上似乎还扛着一个人。

    萧辰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声的喊到:“泽哥!我拿到药了!我在这!”

    安泽怔了怔,不可置信的回头看。

    看到是萧辰之后,有了一股劫后余生的轻松感。

    “你小子!真是不怕死!居然敢一个人去面对大BOSS!”安泽狠狠的拍了萧辰的肩膀。

    安泽之前的愧疚感终于消失了大半,如果萧辰真的折在这里了,那么义父一定会气急攻心,自我厌恶的。

    萧辰笑了笑,微微抬头,眼睛里倒映着翻涌的、积蓄力量的雷霆。

    它好像在嘲笑萧辰临阵逃跑的懦弱。

    安泽把王晗旭放下,让男生吐个够。

    他也抬头看着那道迟迟不落的雷霆,“刚刚那声哞叫听到了吗?”

    萧辰没有收回目光,但是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道雷,有可能是冲着那个怪物来的,我们应该没事。”安泽指了指地下,很显然他也感受到了地底下的异动。

    萧辰收回目光,拽起吐的虚脱的王晗旭,眼睛看不出一丝情绪。

    “地底下的,不是怪物,是阎罗。”

    萧辰呲笑,“走吧,我怕它会把整座山都夷为平地。”

    安泽皱眉,他拉住萧辰,不确定的说:“我来的时候,义父告诉我,藏传佛教里面的阎罗是神明,对不尊他们的人会被诅咒。”

    他以前是不信的,是他醒来之后,王晗旭和他说的那些他又不得不信。

    萧辰看了他一眼,转过头直接离开。

    “你要是怕了,就在这儿等死吧。”

    安泽无奈的笑着摇头,也快步跟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