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藏香的成分

    吼——

    悠长而惊悚的叫声再次出现,用山崩地裂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尼玛神院整座山几乎是要被翻个身的样子,身体开始大幅度的倾斜、倒塌。

    然而萧辰却愣了愣,但是他又赶快的拉住两人,也不在隐藏,直接运气,以非人的速度下山离开尼玛神院。

    轰隆!

    巨大的雷电劈下,把方圆百里照的亮如白昼。

    轰!

    整座山峰直接化为平地,漫天尘埃像是燎原的火焰,席卷周边。

    “咳咳咳,”萧辰被尘土呛得咳嗽,不得已停下,用真气支起一个防护罩,隔绝了尘埃。

    “天哪,萧辰,你跑的也太快了吧。”王晗旭倚着防护罩干呕,又被还没有平息下来的尘埃呛个正着。

    萧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没有回话。

    安泽透过防护罩,看着四面八方腾起的尘埃。

    他叹息一声,“看来是白来一趟了,还差点被阴了。”

    萧辰拍了拍安泽的肩,无声的安慰。

    “这里离城镇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快点走吧。”萧辰用真气震开四周的尘土,缓步向前。

    王晗旭直起身子,快步走到萧辰旁边七嘴八舌的问着萧辰。

    “你是不是修炼者啊,怎么这么跑得快?”

    “你去了那个堪布那里,没事吧?”

    “萧辰,你这么厉害是不是家里特别花钱训练过的?”

    “萧辰你究竟是什么人啊,你有没有被那些怪物通化啊!”

    萧辰停下脚步,缓缓侧过头,王晗旭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到后来,王晗旭只觉得他看到一抹亮光,然后自己就闭眼睡了。

    安泽接住往后倒的男生,也没有问萧辰为什么这么做,只是把王晗旭背在自己身上。

    他抬了抬下巴,意示萧辰接着走。

    对于王晗旭说的这些,安泽自己也好奇得要死。

    但是萧辰救了自己,自己总不能做对恩人忘恩负义的事吧。

    萧辰毫无波澜的继续往前走,他经过的地方,就好像被无形的力量安抚过一样。

    滚滚尘埃纷纷平静下来。

    两人四五个小时,东方吐白的时候才看到街道凌乱的小镇。

    天才刚刚吐白,不甚明亮的光把小镇照的特别凄凉,很明显这里受到了余震。

    “我们说了来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到这个镇呢?”安泽嘟嚷了一句。

    萧辰脚步顿了顿,又继续往前走,来到一家写着民宿的农家。

    萧辰敲了敲铁门,“有人吗?我们刚刚受到余震了,东西都被落石压坏了,这里可以住宿吗?”

    屋里悉悉索索的响起,萧辰捏了捏手里的骨珠,静静的等人来开门。

    安泽把王晗旭放下来,扶着对方,真气也蓄势待发。

    “哎哟,你们仨小孩怎么回事啊。”一个大妈出来开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大叔,看样子是两口子。

    “巴玛!你不要乱开门!这三个说不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叔拿着一把叉子跑了过来,按着大妈要开门的手。

    萧辰拍了拍安泽的肩,笑着说:“阿库阿勒,我们真不是坏人,你看我们这样灰头土脸的,是真的从地震区过来的。”

    “是啊是啊,阿库阿勒,我们是公民,我们把身份证放在您这儿,您看行不行?”安泽连忙从裤口袋去摸。

    把王晗旭的身份证也拿出来之后,萧辰交给两位,大叔看完之后瞪了萧辰一眼才放他们进来。

    “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净跑我们这些地方。”大叔嘴硬心软的责怪了萧辰两句,便放三人去楼上休息了。

    “嗐,现在住个民宿都要那么麻烦。”安泽把王晗旭丢在床上,甩了甩自己被压的发麻的胳膊。

    他们订了两间房,安泽和王晗旭一间,萧辰单独一间。

    其实,主要是安泽怕王晗旭一个人睡出问题。

    萧辰从王晗旭的口袋里找出那柄金刚杵,那在手里把玩。

    他敛眸淡淡的说道:“他们有可能见过那些怪物,我们来的时候应该是中了多吉的藏香,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些。”

    “大概藏民们每家都会供奉神明,所以那些喇嘛不太敢对周边的藏民下手。”

    安泽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萧辰看着一副“原来如此”模样的安泽,无声的叹了口气。

    对不住了,泽哥。

    萧辰站到安泽的面前,安泽坐在床上,抬头看着晚辈,刚要问他做什么,萧辰就毫不犹豫的把人给扎晕了。

    把两人的记忆都处理好,萧辰才露出疲惫,他走回房间,打开手掌。

    在手心里安安静静的、躺着的是王晗旭的那柄金刚杵,以及萧辰看看寻找的那位灭绝的药材。

    真气凝聚于掌,缓缓托起两件藏传佛教的法宝,它们就那么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唉。

    萧辰心痛的握拳,漂浮在空中的金刚杵和骨珠“砰”的一声,直接变为细小的粉末。

    萧辰一甩手,齑粉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辰看了一眼旁边的木盒,又觉得心又不是那么痛了。

    还好不是得不偿失,总归是有一点收获的。

    萧辰盘起腿,坐在床上静下心来修炼。

    哒哒。

    哒哒。

    “小辰,醒了吗?我已经订好机票,可以回去了。”安泽敲着萧辰的房门,看来昨天逃跑。是真的累坏这个晚辈了。

    没多久,门内传来回应:“泽哥再等一会,我马上就好了。”

    安泽应了声好之后就下去了。

    去寺院找要,结果还没去呢,山都倒了,怎么就这么背呢?

    安泽走下楼,看见和他们一起毫无收获的大学生,正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

    安泽打了个招呼,两人就那么各做各的。

    安泽和萧辰没多久就被人接走了。

    萧辰回到住所之后,花费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才古方上的药制作出来。

    为了确保夔老爷子的病情没有恶化,他亲自去了一趟夔家。

    夔家,茶室。

    夔老爷子正和大孙子下棋,正为下不过孙子又不能耍赖而发愁的时候,刚好看见记忆里那道熟悉的身影。

    夔老爷子手掌猛地一拍桌子,大声的喊:“唉,辰小子来啦!”

    深怕别人听不到一样。

    夔家老大无语的看着眼前被弄乱的棋局,满头黑线。

    萧辰原本皱着眉头微微舒展,把玉瓶装的药递过去。

    “怎么了啊,见到老头子我不开心了?我可是有好好的遵守你的医嘱的。”

    夔老爷子看着慈祥友好,实际上到了这个年龄和地位,谁不是个人精啊。

    所以,夔老爷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萧辰的负面情绪。

    “老爷子在瞎想什么?”萧辰失笑。

    他走到香薰炉旁边,打开了炉盖,用谁随身携带的手术刀,挑起一点点香粉,仔细的观察起来。

    许久,萧辰确定是和尼玛神院相同的藏香之后,面色就沉了下来。

    “您这藏香,是哪来的?点了多久了?”萧辰边擦手术刀边问。

    夔老爷子察觉到有可能藏香才是罪魁祸首,皱眉想了会,“我前年去z市见老朋友,然后被邀请去了尼玛神院。”

    “大概就是去年就开始在点了,辰小子这藏香……”夔老爷子小心的问道,生怕犯了行医的忌讳。

    “是人肉和骨头,还有一些其他的致幻物。”

    寒气悄无声息的蔓延了整只香炉,几个呼吸间,原本还炊烟袅袅的香薰炉就变成了一块冰疙瘩。

    “老爷子,少了味药,这药只能起抑制,最多只能是两三年,您……”萧辰目光平淡的看着老人家。

    夔老爷子爽朗的笑着:“可以可以,两三年,足够了!只要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就可以了,老头子我不奢求太多啦!”

    夔老爷子的病因为有药,终于是抑制住了。

    这件事情也就逐渐平息下去,萧辰又回到了以往的生活中。

    从夔老爷子那边回来,萧辰疲惫的回到住所。

    他为了制药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了,现在终于有时间休息会了。

    躺在床上,原本要修炼时,却突然回想起那天第二道悠长的叫声。

    萧辰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难以置信。

    那道叫声,那是阎王再告诉他,他不会和自己为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