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诬陷

    西装男看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心中的底气也足了几分。

    在萧辰松开了手之后,他连忙跳起来,指着萧辰骂道:

    “大家过来评评理啊,这个人,无缘无故就打我,差点把我给捏碎了。虽然他是个年轻人,身强力壮,但是我不怕,我一定要把这种现象给揭露出来,让这个人受到应有的责罚。”

    萧辰听到了之后错愕了一下,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西装男竟然如此的无耻。

    周围的人听到了西装男之后,纷纷开始指责萧辰,毕竟在他们眼中,西装男跪着求饶是不争的事实。

    而人往往都比较同情弱者,于是不假思索地就选择相信了西装男的话,也不会去真的求证,到底事实的真相是怎么样的。

    西装男看着被众人指责的萧辰,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让你捏我肩膀,差点把我骨头都给捏碎了,这下,我要让你身败名裂,跪地求饶。”

    萧辰对着四周压了压手,开口道:“各位不要相信这人说的话,我是听到他刚才在骂人,我才出手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萧辰这话一出,周围的群众们纷纷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西装男。

    毕竟这一无怨,二无仇的,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打人呢?所以对于萧辰的话也有了几分相信。

    西装男见状,脸上闪过慌乱,然后开口说道:“虽然我刚才的确骂了一句,但是我不是骂他,他凭什么打我。”

    周围的群众们一听纷纷又觉得西装男说的有点道理,毕竟谁都会骂人的嘛,这要是骂了一句,被不相干的人听到了,还被打,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嘛。

    “你刚才骂的什么?为什么能肯定不是在骂这位先生?”群众之中有一位老大妈问道。

    “这,我。”西装男犹豫了一下,愣是没敢开口说出来,因为他看到,叶若琴等人就在这里看着呢。

    “唉,你怕什么,这里这么多人呢,就算他真的要打你,我们也会组织他的。”老大妈继续说道。

    西装男转念一想貌似是这个道理啊,这里这么多人,就算他说出来,被叶若琴给听到了,也不敢让保镖打他的吧。

    而且不久之后,他就要飞离这个国家了,就算这叶若琴再有钱,那也是在马来国有钱而已,在其他国家还不是管不到他。

    于是西装男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然后他说道:

    “我骂的是‘被包养的碧池’。”

    周围的人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这话怎么着也不可能是在骂萧辰的吧。

    老大妈又开口了,“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只不过是骂了一句脏话,但是也没有骂你啊,你为何要出手打他呢。今天,我就给你们做个主,你给他道个歉,这事就算过了。”

    萧辰摇了摇头。

    一旁的叶无忧看到这里就明白了,这个西装男骂的人肯定是他的女儿。多半是看到自己和女儿在一起,就认为是那种包养的关系了。

    而萧辰正是因为听到了之后才会出手教训西装男的。

    于是叶无忧看向萧辰的眼光,不由得满意了起来。

    其实叶无忧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难,毕竟萧辰在马来国也没有认识的人,那么为了这么一句骂人的话而动手,肯定是因为在骂叶若琴了。

    不过叶无忧看着一旁盯着萧辰看的叶若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都说坠入爱河的女人智商为零,这句话真有点道理。平时的时候,这丫头鬼精鬼精的,现在我都反应过来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叶无忧虽然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这事并没有完结呢,现在还僵在哪里呢。

    萧辰一时之间也不好开口说话了,毕竟要是再说的话,就要把叶若琴牵扯进来了。

    这样显然是对叶若琴不太好的。

    就在萧辰犹豫的时候,一旁的叶无忧却是站了出来。

    “那么,我问你,你的那句话,是在骂谁呢?”

    西装男一看是叶无忧,顿时吓的一哆嗦,毕竟他可是把叶无忧身旁的两个彪形大汉看的清清楚楚,生怕叶无忧一气之下挥手让人打他。

    西装男支支吾吾的不敢开口。

    “怎么不敢说了?”叶无忧淡淡地问道。

    一旁的老大妈也开口:“你就说吧,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呢,你还怕什么?”

    西装男硬气了一下,指着叶无忧骂:

    “我说的就是你,仗着自己有两个臭钱,就去包养年轻的小姑娘。”

    西装男此话一出,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你怎么知道,我包养人?”叶无忧淡淡地说道:“你是有什么证据吗?”

    叶无忧挥了挥手中的手机,“你刚才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如果你没有证据的话,我就可以告你诽谤。”

    “有一点你的确说的没错,我就是有两个钱,我可以聘请最顶尖的律师指控你,虽然不能让你坐牢什么的,但是拘留和罚款应该没有问题。”

    西装男听到了叶无忧的话之后,气的肚子上的肥肉都要崩开纽扣爆出来了。

    跳着脚,气急败坏地说道:“这还要证据吗?你看你身边的那个小姑娘,你说不是包养的谁信啊。”

    众人一听,纷纷对着西装男指着的叶若琴看去,这下众人心中都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好美啊。

    叶无忧听到了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对着叶若琴招招手,“过来。”

    “爸爸,怎么了?”叶若琴开口问道。

    这下子,群众们议论纷纷。

    西装男更是脸色蜡黄,“父女?怎么可能是父女呢?一定是你们串通好了,想要诬陷我。”

    一旁的老大妈听到了西装男的狡辩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叶无忧也感觉有些棘手,主要是这是公共场所,不能动用别的手段,只能和他耍嘴皮子。

    不然换做一个四下无人的地,叶无忧早就把这个西装男的屎都给打出来了。

    西装男见到叶无忧有些无语的样子,气焰再次嚣张了起来:“哈哈,你们肯定是串通好了打算诬陷我,除非你能拿出她是你女儿的证据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