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图腾

    “不过这丹药虽然你们服用了,但是丹药的药力还没有发挥出来。”萧辰说道。

    叶金比较机灵,听到这里顿时就听出了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那教官,怎么样才能发挥出来呢?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叶银兴致勃勃地说道。

    萧辰将两只手在胸前掰了掰,骨节咯吱做响。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叶银语气有些颤抖地说道。

    “当然是,击打你们的肉体,让你们的身体更好的吸收壮气丹的药效了。”萧辰说完,一踏步便冲了出去,一拳就打在了叶银的肚子上。

    随后仓库之中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叫声,久久不能够散去。

    “不要啊,萧教官。”

    “会打坏掉的。”

    ……

    隔壁仓库之中正在训练的叶家其他人,听到了那惨叫声之后,心中都十分庆幸。

    原本他们还对于萧辰选走叶金叶银两兄弟这件事颇有微词,毕竟大家都是一样的,你为什么选他不选我呢?

    但是现在他们听到了那沉重的肉体击打声之后,顿时感觉庆幸无比,庆幸自己没有被选过去啊。

    叶若琴一看这情况,眼珠子一转。

    “好了,接下来我会统计你们今天的训练量,排名在末尾的,我会把他送去萧教官哪里特训一天。”

    那些人听到了之后,纷纷打了一个冷颤。

    都说最毒妇人心,这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是一个女魔头啊。

    于是开始疯狂地锻炼了起来。

    叶若琴看到这种场景,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毕竟她知道,锻炼越多,服用壮气丹的效果就越好。

    这里的事情先暂且按下不提,南宫家。

    南宫摩萨耶召集了南宫家全体长老开会,这些长老年纪都已经不小了,但是他们却是南宫家族真正的掌权者。

    历任家主,都是这些长老投票选出来的,甚至如果他们觉得家主不合适了,他们还有权力罢免家主。

    可以说,这些长老们的权力是非常之大的。

    “南宫摩萨耶,你召集我们干什么?”大长老,南宫问天问道,当初是他把南宫摩萨耶推上这个家主之位的,所以和南宫摩萨耶的关系也是所有长老之中最好的。

    “当然是有关乎我们南宫家族的要事要和大家相商。”南宫摩萨耶对着入座的十名长老说道。

    “有何要事?”一名长老不满的问道。

    本来他们身为南宫家族的长老,位高权重,还没有事情要去做,一个个悠闲得不得了。现在却突然被南宫摩萨耶召集起来,心中自然是有些气愤不过的。

    而且南宫雄一死亡的消息根本瞒不住这些长老,他们都清楚南宫摩萨耶这一家算是完蛋了。

    至于让南宫不胖来当家主,那不是搞笑的嘛。

    “第一,就是有关家主继承人的人选。”南宫摩萨耶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

    “这有什么好讨论的,你大儿子和三儿子都死了,剩下的二儿子是个废物,我们不可能支持他成为家主继承人的,那简直是在丢我们南宫家族的脸。”一名长老说道。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话,被桌子下方安放着的一个小小的窃听器给传输了过去。

    一个小小的房间之内,摆放这几台电脑,墙壁上的墙皮大半都已经剥落下来,原本雪白的墙壁都变成了黄色。

    这是一个年代十分久远的房子,位于康扣城外的郊区,前几年因为要拆迁的缘故,这附近的住户全部都搬走了。

    但是由于资金不足,这里一直迟迟没有动工。

    所以这一片区域一直处于空置的状态。

    “现在你知道你们家族对你是什么态度了吧,南宫不胖?”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的衣袍下的人,用嘶哑的声音对着南宫不胖说道。

    一旁的南宫不胖听到面前连接着窃听器的电脑上传过来的话,浑身的肥肉气的都颤抖了起来。

    但是他此时心中却也没有放弃希望,“还有父亲呢,父亲一定会为我说话的。”

    南宫不胖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说道。

    “是吗?”黑袍人笑了一声,不再言语。

    南宫家会议室。

    南宫摩萨耶说道:“我当然知道,我二儿子那么胖,自然是不肯能让他来担任家主,所以我根本对此不抱任何希望了。”

    黑袍人听到了窃听器中传来的话之后,大笑了几声。

    仿佛是在嘲笑一般,至于是在嘲笑谁呢?谁也不知道。

    南宫不胖在听到这话之后,眼神之中的希望迅速熄灭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恨意。

    他其实一直都没有想着去做家族之位,南宫雄一,南宫非人的能力比他强的很多。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充满了意外。

    南宫雄一和南宫非人死了,南宫不胖就成了南宫摩萨耶唯一的儿子,在加上他被派来主持康扣城之中的局面。

    这一连串的行动让南宫不胖心中的欲望重新复燃了起来。

    但是他今天在听到了窃听器之中传来的话语的时候,又让他绝望了。

    尤其是在最后,他最信任的父亲竟然也说他没有资格继承南宫家主,而且不是因为能力,仅仅是因为他长得胖。

    相比于一开始就处在绝望之中的人,你给他希望之后又剥夺去了他的希望,两者的恨意根本不可能相比。

    从来没有过希望,自然也就谈不上绝望。

    而拥有希望的人,体会过希望的美好之后,在陷入绝望,那么他会发疯的,会把那个夺取他希望的人一寸一寸的磨成灰灰。

    “既然你们都不选择我,那就不要怪我了。”南宫不胖眼神之中充满了浓浓的仇恨。

    他转头看着黑袍人,说道:“没问题,我和你们合作。”

    黑袍人嘎嘎笑了一声,像是乌鸦叫一样,“那就太好了,祝我们合作愉快。”

    黑袍人说着,像南宫不胖伸出了枯黑的右手,右手手背上纹着一个形状诡异的图案。

    如果萧辰能够看到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这图案就是他一直想要寻找的那个名字就叫做‘组织’的组织的图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