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暗杀

    是夜,海鸥穿着一身休闲服,走在康扣城中的街道上,尽管现在时间不算太晚,但是这条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这条街两旁是一栋栋小别墅,也是那些有前人金屋藏娇的地方。

    而海鸥的目标,竟然有五个都在这条街上。

    海鸥来到了一栋小别墅的门前,门口自然是没有保安的,那些人干这事儿的时候,肯定也不会想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踪的。

    这反而倒是便宜了海鸥。

    看了看门口的摄像头,海鸥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他在这小别墅的周围转了一圈,找了一个监控的死角就钻了进去。

    这摄像头的布置非常的简陋,以海鸥的眼光,至少找到了五种以上完全避开这些摄像头进入别墅的方法。

    不过这玩意儿本来就不是用来对付海鸥这种雇佣兵的,用来对付一般的小毛贼倒是绰绰有余。而对于海鸥这种人来说,就算你摄像头布置得再精妙,他一发火箭筒,直接教你做人。

    不过能不搞出动静还是不搞出动静的好。

    轻轻翻过栅栏,越过草坪,翻滚了两下,海鸥就来到了墙壁边,然后利用窗台,两下就翻入了第二层之中。

    小别墅并不大,海鸥来的这间房,漆黑一片,他将耳朵伏在墙壁上,能够听到隔壁传来的窃窃私语。看来别墅的主人和他的情人还没有睡着。

    不过也对,这大好时光,怎么能够随意睡着呢。

    海鸥伸手,从衣服的下摆处掏出了一把小手枪,然后从裤兜之中摸出了消音筒装了上去,然后轻轻的来到门口,转动门把手。

    这里的装修真的很好,开门十分的顺滑,一点声音都没有。

    倘若当初买这个别墅的人知道,也不晓得他是会夸装修公司,还是会臭骂装修公司。

    门外是一小条过道,海鸥看了看,过道的尽头有一个摄像头。

    海投看到了之后,轻蔑的笑了笑,他不在意自己被摄像头看到没有,反正今天晚上他们就溜了,就算被看到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海鸥来到那扇亮着灯光的房间,附耳在门上,倒是比之前在隔壁听的要清楚许多,待到其中的声音变得高亢之时,海鸥一脚就踹开了门。

    还未等床上的两人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举起手枪,扣动扳机。

    鲜血染红了床单,海鸥走上前去,在目标的头上补了一枪。

    他可不希望这人经过救治之后又活过来了。

    他特制的消音手枪开火声音非常的小,为了追求这一点,这手枪的威力很小。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威力再小也能够打死人了。

    本来这小别墅之前隔的就比较远,在加上开火声音小,是以隔壁的人根本没有发现这里发生的命案。

    除非那些保安公司,能够一丝不苟的盯着监控录像,才能够在现在发现海鸥。

    但是那怎么可能呢,那些监控摄像头,其实就是为了防止家里遭贼。

    当业主报警之后,就可以根据摄像头的摄像资料来捉拿凶手。但是安保公司是不会派人日日夜夜地盯着这些摄像头的监控画面的。毕竟那得不偿失。

    所以海鸥的行动异常的轻松,这条街上的人本来就挺少,虽然海鸥行动诡异,但是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

    如法炮制地再解决掉四个目标之后,海鸥开车出了这条街,车是南宫家族的,所以这条街的保安根本就不敢拦截和盘问。

    海鸥在临走之时甚至还和这里的保安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如果不是开的南宫家族的车,他想要混进这个别墅街还真的不容易。

    这些车也是正儿八经的南宫家族的车,是黑袍人从南宫霄手中要来的,到时候,就算马来国要查,也只能够查到南宫家族身上。

    海鸥开着车,再次来到了一个酒会之中,这里有三个目标,正在参加一个酒会。

    “参加酒会吗?”海鸥开着南宫家族的车,门口的侍者自然是不敢阻拦,一切都是因为南宫家族在康扣城之中威势很大,而且是出了名的蛮横不讲理。

    这种情况下,就算在给这个侍者三个胆子,他都不敢阻拦海鸥。

    就算海鸥没有出示酒会的请帖。他也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酒会。

    后面的事情是意想不到的顺利,因为当海鸥进入酒会的时候,那三个目标正聚在一起讨论什么事情。

    而这,正好给了海鸥下手的机会。

    海鸥逐渐逼近这三人,虽然这三人平时都配备有保镖,但是这可是在酒会里面,保镖自然是不会跟着他们一起了。毕竟坐在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自然是不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危害喽。

    不过那些人往往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像海鸥这样的雇佣兵能够光明正大的走进来。

    海鸥来到三人的附近,这三人其中一人抬头看了一眼海鸥,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海鸥的装扮非常不正规,这个酒会之中人人都穿着西装,而海鸥只是穿着一身休闲服,服饰上面就格格不入。

    一般来说,根据这人的经验,这么打扮的,都是非常富有的人,能够无视掉这些规矩。

    但是这人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海鸥皮肤黝黑,而且皮肤非常粗糙,一看就不像是富有的人,因为富有的人呢可能会黑,但是皮肤绝对不会粗糙。

    所以这人对海鸥的逼近打起了几分的防备。

    海鸥自然是察觉到了这种防备,于是止住了自己的脚步,举起了手上的酒杯,对着这人举杯示意。

    然后剩下的一只手悄悄地摸向了自己的身后,哪里别着三颗手雷。

    海鸥不动声色的拔掉拉环,就在他转身往回走的时候,手心里的手雷对着那三个人丢了过去,丢过去的同时他迅速往前扑,而且腰上的两颗手雷已经来到了他的手中。

    随着手雷的轰然炸响,酒会之中传来了阵阵尖叫,每个人都叫着往外跑,而酒会这边的安保人员则是迅速围了上来,想要看看被炸伤的人。

    但是人潮涌动之下,他们根本就过不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