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章星坠的秘密

    所以这也是黑袍人疑惑的地方,明明就已经知道了马来国要动手了。

    南宫家族应该是乱坐一团,然后转移财富财宝才对。

    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趁机打探到星之吊坠的所在位置,然后得到它。

    但是现在这情况,倒是出乎了黑袍人的意料。

    整个山庄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飘散着淡淡的血腥味。

    一开始黑袍人还不以为意,但是距离山庄越近,那血腥味就越明显。直到他们看到了第一具脑袋上被抓了五个洞的尸体。

    “可恶,有人捷足先登了。”黑袍人看着这尸体,脸色阴沉地说道。

    他没有想到,自己千算万算,终究还是为他人做嫁衣。

    随着黑袍人越来越深入南宫家族,脸上的神色就越来越阴沉,从哪些尸体的死状,他一句能够判断出,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了。

    那就是最近在地下世界迅速崛起的一个名号叫做骨王的强者。

    这个骨王好似横空出世一般,实力强大,而且他之前是什么样的人,整个地下世界一点情报都没有。

    “骨王。”黑袍人也看到了南宫摩萨耶的办公室还有那个被打开的保险柜,咬着牙狠狠地吐出了这两个字,仿佛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老大,我们怎么办?”一旁的一个人问道。

    “回去,如实禀报给组织。”黑袍人恨恨地说道。

    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用了,星之吊坠明显是已经被骨王给夺走了。而且过不了多久,马来国炮兵就要开始轰炸整个南宫山庄了。

    萧辰从这帮人进入山庄开始就注意到了,只不过他隐藏在暗中,想要看看这帮人耍什么花样。

    现在萧辰听到了组织两个字,心中一动。

    也不知道这个组织是不是他之前一直在追查的那个组织了。

    于是萧辰所幸耐着性子,悄悄地吊在这几人身后,来到了康扣城边缘的一动废弃楼房前。

    不过与其说是废弃楼房,倒不如说是还未开发装修的未建成的楼房。

    那些楼盘开发商最喜欢这么搞,在楼房地基都还没有开始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搞预售了。

    边预售边建,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能够如约交付房子的。

    但是目前这一栋,明显就是老板赚够了钱,不想建了,然后脚底抹油溜了。

    虽然犯法了,但是他现在不知道拿着钱在哪里逍遥快活。

    黑袍人进入了一个房间之中,然后拿起卫星电话,拨打了过去。

    “我们行动失败了,有人插手。”

    “谁?”

    “骨王。他抢在我们之前拿走了星之吊坠。”

    “能确定骨王的位置吗?”

    “不能,我们没有遇见骨王。”

    黑袍人对着电话说道,心中附加了一句,要是遇见骨王,那他就完蛋了。

    虽然这骨王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出名的,但是他对于他们组织的人,可谓是毫不留情。只要被骨王遇到的组织的人,那就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死。

    这让黑袍人心中不由得吐槽,难不成是因为组织在什么事情上得罪了这个强者不成?

    “任务到此结束,返回基地。”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就在黑袍人挂掉电话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心中一阵悸动。连忙就回头看去,却看见一个人影正站在哪里,好像是已经站了很久的时间了。

    这人正是萧辰。

    黑袍人心中大惊,他甚至不知道萧辰是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站到他背后的。

    而且他可以肯定的是,萧辰的实力绝对要超出他非常非常多。

    黑袍人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语气颤抖地问道:“你是谁?”

    “你觉得你够资格知道我是谁吗?”萧辰淡淡地问道,一点情面都不讲。

    “不够资格,当然不够资格。”黑袍人连忙说道,“前辈有事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办到的,我绝对义不容辞。”

    “很好。”萧辰点点头,“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

    黑袍人连忙竹筒倒豆子似的给萧辰交代的一清二楚,甚至包括他的计划已经怎么样绑架和诱惑南宫霄的事情,都说的明明白白。

    “看来你还是很老实的嘛,没有骗我。”萧辰点了点头说道。

    这让黑袍人心中震了一震,暗自庆幸他没有遵守那个该死的组织的规则。他不知道萧辰掌握了他的多少资料和情报,万一他撒谎的,正好是萧辰知道并且清楚的。

    那不就完蛋了。

    所以黑袍人心中更加不敢欺骗萧辰了。

    “那么,为什么要得到星之吊坠,它有什么秘密。”萧辰问道。

    黑袍人停顿了两秒,像是在整理语言,然后说道:

    “星之吊坠是南宫一族的传家宝贝,但是南宫一族一直没有发现它的秘密。小的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秘密,只不过这个任务是组织下达的,我也只能够遵守啊。”

    黑袍人的语气十分的委屈,在给萧辰暗示一个信息。那就是南宫家族研究了几辈子都不知道有什么秘密,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看来有人还是不老实啊。”萧辰语气淡淡地说道,屈指一弹,一粒小沙子击中了黑袍人的一处穴道。

    顿时黑袍人感觉自己全身其痒无比,那种痒,是渗透进入骨髓的那种。他恨不得能够把自己的骨髓挖出来,挠一挠。

    而且不是一处痒,而是全身上下,哪里都是这种痒到心扉的感觉。

    “滋味不好受吧,”萧辰淡淡地说道,“如果我不出手的话,你会痒上九天九夜,其中你会把自己的皮肤给挠破,肌肉也给抓破,甚至你自己都会把自己的骨头给拆下来。然后在无比的痛苦之中死去。”

    黑袍人一听,没有怀疑萧辰的话,因为按照他现在的这个痒罚,确实是真的有可能发生萧辰所说的那样的事情。

    “不要啊,前辈,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前辈,我知道错了。”黑袍人苦苦哀求到。

    “啧啧,我这人最不喜欢别人骗我了。你就这样吧,反正那吊坠不管蕴含什么秘密,对我来说都没有用。”萧辰淡淡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