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引诱

    “嘎——嘎——”乌鸦凄凉难听的叫声在空中久久不散。

    俊朗的男人站在小洋房发阳台上,静静的和树枝上的乌鸦对视。

    萧辰轻笑一声,摇着头转身回到房间里。

    宽阔的房间里,简单的摆放着一排书架,一张茶几,和几个坐垫。

    “最近难得见你笑,是有什么好事吗?”帅气阳光的青年拿着本书随意的看着。

    说完,他顺手往自己面前的咖啡杯里加了一块方糖。

    萧辰挑了挑眉,答非所问的回道:“季先生好悠闲,贵公司的的事你都忙完了?你在我这呆了一下午了。”

    季龛不回答,只是笑的没心没肺。

    就这样,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上去,像个刚出社会热血青年的人,会是垄断南部地区大半药材市场的狠人。

    药材世家,季家季龛,上任不到三年,直接把季家的药材公司扩大发展。

    除了国内植物资源丰富的南部地区,季龛还把手伸向了东亚一些地区。

    萧辰这半个多月都在和季龛合作,接对方的说和门路,来帮自己填充药材库。

    他坐在季龛对面,帮自己倒了杯清茶。

    萧辰说道:“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

    季龛皱眉,想了会还是没怎么理解这句话,他翻了个白眼。

    “萧先生请说人话。”说完,还做出一副领导的模样。

    萧辰慢条斯理的喝完茶,还没说什么,阳台突然传来一声响亮发“嘎”。

    季龛撇过头一看,乌鸦漆黑的羽毛在红火的夕阳下,像是一团来自地狱的鬼火。

    乌鸦映射着夕阳的眼睛直接对着季龛,鸦嘴突然一张,尖锐刺耳的教的把季龛吓得丢了手里的书。

    季龛手撑着地毯,往后面挪了几下,脸色发白的问萧辰:“萧,萧哥啊,这只乌鸦有点邪性啊。”

    季龛吞了口口水,头稍微的偏了偏,但是眼睛却没有移开。

    他一点也不想和这只乌鸦对视,但是,他现在就像是被下了咒,根本移不开啊!

    “可以帮我把这只乌鸦赶走吗……”季龛刚说完,阳台护栏上的乌鸦又叫了一身,扇了扇翅膀,继续盯着季龛。

    季龛惊慌失色,他没有注意到萧辰脸上古怪的神色。

    萧辰收起脸上的异色,无奈而有礼的笑又重新挂在嘴边。

    他拿过茶几上一串提子,挡住了乌鸦的视线,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乌鸦跳了一下,扇动翅膀叫了一声之后,定定的看着萧辰。

    萧辰笑的无奈,里乌鸦还有半米的距离便停了下来,把放着提子当然手伸向它。

    “嘎嘎嘎——”乌鸦叼起提子,飞走之前,还特意看了一眼走神的季龛。

    季龛被看的脊背发凉,动作麻利的爬起来走到萧辰旁边,向远方眺望。

    看到逐渐飞远,变成黑点的影子之后,抬手一摸,额头上是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冷汗。

    季龛怔怔的看向萧辰,魂不守舍的问:“刚刚,那只乌鸦怕不是成了精了吧……”

    萧辰笑而不语,看着外面的景象,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

    他平淡的说道:“我刚刚说的那句话,是说,乌鸦在这叫,实际上是为我在报喜。”

    萧辰说完,走回茶几,坐下之后拿着纸巾细细的擦着自己的手。

    季龛也跟着走回来,坐下。

    萧辰看着对面这个阳光帅气的青年,他虽然不是道家人士,但是身为医者,望闻问切是必需要懂的。

    季龛现在面色红润,舌苔也还好,有可能就是因为最近太忙了,有些上火,其他的都没问题。

    合作半个月,对方饮食和私生活也是没问题。

    如果出事,多半是意外身亡,而不是中毒或者是自身机体衰竭的问题。

    看来,刚刚乌鸦对他叫,应该的预示了季龛活不过今年了。

    萧辰揉了揉额角,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由一些的合作伙伴,怎么就这么短命呢?

    季龛吃了颗提子,想到萧辰刚刚就是拿着串提子给乌鸦的,身上又是一阵忍不住的鸡皮疙瘩。

    青年心累的揉了把脸,问道:“乌鸦不是不详吗,怎么是报喜?你是不是把它看成喜鹊了?”

    萧辰把冷掉的茶倒掉,给自己重新倒了杯。

    “东北的萨满教就认为乌鸦是吉祥的,在佛教,乌鸦同样也是神鸟。而且乌鸦的智商也不低,你小心被他们惦记上。”

    萧辰意有所指。

    他见过有些人,不把动物当做生命看待,自己不喜欢的,就赶尽杀绝。

    季龛摆了摆手,“我们家是做药材的,知道植物和动物是共生的,不可能做这种蠢事。”

    说到这里,季龛又突然来了兴趣,他拿出手机,搜索了下,把手机界面面向萧辰。

    上面显示的是早些年,在印度,有一群成群结队的乌鸦追着一个男人啄了三年、印度几乎到处都是乌鸦的新闻。

    萧辰很早就知道了,索然无味的扫了一眼之后就把手机给推了回去。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季龛有些哭笑不得,他看着这个比自己只大几岁,却如同入定老僧般的男人。

    和萧辰这个国内颇有名气的大佬合作,其实还是季家赚了,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好好供着萧辰才是。

    可是当家的季龛,却是在对方面前表现的、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一样。

    大佬萧辰也很出乎意料的没说什么,还纵容对方在自己身边闹腾。

    原本还想对季家下手的一些人,看到这样,顿时歇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萧辰放下茶杯,淡淡的瞥了季龛一眼,开口:“你小时候出过事,所以你父母才帮你改名。”

    季龛一听,收起了那幅纨绔子弟的样子,坐正看着对面波澜不兴的男人。

    “龛,既是约束,也是平定。”萧辰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敲桌面,把季龛唤回神。

    萧辰道:“你最好不要想什么不切实际的事情,你最近有血光之灾。”

    季龛愣了愣,随即咧开嘴有些揶揄:“我怎么不知道,萧医生还兼职神棍呢?”

    萧辰也跟着笑了,起身拍了拍裤子。

    季龛耸了耸肩,脾气真大,一点玩笑也开不起。

    “诶,萧哥,我前几天和印度一个富豪谈了笔生意。”季龛扬了扬手机,让萧辰走过来看。

    萧辰站在书架旁边,抬了抬下巴,意示季龛说。

    季龛挠了挠头,心里吐槽:还是不是男人了,这么矜持做什么?

    季龛喝了一口快要冷掉的咖啡,浓醇苦涩的味道蔓延味蕾。

    青年兴致盎然的说:“他发现他的流动资金不够,所以,拿了一座小岛来抵。”

    季龛划动手机地图,用嘲讽的和仇富的语气说着:“他那块岛屿挺好的,好多人想要,没想到掉在我的手里了。”

    “那上面有两栋别墅,要不萧哥去挑一个?”青年抬着头,看向萧辰的眼里充满高傲和自信。

    萧辰捻动袖口平滑的布料,想到之前的推测,只好无奈的点头应下来。

    毕竟,这么合自己胃口的合作伙伴不好找,死了这个,不知道下一个该去哪找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