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埋伏

    昏暗的地下室,难以言喻的腥臭味让人几欲作呕。

    呱——

    厚重低沉的蛙鸣声在这安静至极的环境下,骤然炸开。

    嘶——

    阴冷的嘶嘶声和鳞片磨蹭物体的声音,也开始不断变大。

    呱!

    硕大的蟾蜍猛地一跃,让人吃惊而又准确的踩在通体乌黑的、蛇的七寸上。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蟾蜍猩红的嘴直接张开,一口咬下蛇头。

    蟾蜍鼓动着身体,开始慢条斯理的进食。

    成年人两只手那么大的蟾蜍,一口一口的吞掉是他身体两倍当然黑蛇。

    这边。慢条斯理的补充能量,却不知道自己的上方,正悄无声息的带着死神而来。

    还不足蟾蜍二分之一大小的棕色蜘蛛,它一落在蟾蜍的背上,毫不犹豫的把毒牙刺入蟾蜍满是毒包的后辈。

    蟾蜍猛地一条,把棕色蜘蛛掀翻在地,随后又毫不犹豫的一跳,想要压死蜘蛛。

    蜘蛛也毫不犹豫的奋力一跳,直接黏在了蟾蜍的肚皮上。

    毒液注入,蜘蛛死死的扣住蟾蜍柔软的腹部。

    蟾蜍甩不开弄不掉,只能倒在地上抽搐的等待死亡。

    “看来还不错。”五官立体精致女人身姿袅娜的走路过来,在距离两只动物还有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美眸一挑,风情万种。女人向对面那一片黑暗勾了勾手指。

    一道身披黑袍的的小巧身影走了出来。

    身影毫不畏惧的走进蟾蜍,还有几步的时候蹲下身,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漂亮绚丽的大珠子。

    半分钟不到就迅速的把蟾蜍用蛛丝卷好,推进朝向它的口子。

    女人走过去,在身影面前蹲下,玉手轻轻的挑起对方的下巴。

    昏暗的光线下,那是一张上帝精心捏造的脸蛋,湛蓝色的桃花眼宁静而漂亮,亚麻色的长卷发更是让她变得单纯美好。

    大抵,所有见过的人,等会忍不住感叹一句这是流落地球的天使吧。

    女人看到这张脸之后,也有些晃神。虽然看了这么多年了,但是她也依然会有一瞬间的晃神。

    女人想到什么,又不屑的笑了,她捏着少女的下巴,神情开始有些凶恶。

    她道:“我已经把他们引来了,接下来,你要是不好好的做,那就不要怪我下手狠了。”

    少女平淡如水的双眸动了动,有的不自在的开口:“如果你还需要我,那你现在就别打扰我做正事。”

    女人瞪大双眼,但是她也真的拿对方不能怎么样,把少女的脸甩开之后,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少女掩下眼中的恨意,又开始若无其事的摆弄手里的琉璃罐。

    “嘀——”

    季龛指挥着保镖搬运行李,萧辰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来人往。

    “哥!”少女活力而灵动的模样,吸引了不少印度人。

    季龛虎着脸,敲了敲自家这个极度不安分的妹妹。

    季芸鼓起腮帮,娇俏发哼了一声,偏过头看见打量四周的萧辰。

    季芸接过保镖手里刚剥好的大芒果,她走过去,把火龙果往前面一递,双颊绯红的看着萧辰。

    季芸眼睛亮晶晶的,眼里的倾慕不言而喻,“萧辰哥哥,这个是保镖剥的,是干净的,要尝尝吗?”

    萧辰也不好拒绝,接过手慢条斯理的吃着。

    “萧辰哥哥怎么样?”季芸从保镖那里拿过一只勺子,也在那上面挖了一块。

    萧辰垂眸看着这个娇小可爱的少女,无声的叹了口气。

    他不是季芸的良人,他也不可能喜欢上季芸。

    但是,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很冲动执着,一两句话有可能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激起小女孩的逆反心理。

    总结一句话:带娃好难,不想谈恋爱好难。

    萧辰把芒果放在自己的保镖手里,自己走到季龛身边。

    季龛正在打电话,看见萧辰走过来,和对方说了两句之后把电话挂断了。

    他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看见走过来的萧辰只好压下心里的怒火。

    萧辰指了指手机,又指了指酒店。

    季龛看了一眼撇着嘴、委委屈屈站在不远处的妹妹,觉得心真的好累。

    但是,即使心累,他也要把事情安排好再说,“房间已经定好了,但是那个富豪他现在人不在印度国内。”

    萧辰已经半只脚踏入酒店里了听到这句话,对季龛招了招手,让人都进来再说。

    虽然现在入秋了是雨季,但是因为地处热带,即使是秋季,也没有降温的到二十度以下。

    天上现在是艳阳高照,没准哪个时候就乌云翻涌,大雨滂沱。

    “天气推送说今天这边有阵雨,我们两男人淋淋没多大事,你妹妹是女孩子。”

    萧辰眼神意示季龛,在后面正用手不断扇风的季芸,少女看见两人看过来,立马端正姿态,娇俏可人的模样让人春新浮动。

    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她亲哥和萧辰。

    季芸刚刚走进酒店,外面的世界瞬间被照亮。

    张牙舞爪的闪电突然落下来,紧接着滚滚雷声和打的人发疼的雨,也不甘示弱的响起。

    “啧。”萧辰捏了捏袖口,空气中奇怪的真气波动让他异常反感。

    这声势浩大的雷和雨,完全是人为造成的,也不知道是东亚的哪两个神境强者在斗法。

    “咳咳。”季龛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不管是因为自己糊里糊涂的妹妹,还是因为萧辰刚刚突如其来的乌鸦嘴。

    季龛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毛巾,让季芸坐在自己旁边,好让自己帮她擦一擦来不及躲开的雨水。

    萧辰神色淡淡的,他抬了抬下巴,问坐在对面的季龛:“那个富豪没来,我们还怎么去挑?”

    “那富豪说,他会让他的妻女带我们去。”季龛一边轻轻的帮不省心妹妹擦着头发,一边回答萧辰。

    萧辰皱了皱眉,觉得有点古怪。

    刚想要再问问季龛,外面却突然吵闹了起来。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沙滩服中年大叔被保镖拦在门口。

    一张标准的印度脸,嘴里却说着汉语。

    大叔苦着一张脸,和保镖讲道理,试图让保镖放他出去。

    季龛看到对方,眼睛瞬间就亮了,让门口的保镖放人进来。

    中年大叔苦哈哈的和季龛打了个招呼,接着便是倒苦水:“唉,季先生,你这也太不厚道了,怎么来了才通知我。”

    季龛笑嘻嘻的安慰对方,偏过头为萧辰介绍对方。

    “这是德拉纳特,以前是在美国的业务员,后来转手做导游,这几年在印度暂居。这是我工作上的合作伙伴,萧先生。”

    萧辰抬眼,温和的笑了笑,和对方打了个招呼,不动声色的力这个导游远了点。

    德拉纳特身上有股血腥味,既不像人血又不像动物的血。

    但是,祸不及自己,他就不会出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