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趋利避害

    萧辰转过身,声音古井无波,“年轻人,要懂得什么是趋利避害。”

    “还有就是,不是所有人都会想你这样无私奉献”

    季龛和萧辰带着一行人离开了寺庙,季龛走在希瓦雅旁边给她赔不是。

    除了寺庙那一次的不愉快,接下来的游玩都还好。

    季龛坚持要把希瓦雅母女送回住处之后,萧辰三人和导游德拉纳特也回到了酒店。

    萧辰在酒店大堂的休闲区坐下,和他一起坐下还有季龛和德拉纳特。

    季芸玩了一整天,早早的回道房间里休息了。

    萧辰漫不经心的敲着单人沙发的扶手,他不紧不慢的开口:“说一下希瓦雅夫人她们是怎么回事。”

    德拉纳特没有因为萧辰这样子感到紧张什么的,他也没有急着回答,反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包烟和打火机。

    “萧先生,不介意吧?”德拉纳特晃了晃手里的烟包。

    萧辰靠在沙发背上,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漫不经心的拉着嘴角笑开:“没有满意的答案,我会介意。”

    萧辰懒懒散散的抬起手,手里拿的赫然是一把小巧而锋利无比的美工刀。

    德拉纳特被吓了一大跳,猛地往后面移,单人沙发被他弄的“吱”的一声巨响。

    他好像发现自己有可能走不了,瞪大眼睛,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萧辰的那只手。

    “所以,请给我一个合格的答案,否则你会被割掉骨头。”生怕德拉纳特被自己这一下给吓蠢了,萧辰用流利的英语和对方说着。

    德拉纳特夸张的咽了口口水,试探的问:“那可以加钱吗?”

    “噗。”坐在旁边的季龛一个没忍住,把水都给喷了出来。

    德拉纳特一脸无奈,“好吧好吧,我说我说。”

    “艾米尔是这里婆罗门教,哦,也就是印度教的祭祀,我们通常称之为‘婆罗门’。”

    德拉纳特点燃烟,模样颇为销魂的吸了一口。

    他半开玩笑的说:“在婆罗门教里面,‘婆罗门’是至高无上的,其号召力是不可小觑。”

    萧辰把玩着美工刀,银白色的刀刃在他的指尖翩翩起舞。

    “没有年龄限制的吗……还是说,有什么触发条件?”萧辰目光沉沉的看过去,德拉纳特感觉自己被突然掉到零下一百度。

    寒冷、恐惧、臣服,这是此刻仅有的情绪。

    季龛却是什么也没感觉到,他只是觉得周围有点凉,下意识的看向空调,应该是空调调低了吧……

    在回过头,季龛只看见盯着萧辰发呆的德拉纳特,怕萧辰觉得不礼貌,季龛连忙喊道:“嘿,伙计!老朋友!德拉纳特!醒醒!”

    德拉纳特霎时睁大眼睛,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呼吸。

    “不,不知道,”德拉纳特像是缺氧一样。

    他冷汗淋漓,“要想成为婆罗门,是需要某种触发条件,但是,我不是内部人员,我也不知道。”

    “艾米尔在一年前成为婆罗门,谁也不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是怎么坐上去的。”

    德拉纳特脸色发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萧辰。

    坐在旁边的季龛手指动了动,也没想要上去安慰人的想法。

    萧辰轻轻的应了一声,随后抽了一张纸,细细的擦着沾了些指纹的美工刀。

    季龛咧嘴笑开,“伙计,和我。说一下。这里的地理呗?”

    他为德拉纳特倒了一杯凉白开,笑的阳光帅气,在这开着灯的大堂里,特别具有感染力。

    “听说附近有很多的岛屿,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溜达溜达。”季龛拨弄着佛珠,颇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

    “那上面会不会有人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应该了解一下这边的宗教情况了。”

    季龛离德拉纳特不过一直手臂的距离,他伸手去推了推对方还弓着的腰背。

    德拉纳特猛地直起背,季龛就笑嘻嘻的,“德拉纳特,说一下?”

    德拉纳特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有气无力的和季龛说明了一下这边周围的情况,整个人就像条死鱼一样了。

    萧辰听完了,站起身打算回房去问属下的进度如何。

    这个时候,德拉纳特就突然来了精神了,他又嬉皮笑脸的和季龛开起玩笑。

    “嘿,季!你要感到庆幸!”德拉纳特喝了一口水,眼里诠释着“你这走了什么狗屎运”的神色。

    季龛也不客气,直接一巴掌拍了下去,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就响起了。

    之后,季龛和萧辰拒绝了好心的、拿着医疗包过来的客服。

    萧辰站在单人沙发的旁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德拉纳特这个人。

    季龛拽着对了你徒弟花衬衫,没好气的问道:“庆幸什么?要不要现在来让你感受一下?”

    “伙计,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已经凌晨一点了!凌晨一点!”季龛有点抓狂,不是他熬不下去,是他不想明天顶着俩黑眼圈出去见人啊!

    德拉纳特一脸尬笑,他耸了耸肩,“年轻人嘛。”

    “那我也不想秃头!有事快说!”

    德拉纳特感觉到,季龛正处于某种不可言说的、痛苦的爆发边缘,他离开由繁化简。

    德拉纳特:“我是说,幸亏你们是在现在,在六七月这个时候来的。”

    “这几个月份,是温度最高的时候,海水会被大幅度的蒸发掉,你们要去的那座小岛周边,水平线也会下降。”

    “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看到古时婆罗门教的祭祀地方啦!”

    萧辰无奈的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大堂,走向电梯。

    季龛松开人,哼的拍了一下德拉纳特,“你自己回去注意安全,我也先走了。”

    说完便追上萧辰,一起搭着电梯离开大堂里。

    萧辰一路无言的来到自己房间里,疲惫的倒在床上。

    “现在,真的有点麻烦了啊……”他苦中作乐的说。

    萧辰回想起德拉纳特说水位下降,露出婆罗门祭坛的事。

    他此时看似表面没什么波动,实则,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握住。

    现在找不到,没办法去找到突破口,也就没办法去打破。

    即使是重重迷雾,也没理由说放弃就放弃吧?

    萧辰翻身起来,从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找到烟和打火机。

    点燃之后,他拨通属下的电话,安排着在印度的工作

    “通知其他的家族,和季家的合作开始逐渐断开吧。”萧辰用食指和拇指捻熄火星,看着外面星星点点的灯火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