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祭祀

    金碧辉煌的别墅内,雌雄莫辩的艾米尔静静的坐在灯下,手里托着一个颜色透明纯净的琥珀。

    希瓦雅从外面进来,之前的知性大方被阴郁和嫉妒替代。

    “能别开口说话,就别开口说话。”希瓦雅脱下自己的旁遮普。

    艾米尔动都没有动,好像希瓦雅根本不存在一样。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艾米尔还要用,现在还不能对艾米尔下手,不然自己就没办法获取更强大的力量了!

    在希瓦雅没有注意到的瞬间,艾米尔的眼里闪过不甘、厌恶和凶狠,但是很快的又回归平静。

    希瓦雅又看了看还在摆弄东西的艾米尔一眼,逐渐平静下来。

    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转过身,自顾自的脱了身上的衣物。

    咔……

    门又被打开了。

    一个魁梧雄壮的男人走了进来,一入眼的便是坐在沙发上低头的艾米尔。

    “阿卡纳先生。”希瓦雅走了过去。

    男人把停留在艾米尔身上的目光移开。

    希瓦雅抬头,露出好看的天鹅颈,她两眼迷蒙,“阿卡纳先生,等以后艾米尔退下婆罗门的职位了,你就可以享受了。”

    阿卡纳眯着眼睛没有说什么。

    希瓦雅像是水做的,轻轻柔柔的贴在了阿卡纳的身上,踮起脚尖双手环住男人的脖子。

    “希瓦雅可真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阿卡纳粗声粗气的说着。

    希瓦雅什么也没说,她笑的明媚勾人。

    阿卡纳喘着粗气,希瓦雅也很自觉的勾住对方的腰,两人直接在这客厅准备动身。

    艾米尔轻轻的,翻转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琥珀,晶莹剔透的琥珀折射出亮光,琥珀里面是一种狰狞的、色彩斑斓的蜘蛛。

    阿卡纳突然僵住。

    他的眼睛睁的很大,眼角已经被撕裂,缓缓流出两道鲜血。

    随后,阿卡纳的整个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几个呼吸之间,阿卡纳只剩下一张留着个齿痕的皮,和衣服完好无损的骷髅架子。

    希瓦雅像是泡了一个温泉一样,舒服的伸展身躯。

    她此刻脸上才带有一丝满意的神色,用食指抹掉嘴角鲜红的血液,放在嘴里回味那种甘美。

    “这个阿卡纳也快接近武道宗师,虽然用了一个多月了,但是也挺不错的。”

    “不知道……那个神秘的萧辰,又会是怎么样的滋味。”

    季芸恢休息了一晚上,恢复了精力。

    早早的下楼来到酒店大堂,没想到他哥和萧辰起的比他还早。

    “早上好呀,哥,早上好,萧辰哥哥。”

    季龛抬头,把目光从手机上的时事新闻移开,点头回道早上好。

    萧辰放下手里的热饮,点了点头开口回答:“阿嚏。”

    萧辰愣了愣,面色有些古怪。

    “萧辰哥哥是感冒了吗?”季芸皱起眉头,让身后的保镖去买感冒药。

    萧辰揉了揉鼻子,淡笑,“应该没什么事,就是鼻子痒而已。”

    “吃早餐吧,德拉纳特待会就应该来了。”萧辰指了指前面的餐盒。

    季芸也没多在意,站在季龛身边安安静静的吃着早餐。

    季龛依然看着萧辰,用眼神询问萧辰是否还好,对到对方的确认之后才收回心。

    三人解决早餐没多久,德拉纳特就打开了酒店的大门。

    他看今天换了一身衣服,虽然看上去依旧是给人一种不着调子的感觉,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显得正常的穿扮。

    季龛眯了眯眼,毫不客气的怼:“伙计!德拉纳特,你今天是要相亲吗?难得这么正式啊!”

    德拉纳特瞪了季龛一眼,像一只公牛一样从鼻子里哼出些看不见的二氧化碳。

    德拉纳特:“今天在当地会有很多宗教的祭祀,我如果不穿的正式一些,他们会把我赶出去的。”

    季龛咧嘴笑,站起身和走到德拉纳特不远处,和对方接着斗嘴。

    萧辰放下手机,看着这两个无聊的人。

    “你们,要是再在斗嘴,那我就回房间了。”萧辰支着下巴,神色平静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季龛干笑两声,德拉纳特鞠了一躬,耸着肩膀说道:“还不是季,走吧,我们今天的路线是……”

    三人在德拉纳特安排好的路线吃吃玩玩,一整个白天走下来,也不觉得有什么疲倦的。

    半晚时分,稀稀拉拉的云零零散散的铺在天空上。

    炽热的太阳折照在云上的光线,它被折射出漂亮而绚丽的紫红色晚霞。

    季龛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人群的某处,“诶,那不是艾米尔吗……”

    德拉纳特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确实看见了艾米尔。

    此时,艾米尔正穿着印度女性传统,而又华丽复杂的服装。

    炽烈鲜艳的颜色,把那一张脸衬得更加精致优雅。

    艾米尔似乎注意到这边,向着这边微微颔首示意。

    季龛用手肘捅了捅德拉纳特,小声问道:“这是在做什么?也是祭祀吗?”

    德拉纳特双手合十,虔诚的低下头,同时也不忘回答季龛的问题:“是祭祀,是印度教最重要的祭祀之一。”

    “是普迦。”萧辰站在旁边,淡淡的说道。

    萧辰垂下眼睑,他此时心里头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尤其是当艾米尔念起祷告词的时候。

    就好像,想要去膜拜,非常虔诚,奉献自己一生,对艾米尔以及印度众神。

    普迦,是印度教中,向神祇膜拜的仪式

    季龛显然是知道这个普迦仪式的,他勾住萧辰,又拉起了季芸,二话不说的就往那边走。

    萧辰为了一探究竟,便没有拒绝,季龛和季芸也是一副非常高兴的模样。

    这个时候,仪式正举行着游行的部分。

    面对变得昏暗的天空,人们似乎早有准备,早早的举起了橙红的火把,不紧不慢的跟着艾米尔走在河边。

    又人很善心的分给了季龛他们三个火把,季龛道谢接过,分给萧辰的的时候却被拒绝了。

    “萧哥你这是怎么了啊?你这么干脆的拒绝别人的好意……”季龛皱着眉头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