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接近神的人

    萧辰抬起眼皮,看了季龛一眼,还是那张阳光帅气的脸,气息没有改变,不是别人装的。

    他轻轻捻动食指和拇指,神色平静的让人觉得很安详。

    萧辰说:“我看得清,不太需要。”

    季龛似乎发现了自己刚刚好像不太礼貌,挠了挠头说了句抱歉,就没有强求对方了。

    大不了我把火把往萧哥那边斜一点,照得亮一些呗。

    可没过一会,季龛又觉得,萧辰这样无视艾米尔和信徒们的善意,是不好的。

    季龛这边天人交战,萧辰却是注意到了走在最前面的艾米尔有些不对劲。

    根据自己的从医经验来看,现在的艾米尔动作和神色都很不自然,把真气凝聚双眼,却又没有发现什么怪异之处。

    仪式进行到后面,艾米尔带着所有人又回到最初的那座院落。教众也自觉的在地上的蒲团、板凳上坐下。

    艾米尔则从一位年长者手里接过一盏油灯,神情肃穆无悲无喜,像天使在为人们向上帝做着祈祷。

    德拉纳特小声点和季龛兄妹解释:“这是最后的一项,意思是神的赐福,人们称为‘阿拉提’。”

    “之后会在教徒的额头上点上红痣,也被称为‘蒂卡’或者是‘波拉沙达’。”

    人群开始按座位的顺序开始排队,一一的来到艾米尔面前,等待对方给予神的的赐福,点上波拉沙达。

    萧辰无意接受这些赐福。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足够强大,所谓的赐福只是给自己一个好一点的心理暗示。

    他一眼就可以看破,这种东西在他这里无足轻重

    萧辰逆着人流,倚在一根石柱下,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幕幕。

    季龛和季芸因为来的比较晚,也不好意思占别人辛辛苦苦、一路跟着所花费的时间,自觉的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艾米尔一个人做着这些事情,而这里足足有数百人,季龛以为要等到八九点钟才会轮到他。

    结果,没想到的是,几乎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季龛。

    为了更方便的帮教徒赐福,艾米尔脚下有东西垫着,季龛现在一抬头就看见对方那一张一合粉嫩水润的小嘴。

    顿时,艾米尔在讲什么他都不知道了。

    萧辰嗤的笑了一声,如果现在要季龛签财产转让书估计都不是问题。

    唉,红颜祸水啊。

    不知道讲了什么,季龛把头抬得更高,把光洁度额头露了出来,艾米尔抿着唇,神情严肃用食指,在从额头中间到眉心处,抹了一条红色的长痕。

    这是,代表神的赐福,是波拉沙达。

    萧辰突然站直,把真气凝聚在眼内,那道鲜红的痕迹依旧那么刺目。

    然而,他却看到了,那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仪式结束,被赐福的人们,开心的拿着自己装过瓜果等祭品的篮子,从萧辰身边陆陆续续的走过。

    当第一个人往他旁边走过时,萧辰的眉头便狠狠的皱了起来。

    他闻到了一股味,一股从那道波拉沙达里面散发的味道。

    那是一股腥臭味,是那种,放了很久的血发臭的味道。

    萧辰脸色一沉,他看着那道向自己走来的身影。

    艾米尔没有回到后面换下祭司服,就那么捧着油灯,静静的站在了萧辰的面前。

    两人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对方,良久,艾米尔举起自己手里的油灯,让燃着的灯芯和萧辰平视。

    艾米尔缓缓贴近萧辰,在一个很好的距离停了下来。

    抬头,用着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婆罗门说,你是最接近神的人。”

    婆罗门,印度教的主神之一。

    萧辰面不改色,用手挡住了油灯,不给予理会。

    “咳。”季龛半米之外重重的咳了一声。

    艾米尔对萧辰、季龛微微欠身,便转身离开了。

    季龛在旁边啧啧有声,“萧哥,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艳福不浅,贼老天不公啊!你慢慢就比我大几岁,怎么就这么受欢迎。”

    萧辰云淡风轻的瞟了对方一眼,淡笑着说:“你要是比我厉害比我有钱,你也可以有这样的待遇。”

    季龛僵了僵,干笑着和德拉纳特聊天去了。

    仪式举办的地方离萧辰他们的酒店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就回到了酒店。

    在门口和德拉纳特告别之后,萧辰看了一眼季龛。

    季龛挠了挠头,也没明白对方是个什么意思。

    萧辰走向电梯,看见还傻傻站在门口的季家兄妹。

    “还不回房间睡觉?”话音刚落,电梯也刚好到了,萧辰一步跨进去,等着两人进来在按。

    季龛拉着季芸走了进来。

    就算平常对妹妹再怎么关心这么好,现在他自己心里也有事,根本没注意到季芸的欲言又止。

    萧辰看着跳动的数字,缓缓说道:“你在点波拉沙达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一股怪味?”

    季龛想了会,摇头回话:“没,怪味没有,我倒是闻到波拉沙达里面有一股清香。”

    萧辰点了点头,又说:“波拉沙达是由蒂卡水调制的,而蒂卡水是朱砂和一些含有重金属的物质合制成的。”

    言下之意,额头上的波拉沙达要擦掉,不然容易重金属中毒。

    季龛也体会过来萧辰话里的含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有什么问题?不是还有神医萧哥在吗。”

    “更何况,这是印度教的神明给我的祝福,我要是这么快就擦了,不是显得太不尊重对方了吗。”

    季龛笑嘻嘻的,他想要勾住萧辰,和他解释这其中的各种优劣。

    却没想萧辰直接一闪,而他就整个人都莫名其妙的贴到电梯的墙壁上面。

    “萧辰哥哥……”季芸弱弱的喊了一声,萧辰侧过头,发出了一个带有疑问的音节。

    季芸原本有些无精打采,甚至有些发白的脸瞬间通红。

    她微微偏头,露出发红的耳朵和雪白的脖子。

    季芸:“我就是,就是想问一下这个波拉沙达该怎么洗,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萧辰摇了摇头,“用温水洗掉就好,没什么特别注意的。”

    少女呐呐的点点头,电梯到了之后,季龛也没有理会季芸,就那么自顾自的先走了。

    而季芸,一反常态的娇羞,非常大胆的拉住了萧辰的手臂,小脸红的足以滴血。

    “我,我可以问你一些药理知识吗?我打算考h省的医大。”

    萧辰垂眸看着这个乖乖巧巧的发旋,声音有点冷淡:“很抱歉,我今天累了。”

    季芸抿着嘴,眼眶开始泛红。

    萧辰先一步走出电梯,没有多加理会那个泫然欲泣的少女。

    萧辰不禁又一次感叹谈恋爱好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