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异变

    哗啦啦……

    雨势瞬间变大,雨水倾盆而倒,密集的雨让人开始模糊视线。

    “啊!”一个浪突然打在了船身,摇晃的船让季芸发出惊呼。

    萧辰眼皮一跳,直接冲出去,怒喊:“季芸!艾米尔!下船!”

    季龛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和萧辰一起飞奔过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数十米高的巨浪瞬息形成,直直的拍翻了游艇。

    “我去救季芸,艾米尔那边离你近!”萧辰运起真气,厚重的海水毫不可察的被隔离开来。

    浪似乎是有了意识一样,不断的扑杀萧辰,一次一次,丝毫不给萧辰喘气的机会。

    萧辰拖住被浪卷远了的季芸,海浪开始变得平缓,萧辰再定睛看向季龛,入眼的却是季龛被削掉三分之一的头骨,露出红色的还在跳动的大脑。

    哗——

    巨浪瞬间打下来,把萧辰打入海中。

    冰冷的海水和窒息感,不断的刺激着萧辰。

    带着季芸一起游出水面,磅礴浩荡的真气站在海面上,隔离海水和暴风雨所带来重重麻烦。

    “咳,咳咳咳。”帮季芸咳出一部分海水之后,萧辰站在海面上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萧辰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和失踪男子的案件有关吗。

    萧辰背起季芸,轻声说道:“我们现在上岸,很快就没事了。”

    季芸被海浪冲的昏昏沉沉,她听不懂萧辰在说什么,但是她可以感受到萧辰带来的安全感。

    雨还在下,雨幕开始蔓延雾气,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朦朦胧胧。

    萧辰一言不发的踏上沙滩,岸上除了德拉纳特的气息,就没有……不,暗处还埋伏了很多人。

    “德拉纳特,季龛和艾米尔没有上岸。”萧辰面色冰冷的说着。

    德拉纳特听出了萧辰这句话是肯定句,但是他依然没有承认,“萧先生,我根本没看见有谁上岸过啊。”

    嗡!

    磅礴冰冷的真气,瞬间压在德拉纳特的身上,像是深海里的水冰冷刺骨,难以呼吸。

    萧辰眼里酝酿着风暴,“再说一遍,季龛,去哪了。”

    “吼——”德拉纳特艰难的抬起头,他露出一个狰狞扭曲的笑容。

    然后,他的整个身体,就在萧辰面前,直接膨胀爆炸。

    季芸娇躯一僵,一身尖锐的尖叫声划破雨幕。

    萧辰托住季芸,静静的听着雨的哗哗声,以及隐藏在雨中的悉率声。

    铮——

    刀刃反射的亮光照在萧辰脸上,紧接着锋利无比的比赛直击萧辰门面。

    噗。

    真气凝成的刀刃比匕首先一步刺入身体,周遭接二连三的传来肌肉被划破的声音。

    人群好像不会痛一样,只要没死,就会不断的攻击萧辰。

    几番交手下来,萧辰发现这群人是被改造过一样,他们有着明确的目标。

    季芸。

    萧辰脸色更沉,用真气击晕季芸,磅礴浩荡的真气随之不要钱一样涌出。

    人群像是被按住暂停健一样,瞬间被定格住,小一秒,一簇簇妖艳靡丽的血花开始开放。

    糜烂的肉块,被大雨带着流动的血,这片沙滩,俨然已经是人间地狱了。

    萧辰站在雨中,垂眸沉思。

    这群人是组织的,季龛被他们绑走了。

    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他们的老巢。

    轰……

    像蛟龙一样的一道道雷电,在乌云中翻涌,和空气摩擦发出雷鸣不断的刺激耳膜。

    哗啦!

    一道闪电落下,整个海面都被照的呈亮。

    远处,矗立的一根根石柱宛若越出水面的魔鬼,狰狞又扭曲。

    萧辰看着远方不断在翻涌的浪潮,托好背上的女生,直奔海里。

    滂沱的大雨,轰鸣的雷霆,一一从身边划过,萧辰运气真气奔跑在海面上。

    几乎只耗费了三分钟,萧辰就来到了石柱群之中。

    轰——轰——海面不断在晃动,数百米高的巨浪来势汹汹。

    萧辰淡漠的一瞥,手一挥,巨浪顿时化作水珠,洒落海里。

    再转过头,此刻在他眼前的,是一块巨大的石盘做成的空地。

    一块足球场那么大的石灰岩圆盘,就那么突兀的在那里。

    而周围数百米高的海水,就像是被无形的屏障隔绝了一般空出这里。

    萧辰环顾四周,海面上或粗或细的数高的石柱,依然散布的及不规律,想要看出这个石盘是做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失踪了的季龛,则是失了魂一样的站在石盘正中间。

    萧辰眉头紧皱,雨很大,大到普通人根本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开始这对他造成不了什么,他依然看的清楚,也看清了石盘中间的模样。

    季龛的天灵盖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削掉了三分之一,裸.露出还在跳动的大脑。

    那张原本阳光帅气的脸,已经流满了红红白白脑浆。

    此时,季龛的脚边还有规律的跪了一圈人。

    萧辰听着他们的嘴里的念词,脸色愈发的冰冷,印度教的教众吗……

    紧接着,他们拿着一根石刺,毫不犹豫的戳穿了自己的腹部,之后又重新跪匐在地,任由自己的鲜血流淌。

    这个时候,季芸醒了过来。

    她好像看清楚了下面是怎样一番地狱修罗,苦苦哀求着萧辰下去救人。

    萧辰脸色冰冷,垂眸看着石盘上面的一举一动。

    很不对劲。

    季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连真气都没有。

    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他的体质,那是一种对药材会起到很好滋养作用的体质。

    因为体内有灵,所以拿了佛珠镇压。

    除此之外,别无异常。

    萧辰很理智的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但是他不能再这么无动于衷下去。

    季龛是个如假包换的普通人,他现在看上去没什么,但是被这么残暴的手法开颅,要是不早点救,怕是真的活不了多久。

    萧辰带着季芸,干脆利落地跳到石盘的边缘上。

    他抬头向上望,入眼,是数百米的海水形成壁垒。

    这里已经是深海区域了。

    呜——

    狂风在上空刮过,呜鸣声让季芸颤了颤。

    “在这里,不要动,我会救你哥哥的。”

    季芸脸色苍白,目光失焦的看着季龛那里。

    她听到萧辰的这句话时,又抖了抖才缓缓点头。

    萧辰把季芸放在旁边,独身一人走过去,

    即使离这群教众只有两步的距离,他们也依然毫无反应。

    小心的越过一直在念诵的教众,萧辰一把拉住像人偶一样的季龛微微提气,萧辰便把季龛带离那里。

    他提着季龛,快速的跑回石盘的边缘,一路竟然平安无事。

    萧辰突出一口气,看见了去拉季龛的季芸也没说什么。

    他小心的提防四周,萧辰小心的对季龛输送真气,尽量让真气不要刺激到季龛的大脑。

    一直没听到季芸的声音,萧辰侧过头打算安抚一下少女。

    异变突生。

    季芸猛地挥出一拳,套在她手上的刀刃,准确的刺穿了萧辰的腹部。

    俗称捅肾。

    萧辰咳出一口血,真气炸开,直接把抓住他的季龛和还想要近身的季芸,掀翻倒地。

    季芸已经晕过去,季龛却任不死心的爬起来,张开嘴想要咬萧辰。

    萧辰挥出一道真气,直接把季龛大的皮开肉绽晕了过去。

    萧辰冷笑一声,走到两兄妹身边把人提起。

    正准备运气离开这里的时候,石盘却突然爆发出一阵亮光,石盘上的血液统统消失不见。

    而数百米高的壁垒之外,一道巨大的身影开始缓缓浮现。

    萧辰停下脚步,静默的看着前面的海面,他感觉到了另一股怪异的力量。

    在这道壁垒外面。

    砰。

    异常清脆好听的声音,也让人担心碰撞的东西会不会破掉。

    一张巨脸轻巧而又突然的贴上来,脸上有着三只眼睛,面貌却是千变万化,带着和蔼可亲的笑意,让人目不暇接。

    那张脸又很快的移开了壁垒,萧辰看着,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这就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湿婆吗?

    “咳。”萧辰又咳出一口血,面无表情的擦掉嘴角的血渍。

    把手里的两个人放下来,做好好保护罩之后,才捂住自己不断在流血的腰腹。

    砰。

    像瓷器碰到玻璃的清脆声又一次响起,萧辰没有理会那具湿婆。

    他感觉到自己的血和真气流失加快。

    那座湿婆神的身形也在越来越清晰。

    而碰撞壁垒的清脆声也越来越频繁。

    萧辰面色沉寂,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药服下。

    壁垒外面的湿婆似乎等不及了,碰撞声越来越大。

    哗啦……

    壁垒被撞破,冰凉的海水开始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

    湿婆数百米高的身躯,从破碎的缝隙里爬了进来。

    湿婆站稳,石盘开始有些晃动倾斜。

    萧辰身体紧绷,满目讥讽的看着眼前的“湿婆”。

    被贝类贴满了的双足和躯干,四只微微抬起的手也生长着藻类。

    原来,只是一座“活过来”的石像。

    萧辰提气,准备一击击杀这座古怪的湿婆神像时,两道熟悉的气息又突然出现在上方。

    是希瓦雅和艾米尔。

    萧辰眯着眼,看着上方被雨幕遮掩某一根石柱。

    她们站在远处的石柱上,观战。

    “呵”萧辰冷冷的笑了一声,浩荡的真气直接化作一把巨刃,直直向石像劈下去。

    希瓦雅不屑的笑了笑,“艾米尔,快点动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只要吃掉他,我就可以,就可以登顶神境,我就可以万人之上了!”

    希瓦雅狠狠的扣住艾米尔的肩膀,癫狂的笑声被风夹杂着传到萧辰的耳里。

    艾米尔从腰包里拿出一个圆形的琉璃球,小巧的盖子一揭开,一只成人巴掌大小的蜘蛛突然跃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