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养料

    色彩斑斓,蛛背有着一张惊恐的人脸,而且模样异常逼真。

    艾米尔用手指接住蜘蛛,把它轻轻的放在自己额头上。

    蜘蛛毫不客气的把四只前足插进去。

    当鲜血流下来时,湿婆神像开始动了。

    虽然躲过萧辰这一击,但是手和半张脸也被削了下来。

    萧辰眯着眼睛,看着那只色彩斑斓的蜘蛛。

    花蝶人蛛,颜色越艳丽,蛛背上的人脸越真实,就证明了这只蜘蛛活的越久。

    现在艾米尔的那只,蛛背上的人脸漂亮、美艳,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可以说是——极品药材。

    萧辰看到花蝶人蛛的时候才记起来,中东善蛊。

    难怪真气的波动不一样,既然是用蛊虫操纵的,那么就一定和对方有个链接。

    既然这样,锻炼两者之间的链接,艾米尔就很好收拾了。

    卡啦卡啦。

    原本被削下来的那两只手又浮在空中,最后又被像藕丝一样的东西给年起来了。

    那些,不是藕丝。

    是虫,异常小的虫子。

    轰!

    湿婆神像毫不客气一脚踩了过来,萧辰躲开,石像又是一拳打过来。

    呲——

    萧辰真气凝聚于指尖,划破了一只在空中乱飞的虫子。

    乌黑的血顿时像火星一样,噼里啪啦的四溅。

    萧辰支起真气挡住这这恶心的粘液,又躲过一道拳击,萧辰这是才发现,他的周围总有一些飞来飞去虫子。

    “嗤,不入流的手段。”萧辰嗤笑,但是他现在也明白,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在这种情况下也要是提防的。

    几番打斗下来,萧辰一边提防希瓦雅母女对自己下蛊,一边观察着这座石像。

    石像高达,即使在这种地方也没有影响它的灵活度,和萧辰就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萧辰也不完全是躲,偶尔暴起摧毁石像的哪里,来判断是否和艾米尔有联系。

    砰!

    湿婆的四只手都捶到了壁垒,海水瞬间倒灌,湿婆神像巨大收到阻力也大。

    昏暗阴冷的海水里,萧辰又一次躲过石像的一击,湿婆神像没控制好在水里有些倾斜。

    虽然石像很快的调整好,又是一拳挥出,但是萧辰很清楚的看见了湿婆神像的眉中间的,那一抹波拉沙达

    这颗蒂卡痣,刚刚亮了。

    萧辰露出轻松的笑容,他就是怕即使把石像变成齑粉,它也可以拼回来。

    现在既然找到了弱点,那他就不用客气了。

    萧辰不在掩饰实力,真气像是出巢的恶龙,把石像压的难以动弹。

    “噗。”站在石柱上的艾米尔猛地喷出一口血,额头上的花蝶人蛛也拔出两条蛛腿。

    希瓦雅刚想问怎么回事,她整个人就尖叫了一声,她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松弛老化!

    下一秒,整个海像丢了颗鱼雷一样,砰的炸开。

    艾米尔擦掉嘴角的血,身形狼狈的拉住希瓦雅离开这里。

    巨大的爆破,让这里的海形成了一瞬间的真空地带。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也足够把断了链接的神像,变成齑粉。

    萧辰看了一眼希瓦雅母女站过的那根石柱,已经开始倒塌的石柱上哪还有什么人影。

    抿了抿唇,萧辰一头潜下去,比起海面上的狂风骤雨,海底可谓是寂静无声。

    来到石盘初,带着季家兄妹缓缓地游回小岛的沙滩上。

    他也很想回到大陆,但是无奈身上的伤和消耗一半的真气,真实情况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季芸晕倒,季龛的身体已经冰冷,神奇的是季龛他还有心跳,只不过跳动的异常缓慢。

    这边的沙滩里那栋海景房比较近,萧辰拖着两人盯着夜幕和雨走到别墅。

    暴力破门,把两人丢在沙发上,还没喘口气,萧辰就察觉到了在别墅四周,有着数到隐匿下来的气息。

    而客厅的某处,还有一道微不可查的呼吸声。

    “还要我请吗?”萧辰赤裸着上身,坐在单人沙发上。

    客厅的灯被打开,容貌精致迷人的艾米尔,慢慢的走了出来。

    艾米尔换上了全白的旁遮普,神情冷漠的向萧辰鞠躬。

    艾米尔:“我是艾米·安纳,今年三十五,是这里的原住居民。”

    这一开口,是一道清亮好听的少年嗓。

    “希瓦雅因为轮船遇难漂流到了这里,我的父母收留了她。她发现了我的养蛊天赋,杀死了全村人。”

    艾米尔伸出右手,露出掌心里的那只花蝶人蛛。

    蜘蛛不如先前看到的那么精神,就连蛛背上的人脸边缘,也有些模糊。

    “她用湿婆神像来和我定下契约,我用各种祭祀来为她敛财。”艾米尔伸出来一只手指了指季龛。

    她道:“季龛救不了,我在给他摸波拉沙达的时候,就已经下了蛊,他的身体情况我也清楚。”

    萧辰点了点头,艾米尔看着萧辰的神色。还是没有改变,右手一和直接直接捏死了花蝶人蛛。

    艾米尔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你把希瓦雅杀了。”萧辰不容置疑的说,他下意识的摸索自己手腕上的表带。

    却发现在方才的那一场爆炸中,身上的饰品已经被炸没了。

    萧辰舔了舔嘴唇,问道:“那个石盘是做什么的?我的血,有什么重要作用吗。”

    艾米尔耷拉着眼睑,看起来楚楚可怜。

    “刚才那只花蝶人蛛是我的蛊王,它对你特别亢奋,证明了你的实力深不可测。”艾米尔舔了舔嘴角,似乎是在回味杀死希瓦雅的快感。

    他直接盘坐在地上,目光看着。空间的某个点上,“希瓦雅可以通过蛊虫的反哺吸收他人的力量,来壮大自身,保持皮囊。”

    “你是最好的养料,只要吸收了你,掌控整个婆罗门教,甚至是印度zf,都不是问题。”

    萧辰淡漠的点点头,艾米尔又接着说:“我打不过你,所以我可以作为你在印度的部下,只求你不要杀我。”

    萧辰犹豫一会,便点头同意,他看了看旁边沙发上的季龛,问道:“真的,没什么办法救吗?”

    艾米尔眯起眸子,摇了摇头。

    他现在几乎毫无力量,从萧辰得到的力量都大部分被用到湿婆神像的上面。

    剩余一部分,被自己用来杀死希瓦雅了。

    如果可以,自己并不是很想要这么做的。

    萧辰虽然对季龛的事情感到可惜,即使他的医术再怎么好,没办法在让人真正意义上的活过来。

    回国之后,萧辰带着被治好的季芸回国,声称季龛在印度的恐怖袭击中当场死亡。

    在参加季龛葬礼的时候,季芸向他表白了,被拒绝之后也不见颓色,依然是那幅天真烂漫的模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