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激战

    整个战场被分割成为了三块,一块是坐佑长老和血火佣兵团的团长白毛的战斗,一块是黑狼和公西竹还有范水的战斗,另外一块就是巫滟和萧辰与那些雇佣兵的战斗。

    萧辰随手将一名向他冲过来的雇佣兵踹飞,然后左手夺过了另外一名雇佣兵的刀,插在了右边的敌人身上,再抓住左边被夺刀的敌人,狠狠的一甩,砸中了不远处端着机枪准备对他扫射的雇佣兵。

    这个战场,萧辰没有手下留情,毕竟这些雇佣兵可是想要他的命。

    萧辰将雇佣兵随意大杀,一边却在暗暗警惕,目前的局面,对他们来说也不算太糟糕。

    有两个突破点,一个在自己和巫滟这边。只要他们将这些雇佣兵给解决掉,自然可以腾出手去帮助坐佑长老三人。

    另外一个突破点,就在公西竹那边,虽然是二对一,但是公西竹刚刚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恐怕支撑不了多久。萧辰已经决定,如果那边支撑不住的话,自己就出手,毕竟他可不可能看着公西竹这个老头死在黑狼的手中吧。

    萧辰狠狠地一记下勾拳,将一名雇佣兵轰飞上了十几米的高空,然后落下来,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生死不知。

    这些雇佣兵,连给萧辰挠痒痒都不配。

    一旁的巫滟也是战斗的十分轻松,只要小心一些,那拿着重火力,比如火箭筒什么的雇佣兵,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只需要花费一段时间,就可以将这些雇佣兵全部杀干净。

    她也是知道,这些雇佣兵平时都是一些心狠手辣之辈,做出来的屠灭村庄之事绝对不在少数,所以下手也没有迟疑。

    萧辰这边战场的获胜是迟早的事情,就要看这些雇佣兵能够支撑多久了。

    白毛作为佣兵团的团长,自然不是一个只会用脑子的莽夫,也明白这样下去不行,于是他大声吼到:“黑狼,赶快解决你哪里。”

    黑狼一听,双腿一蹬,就像是一头凶猛的饿狼一般朝着公西竹冲了过去,公西竹受了伤,黑狼决定先盯着公西竹一个人打,先解决掉一个人,剩下的一个人就好对付多了。

    “小心。”范水反应也不慢,当即拿起自己的剑去驰援公西竹。

    当当当,三人的刀剑交击在一起。

    坐佑长老看着那边战团的三人,眉头深深地皱起,他也明白场中的局势,可是他的实力和白毛不相上下,想要短时间分出胜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要用那一招吗?”坐佑长老看着白毛,脸色不定地想到。

    而就在坐佑长老思考之时,他身后的废墟突然爆炸,一个身影从中冲了出来。这人冲出来的时机非常巧妙,正在坐佑长老旧力已退,新力未生之时。

    一掌就印在了坐佑长老的后心。

    这突然的变故让场中局势一静。

    坐佑长老长喷出一口鲜血,生生提起一口气,脱离了战斗。

    “哈哈哈,不愧是我三弟。”白毛看着坐佑长老喷出数丈远的鲜血,不由得高兴地说道。

    “三弟?难不成,这血火佣兵团其实是有三名武道宗师?”那边的公西竹苦苦支撑着黑狼的攻击,听到这话之后不由得心中一沉,手上的动作也满了一分。

    正好被黑狼抓了一个空子,一道就劈在了公西竹的身前,辟出了一个三十厘米长的血口子。

    坐佑长老一看形势不对,当即退走,范水也带着公西竹退走,和萧辰巫滟汇合在了一起。

    白毛三人也没有追,也汇合在了一起,面对着萧辰三人。

    “哈哈哈,你们五人,两人重伤,剩下三人都不是我的对手,还不投降吗?”白毛抱着双手对着萧辰五人说道,他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

    “可恶。”坐佑长老听到这里,再次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鲜血,“若不是情报有误,我们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公西竹已经服用了止血丹,暂时止住了胸前的伤势,不然流血也能够将他流死,只不过他先是被黑狼偷袭踹了一脚,再被砍了一刀,战斗力几乎等于零了。

    坐佑长老也是差不多,他的实力本来和白毛差不多,但是却被红狐偷袭一掌拍在了后心,受了严重的内伤,再于白毛战斗的话,恐怕过不了百招,就要落败。

    “我们兄弟三人,都是武道宗师之境,他们二人平日里不曾出手,为的就是这一天。”白毛大笑着说道,为自己的计谋十分得意,如果黑狼和红狐二人暴露的话,那么今天的形式恐怕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奸诈之徒。”坐佑长老恨声说道。

    “别怪我,要怪,就怪给你们情报的人吧。”白毛咧着嘴笑道,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死,二,就是归顺我血火佣兵团。”

    白毛这话一出,让场中的局势一静。

    随即公西竹却是大笑了起来,“你这个白皮熊,也想让我们归顺于你?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蛮夷之人罢了,也配吗?”

    白毛听到了公西竹的话之后脸色顿时一冷,阴沉了下来。

    “哈哈,公西老鬼说的没错。你不配。”坐佑长老大笑着说道,一旁的巫滟和范水没有说话,但是手中紧握着的武器却也代表这他们的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是你们逼我的。”白毛手一挥,黑狼和红狐将萧辰五人围困在了一起。

    “我等会儿施展一式秘法,你们趁机逃。”坐佑长老嘴巴微动,采取传音的方式将话语送到了几人的耳边。

    “那你呢?”公西竹问道。

    “我,落的今天这步田地,都是因为我计划失误,我又有何脸面再留下来呢。”坐佑长老有些苦涩的说道。

    他想死吗?他不想。

    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比命还要重要的事情。

    “哼,坐佑老鬼,我也留下来。出风头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你一个人占了。”公西竹对着坐佑长老说道,眼神之中满是不舍之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