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各怀鬼胎

    萧辰看着离开的四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其实大家都不傻,什么预感血雨腥风,那都是假的。

    坐佑长老等人肯定已经猜出来了,萧辰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了。不过他们也没有劝阻,一来是因为他们被萧辰所救,二来他们也觉得这事儿潘夜白确实做的不地道。

    如果他们留下来了,到时候萧辰对潘夜白动手,那么他们四人身为天宝阁的客卿,自然是要出手对付萧辰。

    如果不对付,此事传出去了,对他们的宗门名誉是一个重大的打击,甚至有可能让他们的宗门一蹶不振。可如果出手的话,那萧辰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又如何能够违背自己的本心出手呢。

    于是最好的办法便是离开。

    离开此地,到时候就算萧辰在这里大开杀戒,他们也可说,哎呀,真的是太遗憾了,我们才离开没多久,怎么天宝阁就遭此大难了。若是我们在的话,一定能够避免这种惨案的发生的。

    萧辰看着窗外的山脉,目光闪烁。

    “根据坐佑长老提供的资料,天宝阁的宝库就建造在这山脉之中。不过这山脉山腹已经被挖空,而且填满了钛合金,十分坚硬。就算是我,虽然能够轰开,但是想要不引起注意是不可能的。”萧辰默默地想到。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方法了。”萧辰转头看向那些守在门口值班的卫兵,然后脚步一闪便来到了外面。

    在这一闪之间,萧辰的装束和身高体型以及样貌迅速变动,变成了和那潘夜白一模一样的。

    只不过萧辰知道,这变化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罢了,和范水的那种完全改变骨骼肌肉的缩骨功是不同的。他这番变化,能够骗过摄像头,也能够骗过那些守卫的护卫。

    但是如果遇到顶尖的武道宗师的话,恐怕就要露馅了。

    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

    变成潘夜白之后,门口的守卫自然是不敢阻拦,萧辰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天宝阁的宝库入口。

    只不过一道门横在了他的面前。

    这道门是指纹识别,只有被认定的指纹才能够打得开。

    不过这玩意儿对于萧辰来说却算不上什么阻碍,他手掌按着门,内劲一吐,整扇门的指纹识别还有门锁之类的东西全部都被震断了。

    萧辰轻而易举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下一扇门是虹膜识别,对于萧辰来说也是一样,装了和没装一样。

    然后,萧辰就来到了一扇巨型的金属门面前,这扇门没有任何锁之类的东西。它就是一扇单纯的门。

    “真是奇怪了,潘夜白弄这玩意儿在这里干什么?”萧辰仔细在四周找了找,也没有发现什么钥匙孔之类的东西,甚至连门缝都没有见一个。

    不过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玩意儿还是有门缝的,只不过在下面。

    这东西和那古墓之中用到的断龙石差不多。一旦落下,除了用蛮力将其轰开或者抬上去之外,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开。

    连龙都可以阻断在里面。

    “啧啧,我倒是没有想到这潘夜白倒是挺聪明的。”萧辰感叹道,这和大门他细细感受了一下,厚度不下一米,而且重量绝对非常重,毕竟这么大的体积,而且是用金属铸造的,密度极大,想不重都不行。

    这哪里是一扇门,简直就是一堵墙嘛。

    不过这玩意儿倒是挺有用的,万一真有什么神偷之类的,破解了什么密码门,指纹门还有瞳孔识别门之类的锁,来到了这扇金属墙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毕竟这玩意儿连锁眼都没有,就算你再会开锁,你倒是开一个给我看看。

    不过这玩意儿对于萧辰来说倒是没有什么难度,他并指如剑,唰唰几道剑气飞出,就将这金属门上割开了一个小门,足够他出行进入了。

    萧辰弯着腰进入其中,发现里面摆的宝贝不少。

    于是便开始了快乐的寻宝之旅,遇到药材,收收收。

    不一会儿,就将整个宝库之中的真正的宝贝差不多收完了,剩下了一些萧辰看不上眼的破烂。不过这些破烂,对于外人来说也算得上是无价之宝。

    萧辰也在宝库的最里面找到了七星玄莲。

    这七星玄莲是没有盛开的莲花的模样,只不过是黑色的,通体黑色,外层有七片花瓣包裹着,每片花瓣上都有一些亮闪闪的点,就好像是点缀在夜空之中的星星一样。

    所以得名七星玄莲。七便是它外层七片花瓣,星就是他花瓣上宛如星空的那些点点,玄,就是这玩意儿是天才地宝,拥有玄妙的功效,莲,自然指的它如同莲花一样的模样。

    整个宝库之中,最珍贵的也就这七星玄莲了,剩下的,就是和萧辰之前得到的大易龙竹差不多的东西,也有个几十件。

    搜刮一番,心满意足,萧辰也施施然地从正门离开了。

    没有任何人起疑心,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次日。

    潘夜白照例起了一个大早,然后便外出,前去宝库溜达了。

    这是他的习惯,每当他看着宝库之中琳琅满目的宝贝的时候,都能够赶到极大的满足感和快感。甚至比那啥都还要有快感。

    这也是他成为铁公鸡的原因之一。

    每给出一件宝贝,潘夜白都感觉自己像是戴了一顶绿帽子一般难受。

    “阁主好。”两名守卫对着潘夜白弯腰鞠躬道。

    “嗯,昨天可有什么异常情况?”潘夜白问道。

    “回禀阁主,没有异常情况。”守卫对着潘夜白说道,潘夜白平时,什么时候都有可能来宝库看一看,所以这些守卫对于昨晚潘夜白的行为也没有丝毫的怀疑。

    “那就好。”潘夜白点了点头,走了进去,然后来到了第一扇指纹锁的面前。

    习惯般地将指头放了上去,半晌,却没有听到那一声熟悉的识别通过的语音传来。

    这让潘夜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候他的手稍微带了点力,面前的门便被他轻而易举地推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