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看戏

    姬圆满的内心是崩溃的,他辛辛苦苦拉扯住了萧辰,没想到他的队友却在一旁抱着两只爪子看戏。

    冯格听到了姬圆满的怒吼之后,当即朝着萧辰攻了过来。

    他只会爪法。

    冯格的手掌被他淬炼的如同钢铁一样,一般的刀剑,根本就刺不破他的皮肤。而且他还特地打造了一双手套,为的就是更好地施展他的爪法。

    萧辰见到冯格攻了过来,也不再和姬圆满缠斗,脚尖一点,脱离了战斗。

    姬圆满此时已经气喘吁吁,虽然只是和萧辰缠斗了五分钟,但是他的体力却已经耗去了一半。

    反观萧辰,此时气色正常,仿佛没有运动过一样。

    “可恶的家伙,没想到实力这么强。”姬圆满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萧辰看着姬圆满和冯格,也摸清了他们的战斗,在和这两人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他还等着看潘夜白会如何收场呢。

    萧辰想着,于是说道:

    “你们的实力很强,所以我要动用秘术了。”

    只见手中的小水果刀发出道道金光,而后金光内敛,仿佛变成了一把纯金打造的刀一样。

    姬、冯二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严重的凝重,

    没有施展秘法的时候,都这么难打了,这施展了秘法,肯定更加难打了。

    不过他们二人可没有秘法可以施展。

    其实,萧辰之所以弄得如此声势浩大,完全就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告诉潘夜白,我用大招了。

    因为武道宗师的感知能力都非常强,倘若潘夜白在附近观战的话,那么肯定会被发现。

    所以潘夜白肯定不知道在哪里用望远镜偷窥呢。

    搞得这么金光闪闪,萧辰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和萧辰预想的一样,一公里外,潘夜白拿着手中的望远镜看着萧辰三人的战斗。

    由于天黑加上距离远,所以潘夜白对于战斗的细节看得是不清楚的,不过他能够很明确地看到萧辰手中匕首闪出的金色光芒。

    “动用拼命秘法了吗?”潘夜白喃喃自语,他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解释了,也只有这个解释才比较合理。

    “没想到这萧辰的实力还挺强。不过动用秘法,不管他能不能战胜姬圆满和冯格,结果都已经注定了。”潘夜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如果萧辰将姬、冯二人干掉,那么萧辰本身也会处于虚弱期,到时候他在插手,还不是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如果姬、冯二人将萧辰干掉,那也没关系,反正七星玄莲也不在萧辰哪里,死了还省的他在为七星玄莲的事情烦心。

    可以说,在看到萧辰施展秘法之后,潘夜白这颗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既然动用了秘法,那萧辰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在和姬、冯二人磨磨蹭蹭的了,当即爆发出了比原来快了一倍的速度。

    空气中闪过一抹金色的光芒,而冯格只感觉自己手一凉。

    低头看去,却看见自己的两只手从手腕处缓缓滑落。

    这一双比钢铁还要坚硬的手,被萧辰一刀砍断,而且用的还是水果刀。

    “好强大的秘法。”姬圆满根本没有反应得过来,一旁的冯格的手就已经断了,他知道,如果萧辰将目标换成他,他同样也反应不过来。

    空气之中的金色光芒再次一闪,姬圆满握剑的手筋就已经被挑断了,手中的宝剑哐啷一声,砸在了地上。

    一公里外看到这一幕的潘夜白心中也是一惊,那种速度下,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挡得下来。

    惊讶之后就是庆幸。

    “幸好我先让那两个倒霉蛋上去了,不然我恐怕也要栽了。”潘夜白喃喃道。

    而萧辰在废掉两人之后,手中的水果刀散去了金光,他也装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盘膝坐在地上,打坐恢复。而姬圆满和冯格二人确是已经被萧辰废了,无助地躺在地上,根本就不敢在于萧辰为敌。

    从望远镜之中见到这幅场景,潘夜白明白,是时候出马了。

    一公里的距离对于武道宗师来说不算有,几个起落之下,潘夜白就已经感到了萧辰三人战斗的地方。

    “哎呀呀,这是什么情况,姬长老,冯长老,你们这是怎么了?还有萧辰小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潘夜白缓缓走了过来,十分‘惊讶’地问道。

    “潘阁主,你来了就好,快救我。”姬圆满听到了潘夜白的声音,连忙开口求救。

    “好说,好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潘夜白连忙上前,同时从做出了摸丹药的动作。

    结果却掏出了一把匕首,唰唰两剑,就刺中了姬圆满和冯格的心脏。

    “潘夜白,你。”冯格眼睛瞪的凸圆,瞪这潘夜白,说了四个字,就一头磕在地上,没了声息。

    “潘阁主好手段。”萧辰装出了一副虚弱的样子,看着潘夜白说道。

    “哈哈哈,本来我是设计让他们二人替我杀掉你的,结果没想到你实力竟然这强。”潘夜白有些唏嘘地说道。

    “为什么要杀我?”萧辰有些‘惊讶’地问道。

    “哼,当然是因为你不知好歹,竟然想要七星玄莲,那是你能得到的东西吗?”一提到七星玄莲,潘夜白肝就疼,肝一疼,脾气就大。

    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歇斯底里。

    “那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萧辰对着潘夜白说道。

    “杀我?”潘夜白大笑了起来,“你刚才使用的秘法,应该非常强大吧,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解决掉他们。”

    “没错,所以你不怕吗?”萧辰淡淡地问道。

    “哼,当然不怕,越是强大的秘法,后遗症就越是可怕。”潘夜白冷笑着说道,“我猜你现在应该浑身无力,而且肌肉疼痛吧。”

    萧辰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他现在好的很。

    只不过潘夜白不知道,他继续说道:

    “你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杀得掉我,实话告诉你,我可是顶尖的武道宗师。你还记得那九窍护脉丹吧,只要我过几日吞服了它,我就能够突破武道宗师。你拿什么杀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