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意外来信

    嘟——嘟——

    手机的忙音在布置简单的的房间里响着。

    没有多久,手机就安静下来了。

    紧接着,它再一次的震动起来。

    哗——

    浴室的磨砂门被拉开,萧辰随意的擦了擦自己的头发,瞟了一眼还在震动的手机。

    “啧。”男人有些不耐烦的皱眉。

    但是为了基本的礼貌,他还是接通了那个已经打了十来遍的电话。

    电话那边似乎没预料到这次会被接通。

    对方稍微顿了顿,很快就说着:“萧辰先生,我们真的想要邀请您去参加这次交流会。”

    电话那端叭叭个没完:“这不仅仅是学术的交流,还是各国之间有好的……”

    萧辰眉头一跳,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

    眼神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号码,把手机的屏幕扣在床头柜上。

    嗡嗡……

    手机再一次的、坚持不懈的响了起来。

    萧辰有些不耐烦的拿起手机,刚准备关机,就看到来电显示。

    爸。

    萧辰头疼的可以预想到对方要说什么,不接也不挂,把手机拿起来放在浴室的洗漱台上,关门。

    “终于清静了。”萧辰揉了揉太阳穴。

    他坐在床边,拿起倒在床上的小玉瓶把玩。

    口中喃喃,“鸣及丹还是差了点,药效不对。”

    萧辰耨了把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他觉得他快被这个鸣及丹弄的秃头了。

    前段时间他去滇省那边走了一趟,弄到一张祛除某类癌细胞的药方。

    用到的草药、炮制的手法,和那上面都是一样的,但是效果就是不尽人意。

    而昨天炼药练到关键时刻,医保局那些人就来搞事情。

    药练废了不说,还想要硬逼自己去参加那什么劳什子的国际医学交流会。

    就在刚才,竟然还想要曲线救国,让他爸来劝他去参加。

    参加个腿,他炼药的草药都快没了!

    萧辰懊恼的把仅剩的两副草药,小心点摆在身边。

    这鸣及丹不仅又麻烦又贵,它在炼制的时候,还特别容易爆炸。

    平缓而蓬勃的精神力夹杂在浑厚的真气中,小心翼翼的拖着几株颜色亮丽的草药。

    噗。

    一簇耀眼的白色炽火,突然在空气里炸开。

    原本平稳的草药突然开始躁动起来,像是在全力反抗这道白色火焰。

    数个小时之后,火焰依旧是那副不明不灭的模样。而原本狂躁异常的草药,已经变成了好几团花花绿绿的液体。

    萧辰看着这些变化,皱着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

    接下来的融合才是最麻烦的。

    在精神力和真气的操纵下,飘在空中的几团液体开始挨在一起。

    泡泡一个个鼓起,又破掉,像是一团在沸腾的岩浆。

    萧辰汗如雨下,光裸着的背滚下一滴又一滴都汗。

    呲。

    像是什么东西被高热物质灼烧着一样,呲呲生不断在不扩大。

    啪。

    飘在空中的液体瞬间挤在了一起,变成了一种及其夺目的红色。

    下一秒这团红色的液体,直接在空气炸开、四溅。

    但凡被溅到的东西瞬间被灼烧出一个红色的洞。

    果然又失败了。

    这是萧辰的的一个念头。

    妈的,还上次失误被炸不是医保局的错。

    这是萧辰的第二个念头。

    萧辰抹了把脸,起身去浴室洗洗身上的药汁。

    虽然溅在不疼,但是跟鼻涕虫一样的,还是有点恶心。

    得洗洗。

    下次把手机翻了个面,一条聊天信息弹了出来。

    三小时前。

    一条非常像约炮的消息。

    【我发现一种细胞,真空生存,好像可以吸收辐射的那一种。来吗?】

    往下划,还有一条消息。

    【诚信邀请,绝无欺瞒。】

    萧辰哭笑不得,把手机又扣了回去之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

    洗完澡之后,萧辰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一直是忙音,在萧辰快要挂掉的时候,那边才传来声音。

    “喂……”沙哑、慵懒、性感,如果是个女生一定会尖叫的跳起来。

    可惜萧辰不是,所以萧辰平静,甚至是有些刺对方:“十一点之前睡会比较好。”

    萧辰看着窗户外面亮堂堂的天空,稍许萧辰兴味盎然,“对肾好。”

    那边悉悉率率的声音停了一下,随即一句恼羞成怒的“fuck”被丢了过来。

    “我他妈为了谁才睡的这么晚!”那边骂道。

    萧辰低笑了声,没说话。

    萧辰眉目俊朗,眸色很黑,平常端得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

    实际上,言出必行,狠起来更是连自己都下得去手人物。

    电话另一端的安斯艾尔总结一句话:萧辰,不是人。

    安斯艾尔清了清嗓子,“我说的是真的,我上月刚发现的,前几天才总结出来。”

    萧辰从床头柜拿出烟盒,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细胞这方面,需要严格而精准的仪器来查。

    相比较机器,他还是更喜欢和这些草药打交道。

    “你真的就只是过来看看,我刚刚拿到结果,它真的可以在真空中生存。”安斯艾尔循循善诱。

    手机床头柜摸索了会,萧辰还没找到打火机,就听到好友安斯艾尔的话。

    萧辰挑了挑眉,终于在枕头边找到了火机。

    安斯艾尔不知道萧辰是什么情况,但是他坚持不懈的安利这组种细胞。

    萧辰看了看时间,法国凌晨四点钟。

    安斯艾尔来了精神,叭叭叭的说个不停。

    看着外面的阳艳高照,萧辰抬了抬手,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好”。

    “诶,是真的萧辰,你来了就会有……你刚刚说什么?”安斯艾尔把手机那开了一点,严重怀疑刚好是不是自己幻听了。

    萧辰放下手里一直被把玩的打火机,拿起了那一张蓝底黑字,印着花体英文的请柬。

    “我刚好要去法国,参加一场交流会。”萧辰瞥了一眼白色床单上,那些显眼的绿色斑点。

    他站起来,从行李箱里拿出换洗的衣服,懒懒散散的穿着衣服。

    萧辰:“就这么吧,你睡吧,身体重要,我没肾赔给你。”

    远在法国安斯艾尔:……

    妈的,狗比萧辰。

    萧辰穿戴好,拿起随意丢在床上的蓝色请柬,世界医疗顶尖的地方。

    f国——蒙彼利埃的医学院。

    萧辰提起行李箱,走到电梯间,“反正暂时也做不出来,干脆趁这个时候好好的放松放松。”

    说完,萧辰又兀自的笑了,估计这个交流会也不怎么安心。

    各国之间针锋相对,就算是学术讨论也免不了一番,可以交流到什么?

    萧辰出酒店,坐上计程车的时候,才想起来给他爸萧居正回个电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