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不甘

    “乘坐FD4119次航班,前往m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旅客请注意,请办理完乘机手续……”

    甜美的播音女声让人觉得舒心,机场客厅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人互不认识擦肩而过。

    萧辰连续坐两趟航班才到达首都,刚停下来打电话给医保局问情况。

    对方有可能没想过,挂了他们那么多次电话的人,还会自己主动打电话过来。

    萧辰有点不耐烦的喂了几声,接线员才懵懵的接通:“啊,您好萧辰先生!”

    看着大厅里走动的人群,萧辰敛眸,语气轻飘飘的:“参加的那些人在哪?能把电子发票给我吗?”

    接线员立马回答:“您的发票在本次交流会的领头人那里,他们在VIP候机室。”

    萧辰回了句好,就把电话挂断。

    等打开候机室的门时,里面已经坐了五个人。

    两个老人,一个差不多四十岁的中年人,和两个和自己大一两岁的青年。

    萧辰挑了挑眉。

    有熟人在就好,趁机溜走,找安斯艾尔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莫老。”萧辰提着行李箱,往其中一个老人那边走去。

    莫老一身棕色的西服三件套,年过半百的他依然精神烁烁。

    另一个穿着藏青色唐装的老人,他兴味盎然的打量着萧辰。

    唐装老人萧辰也认识,国内医学的泰山北斗,唐老。

    他的家族,在世界医学上也非常具有话语权,唐家世世代代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医生。

    可惜他和唐家没什么交情。

    原因是,唐家不需要他去治病。

    或许是目前不要。萧辰想。

    唐老看着萧辰这幅不卑不亢、斯文俊雅的样子,满意的点头,“后生可畏。”

    萧辰笑着没有说话,莫老倒是睨了他一眼,笑骂道:“这皮孩子,夸不得。”

    “我昨天晚上接到医保局十几个电话,都说这小子脾气差,不来了。”莫老让萧辰坐下来,慢慢的数落他。

    莫老把机票递给萧辰:“我好不容易把这个名额给你争取过来,你要是不来,等我忙完了,看我教不教训你这臭小子。”

    萧辰接过机票,摸着鼻梁在旁边讪笑。

    “这是我的两个孙子,唐商陆和唐商枝。”唐老指了指旁边的两个青年。

    莫老也指着另一个中年人,“那是s院大推荐来的,他叫陈安华。”

    萧辰一一打招呼过去。

    陈安华面上不显,但是眼睛却是颇为嫌弃的看着握过萧辰的手。

    两个长辈也没管这些,唐老笑着在旁边和莫老一起讨论,关于家族里的青少年教育问题。

    谈着谈着,就变到了这次交流会要讨论的主题上面了。

    萧辰四人也安静的听着,老一辈们说着他们的经验和见解。

    唐老拿出一支烟杆,轻轻的在扶手上敲了敲。

    “真是不知者无畏,m国加州的死亡谷一百多摄氏度的高温,竟然也敢跑进去。”瘦骨嶙峋的手摸着没有塞烟丝的烟嘴。

    莫老摸索着保温杯的手也稍稍的停顿了下,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打开保温杯,棕褐色的热水被倒了出来。

    萧辰知道,那是他上次为莫老开的药。

    莫老声音慢慢低下来。

    “那两个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要是其他的事,我也就被办法了,可这涉及到医学……我也不能就那么放任不管。”

    唐老摸着唐装的口袋,犹豫了一会,又把手拿开。

    唐老:“能帮一点是一点,蒙彼利埃医学院的水平是世界顶尖的,雏鹰总是要离巢的。”

    唐老拿着烟杆不急不缓的敲着,“他们一群大四生,已经有足够的经验了。”

    “虽然是说从死蛇的身上采集到的样板,但是脱离了循环体却依然可以自主的增加、繁殖。”

    两个老人相看一眼,眼里透露着不可思议,以及一抹凝重。

    坐在莫老身边的萧辰摩挲着扶手,他没有系统的学过当代医学,但是关于增殖这一块,他还是清楚的。

    因为在滇省找到的那张药方缘故,他去研究了癌细胞。

    虽然他现在拥有无可匹敌的战斗力,但是要想彻底的根除癌细胞,也还是要花费一番功夫的。

    癌细胞就可以无限增殖,但是听莫老他们说的,从那种蛇身上取得的细胞,不是癌细胞。

    “莫老,”带着一副金框眼镜的陈安华出声。

    他推了推眼镜,面露疑问,“在目前医学中,可以无限增殖的只有癌细胞,您确定刚才说的那种细胞不是癌细胞吗?”

    唐老敲了敲烟杆,摸着没有装烟丝的烟嘴,“不是。”

    “我们说的癌细胞,它是可以无限增殖,但是它不可以复制细胞内的基因。”莫老喝了一口热水,接着唐老的话说下去。

    “而这种细胞,是可以一整个细胞体完完全全的增殖,不会缺少任何东西。”

    萧辰抬头,惊讶的看着莫老,“那,那只蛇没有产生什么奇怪的变化吗?”

    老人家摇了摇头,又慢悠悠的喝了口水,“没有,完全没有,那只蛇没有一点异常,甚至是体积膨胀也没有。”

    真气凝聚成的、看不见的针,被萧辰拿两只手默默地摩挲着。

    萧辰舔过自己的后牙槽,问:“是不是,蛇的体内是否还含有另一种吞噬细胞?然后两者到达一个平衡,互相牵制。”

    离得稍远的陈安华神情讥讽,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提出问题的萧辰。

    “上过细胞生物学的人都知道,细胞决定了机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还会只是一条蛇那么简单吗!”

    陈安华没注意到其他人的脸色,接着说:“像你这个年龄的顶了天了也就是个大二生,细胞生物学都没有学好,你这样走出国家干什么!”

    完了,陈安华又继续补了句:“学术不精!丢人现眼!”

    萧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

    陈安华以为他被自己说的心虚了,默默地挺了挺胸,一副斗赢了的公鸡模样。

    “国内的医科大学那个不是苦磨五六年,国内的青年才俊找出来,那个不比你好!”

    咚。

    唐老重重的把烟杆放在旁边的矮桌上。

    旁边的莫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还没喝完的热水倒了,盖起保温杯,带着怒火看着他。

    “陈安华,你鼠目寸光、心胸狭隘,就不要去看别人,多看看你自己吧!”莫老胸口起伏,脸都气红了。

    萧辰拍了拍老人家的肩膀,让莫老缓一缓不要动怒。

    用指桑骂槐就想激怒他是不可能的了,现在祸水东引想要让唐家的人来下手?

    萧辰假情假意的笑了笑,掀唇说:“我怎么样,陈先生还是不要那么急着下定论吧。”

    他看了看那对双胞胎青年,“你要是觉得激将法管用,那大可多试试,看看唐老和两位先生会不会让你停业整顿。”

    唐老哼了一声,又重新拿起烟杆。

    老人一边塞烟丝一边说:“你和该庆幸蒙彼利埃那边指定你去,不然,我就是自己不去你也别想跨出国门!”

    陈安华脸色一白,低下头,把眼里的不甘和埋怨掩盖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