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被人开瓢

    “说萧先生如何如何,依我之见陈先生怕是还比不上萧先生。”

    “前几天,手机上推送的非法实验,陈先生也有参与吧?你这算不算数留着案底了?”

    “唐四和唐三交口称赞的人,肯定也不会差到哪去。”

    “那是肯定的!倒是陈先生这人……怕是嫉妒人家的才华,才这样说的吧?”

    陈安华涨红了脸,脸上连着太阳窝的几条筋,尽在那里抽动,他倏地站了起来,想要开口反驳。

    先前到咖啡的空姐,踩着高跟鞋跑了过来。

    她停在唐商陆的旁边,神色慌张,“您是唐家唐商枝先生吗?”

    唐商陆绅士的指了指自己前面,唐商枝也转过头,“我算唐商枝,他是我哥唐商陆。”

    空姐左右看了看,咬着唇忍住眼里的泪水。

    嗡。

    还不等空姐说什么,萧辰猛地站了起来。

    刚刚,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精神波动。

    “有人发病了,是克鲁维儿—布西综合症。”

    萧辰的手指动了动,面色暗沉冰冷。

    他看了一眼空姐,拿起旁边的外套,“带我们过去吧,布西综合症包含行为障碍,患者很有可能会伤到乘客,或者是乘务人员。”

    克鲁维儿—布西综合症,一种行为和心理机能障碍的精神疾病,但是除了记忆障碍外,还有更为明显而危险的性行为。

    “嗤,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布西综合症,这该不会又是你捏造的吧?”陈安华出声嘲讽。

    他不可以得罪唐氏兄弟,但是这个萧辰看着是无权无势。

    这萧辰,总不能也不好拿捏吧?

    萧辰低眉看了对方一眼,带着浅清的笑意,“你可以跟过来,长长见识。”

    “噗嗤。”唐商枝笑的异常开心。

    他指着陈安华,轻蔑的说:“让他一个妇产科医生去干什么?给患者淦么?”

    唐商陆觉得这样说的有些明目张胆了,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走到萧辰旁边,唐商陆眼睛里充满狂热。

    “我们先走吧,至于陈先生你请便。”唐商陆两兄弟一左一右站在萧辰旁边,和空姐一起离开。

    陈安华听着周围毫不遮掩的、不屑的议论声和笑声。

    握紧拳头,也不信邪的跟了过去。

    从经济舱的过道到后面的卫生间,途中,萧辰看到了乘客们,那些或是惊恐或是厌恶的表情。

    萧辰轻捻自己的食指,从这些乘客们的表情和小动作来看,患者应该是一个成年并且具有一定的危险性的男性。

    不过,不管是什么,对于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

    “丽姐!你,你终于来了!”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紧紧的攥住带人过来的丽姐的手。

    丽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哑着嗓子,“那个男人就在里面,我们的乘警也在,现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唐商陆递过去一张餐巾纸,轻声的安慰丽姐。

    狭小的卫生间里,不短传来的挣扎声、喘息声和布料被撕碎的声音。

    萧辰脸色微变,唐商枝直接冲上去把门撞开。

    门一打开,两个空姐素质量好的捂住嘴,惊叫。

    只看到一个身体裸露的男人,正压着一个乘警上下其手。

    这场景,着实辣眼睛,唐商枝厌恶的撇过头。

    “唐商枝,不要动。”萧辰的手,轻轻的搭在唐商枝的肩上。

    但是此时唐商枝已经怒火中烧,根本管不了那么多,迈开腿想要直接走过去。

    脚是落下来了,但是身体却没办法移动分毫,就像是一个滑稽的在表演默剧的小丑。

    唐商陆看着这幅样子,怎么还不知道萧辰到底有多深不可测,“老四,不要意气用事!”

    说完,他又向萧辰颔首,告诉萧辰自己会管好唐商枝的。

    “这个人是个练家子,他的周围有一层真气,你要是这样过去,不死也残。”

    萧辰看着男人趴在不断挣扎的乘警身上,耸动鼻尖之后,皱着眉头,从袖口抽出几根银针自己动手。

    男人发觉到了危险一样,背部猛地弓起,低吼声异常渗人。

    像一只,误入人群的、没有度化的野兽。

    萧辰没有手下留情,手指轻轻摆动,几道银光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扎入肉里。

    男人也如同被漏气的气球一样,塌在乘警身上。

    这时,萧辰才走上前,把男人从乘警身上撕下来。

    紧接着,比之前更加浓烈的血腥味散开。

    唐商陆和唐商枝随时一眼,脸色难看至极,他们闻到这股血腥味,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萧辰把男人丢在地上,躺在地上的乘警露了出来,烂成布条的警服。

    以及,已经被男人啃了的一只耳朵,和小半张脸。

    “呕。”丽姐在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和另外一个空姐一起吐的天昏地暗。

    即使是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的唐氏兄弟,也忍不住变了脸色。

    唐商陆很快的压下自己呕吐的欲望,“萧辰,乘警……”

    “死了。”萧辰眯着眼睛,晦暗不明的看着被自己扎昏的男人。

    几个人听到萧辰这么一说,都被定住一样。

    “不至于吧……这,这样就死了?”唐商枝有些难以置信,唐商陆也错愕的看着萧辰。

    他们两兄弟,看着年轻,但是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手术并不比从医数十年的老大夫少。

    按理来说,这种程度的伤,并不致死,甚至是被啃食掉的那块皮肤也可以重新移植。

    根本不致死。

    萧辰笑着看了唐氏兄弟一眼,慢步走到尸体旁边,把尸体翻了个身。

    剃着寸头的后脑勺,赫然是一处流着白色和灰白色的、脑浆的洞。

    “真正意义上的‘被人开瓢了’。”萧辰把尸体又给翻了过来,拿出口袋里擦东西的帕子,轻轻的盖住那张脸。

    唐商枝看了看倒在一旁、浑身赤裸的男人,又想到之前萧辰说是个练家子。

    “该不会是,被这人直接捅破的吧?”唐商枝吞了口口水,真希望不要是这样的答案。

    萧辰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

    “不然,你以为呢?没有真气护体,你在对方面前就是一块水乳豆腐,不堪一击。”

    唐商枝干笑着,离倒在地上的男人远了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