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玩什么把戏

    萧辰在男人身边蹲下,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卷纱布。

    不由言说的,把人给绑起来,而且绑男人的动作干脆利落,估计绑架的都没他那么熟练。

    萧辰把一包餐巾纸递给丽姐,“这人道飞机落地也不会醒,至于乘警,你让另外一个乘警来把他安放好。”

    离开厕所的时候,唐商枝微微动了动腿,差点没一软,跪下来。

    唐商陆对着弟弟翻了个白眼,一把把人拽起,拖着离开这里。

    经济舱比商务舱要拥挤很多,人也多了很多。

    原本闹哄哄的机舱,在萧辰三人出现的时候,瞬间安静。

    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嘀嘀咕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看到了,穿着黑色西装的那个男人直接用针扎!”

    “快到看不见!我以为是特效!”

    “死啦!死的可惨了!脑袋被那男人挖空了!”

    “天呐!他刚刚就坐在我旁边!这,这……”

    萧辰刚好听到这一句,他不急不缓的走到那人的身边停下。

    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女生。

    她没有察觉,也不知道萧辰已经站在她旁边。

    反而是坐在她旁边的成熟女性,错愕的转过头,面带警戒的看着敛眸的萧辰。

    萧辰抬眼,看着女人笑了笑,便抬腿离开。

    没有异常。

    没有一点异常。

    但是,那个男人却是因为大脑受到刺激才发病的。

    准确来说,是被人刺激了细胞,然后导致细胞的隐性基因,把有遗传病的基因给“放了出来”。

    法国,蒙彼利埃的某处别墅。

    落地窗折射着晨曦,落在地板上,穿着睡袍的男人走到阳光下,看着窗外冷清的植物。

    安斯艾尔挑眉,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接起电话后,变得漫不经心。

    “学姐,有什么事吗?你是不是知道早上难受,所以来帮我的?”

    电话那边是一道清脆的女女声,字润腔圆的法语让人传来,“安斯艾尔,说法语,我听不懂汉语!”

    安斯艾尔垂眸,盖住眼里的嘲讽,说出的话确实轻浮不着调的法语,“好的好的,我亲爱的学姐。”

    “找我事有什么事吗?不然的话,我就要去实验室了。”

    “你东西准备好了吗?明天就是交流会了……你说的那个萧辰……”

    安斯艾尔眼角不自然的微微抽动,他毫不在意的把丢在地上、脱下睡袍,徒步走到浴室里。

    眯着眼睛,看着洗漱台上那个巴掌大小的、透明的正方体。

    那里面装着的是一团的肉粉色,软趴趴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男人敲了敲透明的容器,里面的物体开始慢慢蠕动,似乎想要黏在安斯艾尔是手指上。

    “非要接触我吗?你的辐射就可以给我带来如此强大的力量,又何必执着于一个容器、一个载体。”

    安斯艾尔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是那么的不屑一顾、不可一世。

    他声音很小很小,“希望,你也可以给萧辰带来这种,让他沉迷的力量。”

    容器的顶部被揭开,那一团肉粉色的不明物体,眨眼之间就攀上了安斯艾尔的脸。

    安斯艾尔站在原地,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不明物体顺着他的左眼,爬到他的脑子里。

    “到时候,他就只能……”

    声音彻底消失,安斯艾尔也闭上眼睛,张开双手,极为享受它钻进自己脑内的感觉。

    与此同时,直达蒙彼利埃的飞机上。

    “行了,你好好的坐在这里休息吧。”唐商陆毫不留情的把弟弟给丢在座位上,也幸亏海绵够厚,没把唐商枝摔疼。

    不然,他肯定会说的,让唐商陆恨不得自己没长耳朵。

    看着瘫在座位上哼哼唧唧的唐商枝,萧辰用养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慢慢悠悠的打开瓶水递过去。

    “谢谢。”唐商枝两只手接过水瓶,整个人就像是“做多了、虚脱了”一样。

    唐商枝听到萧辰在笑,抬起头问对方在笑什么。

    “没什么,下次要是怕的很,可以转过身的。”萧辰笑着,看到唐商枝被呛到笑的就更加无辜了。

    唐商陆往前递了张餐巾纸,“都好好休息吧,还有五六个小时才到蒙彼利埃。”

    萧辰笑着应和,调整好座椅之后就闭目养神。

    唐商枝觉得少了点什么,左看右看之后才发现,竟然少了个陈安华。

    “哥,陈安华之前是不是跟着我们去了?”双胞胎之间的心有灵犀,让唐商陆直接往陈安华的位置上看。

    环视一圈,发现人是真的不在了,这才站起身去找。

    没多久,唐商枝和乘警就扶着脸色惨白的陈安华回来了。

    还不等坐回位置上,陈安华就指责了起来。

    “萧辰,你他妈的玩什么把戏!你把人当条命看吗!”

    商务舱内的人把视线纷纷转移到这里。

    陈安华知道坐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现在大多数人都在休息,他这么一吵,必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他敢肯定,刚才没有人去经济舱那边看,到时候萧辰就怎么洗都洗不掉了!

    陈安华完全没有注意到,众人看着他的眼神不是询问怎么回事,而是指责和厌恶。

    就像是在看跳梁小丑。

    如果不是扯到萧辰,根本没人会理他。

    “你在狗叫什么?”萧辰抬眼,不耐烦的看着一而再再而三浪费他休息时间的人。

    陈安华哽住,这句话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陈安华:“我狗叫?你也不看看你做的是不是人做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萧辰站了起来,健壮挺拔的身形和陈安华虚脱的模样,有了鲜明的对比。

    “刚刚什么布西综合症,那都是你捏造的!你一早就串通好那个空姐,配合你演戏!为此,你还不惜掏了别人的脑髓!”

    陈安华双目赤红,像极了为亲人报仇雪恨的样子。

    “你他妈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用一条人命来我们面前演戏!”

    萧辰拽住陈安华的衣领,抬了抬下巴让唐商陆和乘警松开手。

    陈安华觉得手上的助力一下子消失,只剩衣领还被什么挂着。

    脖颈被衣领勒住,窒息感瞬间涌上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