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私心

    陈安华原本因为研究室里一些资料而兴奋不已,听到这些话,脸色又红又白,瞬间变成调色盘。

    现在,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了。

    这场交流会,每个国家只有两三个名额,即使是经济强国m国也只有四个,而国内有六个名额,都是托了萧辰的福。

    似乎是感觉到了空气里的尴尬,娜塔莎便提出带着几人参观研究室。

    娜塔莎带着莫老三人来到一扇门前,唐氏兄弟和陈安华缀在后面。

    各种被装在玻璃罐里的、稀奇古怪的、泡在福尔马林的病理标本让人眼花缭乱。

    这里面还包括了极其稀少、可以进博物馆的一些病理标本。

    “这个,这是超忆症的大脑!”走在后面的唐商枝,看着漂在无色的福尔马林里面的大脑。

    超忆症,可以储存很久很久的记忆,所以大脑的海马体几乎是萎缩状态。

    这些不同之处,在透明的玻璃罐里,看的非常清楚。

    陈安华通过这个病症,下意识的问了唐商枝一句,唐商枝也不烦,仔仔细细的和他讲解着这个病症。

    萧辰装着样子听着娜塔莎的讲解,脑子里想的是各种杂七杂八的事。

    “这边,就是这次交流会的重头戏。”娜塔莎一撩头发,俏皮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这是m国新型研发的小型冷藏柜,它的功率是军用大型冷藏柜的五倍。”娜塔莎笑眯眯的说,她按动操纵台的键盘。

    一阵白色的冷气散开后,带这些冰渣子的玻璃,把里面的场景展现在众人面前。

    萧辰身体瞬间僵住,目光直接锁定冷藏柜里面的东西。

    “这是,一盘……肉?”唐老抽动了嘴,疑惑不解的看向女人。

    娜塔莎摇了摇头,“这是一组可以无限增殖,并且可以在真空中存活一段时间的细胞体。”

    “目前,这一块皮肉组织是这种细胞的载体。”

    娜塔莎轻抚红唇,显得有点勾人:“因为它这种特性破坏了我们认知的基因学,所以,我们把这种细胞体命名为‘亚巴顿细胞’。”

    萧辰把视线移开,有点烦躁的拨了拨垂到眼前的碎发。

    他刚刚在冷藏柜开启解冻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丝古怪的精神力波动。

    源头是亚巴顿细胞。

    不知道,安斯艾尔说的那一种细胞又是什么样的,或者也是这个亚巴顿细胞。

    真是麻烦,他应该什么时候找借口离开比较好呢……

    反正,不能是现在。

    萧辰得出这个结论,觉得自己更加烦躁。

    “我的学弟,安斯艾尔还没有来。”娜塔莎突然出声。

    提到自己这个学弟,她露出颇为苦恼的模样。

    萧辰抬头看过去,眯着眼睛,思索片刻,觉得还是和娜塔莎说几句比较好。

    而娜塔莎这边,似乎毫无察觉萧辰的小动作,继续讲着自己最近头秃的事情。

    “上个月十号的时候,我和安斯艾尔还有其他几个学弟妹,组成了一支野生动物观察队。”

    娜塔莎指着不远处实验台上的一个相框,那里面是七八个年轻男女。

    萧辰目力极好,即使隔着好几米和很多的瓶瓶罐罐,只有三十厘米的照片也依旧看的清清楚楚。

    娜塔莎站在中间,矜持而温婉的挽着头发,她的旁边是一个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安斯艾尔。

    萧辰的目光重新移到娜塔莎脸上。

    比起照片,娜塔莎现在年轻了不少。

    “我们去了m国的加州死亡谷。”娜塔莎垂下眼眸,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易碎。

    娜塔莎牵强的微笑,“我们几乎是走到了死亡谷的中心地带,原本我们只是打算,记录一些动物的生命体征。”

    “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条,刚死没多久的蛇。”娜塔莎白嫩的像柔荑的手轻轻的比划了一下。

    是一只非常粗壮的蛇——也有可能是蟒。

    因为娜塔莎比画出来的,如果说是蛇的话,那就非常的出乎意料了。

    娜塔莎似乎看出莫老的疑惑,轻抿红唇,“确实是条蛇,首先它是有毒牙和毒腺的。”

    “其次,我们发现的这条死蛇,它的肌肉并不像蟒蛇那样发达,整体的体态也变得非常扭曲。”

    上帝对于生物,总是公平的,给你开了扇门,肯定就会关起窗户。

    “我们取下来那只蛇身上的一块皮肉组织,带回了研究室。”娜塔莎说到这里脸色有点白。

    她有点踉跄,都是很快的稳住,“带回研究室没过多久,就有成员发现,那块组织比取下来的时候要大很多。”

    娜塔莎捂着脸,清脆的声音里满是懊悔:“那块组织像是有自我意识一样,粘到了好几个成员。”

    研究室里,只有娜塔莎的声音。

    到最后,按娜塔莎的说法,还是安斯艾尔提出把那些被黏上的人给推到低温室里,让皮肉组织在低温下休眠。

    然后,再让医护人员把那些东西给刮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医护人员发现,那些组织下有一条食指粗细的小蛇。

    安斯艾尔英勇自荐,穿好防护服,把那些小蛇用酒精灯烧死。

    很快的,又有人发现原本在操作台上,最开始的那一块皮肉组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蛇。

    最后,安斯艾尔把所有的蛇都丢到小型冷藏器内,强制休眠,事情才告一段落。

    那些蛇,刮是刮下来了,但是那几?个被黏上的小组成员,也变成昏迷不醒的植物人了。

    无妄之灾。萧辰的脑海里,突然就蹦出这个词。

    “虽然,让这些组织进入休眠状态,但是它里面包含的细胞,却是活跃。”娜塔莎头疼的说着。

    “这次交流会,就是为了讨论这么销毁这块组织的吗?”唐商枝突然插话,他站在不远处,刚才的事情他都听的一清二楚。

    娜塔莎摇头,“并不是,和你的观点相反。”

    “我们展开这次交流会,目的是为了可以正确的解开皮肉组织里的基因链,来进行生物实验。”

    “以便人类有更好的未来。”

    萧辰抬头,目光不再掩饰的放在娜塔莎的身上。

    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