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六章银针夺命

    在白鸿涛的认知之中,敢这么做的一般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愣头青。毕竟对于周勇的性格,他这个保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也没少参与到那些事情当中。

    这种性格,自然会有很多看不惯的人,或许萧辰就是单纯的看不惯,所以才会对付周勇。

    不过白鸿涛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小的,毕竟看萧辰的这幅模样,怎么着也不像是愣头青。

    第二种就是背景和来头都不小的,根本就不怕周勇身后的势力。

    白鸿涛想到这里,脸上渐渐有冷汗流下来。

    萧辰见到白鸿涛这幅模样,也没有兴趣为难这个小保镖,毕竟就算他吧白鸿涛给除掉了,只要周勇还在,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白鸿涛出来。

    所以萧辰开口道:“将你背后的主子叫过来吧,这件事儿你处理不了的。”

    “是,是。”白鸿涛听到了之后连连点头,他正想着怎么通知他背后的老板呢,却没有想到萧辰却给了他亲自联系的机会。

    在萧辰的示意之下,白鸿涛摸出收集开始打电话,联系周勇的父亲,也是天豪科技的董事长,周离。

    周离在听到了白鸿涛的汇报之后简直要气炸了。

    他平时最疼爱周勇这个儿子,可以说是溺爱。所以无论周勇犯了什么错,他都会通过自己的手段和背景摆平。毕竟天豪科技可是Z市第一公司,在Z市的势力不要太大。

    周离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敢在Z市对他的儿子出手。而且从白鸿涛的汇报之中,他也知道,萧辰貌似根本就不害怕他天豪科技。

    想到这里,周离就有些坐不住了。

    当即就开车前往萧辰所在的位置。

    白鸿涛此时感觉很难受。

    虽然萧辰在喝止他们离开之后,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但是他却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一样憋得慌。

    这其实是萧辰将自身一部分的气势外放,震慑住了这些保镖。

    白鸿涛内心有些绝望,因为无论这件事的结果如何,他都能够预感到他的下场不会太好。

    因为若是萧辰这边获胜,那么在除掉周勇的同时,自然也不会放过他这个为虎作伥的狗腿子。如果是周离那边获胜,那么自然也不会放过他这个保护不力的保镖了。

    想到这里,白鸿涛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却也没有勇气去反抗,走一步看一步了。

    萧辰不知道白鸿涛内心的活动,他也不在意。

    随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萧辰也明白今天的正主已经到了。

    周离一来,就看到了他已经昏迷的儿子,还有动也不敢动的保镖们。

    当即上前去就给了白鸿涛两个巴掌:“做事啊,我给你们钱,你们就是这么给我做事的?”

    周离的举动,好似全然没有将萧辰放在眼中,完全当做萧辰不存在。

    而白鸿涛只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周离当即再甩了白鸿涛一巴掌,然后手一伸,从白鸿涛的身上拿下一把手枪,熟练地打开保险,举起手枪,转身对着萧辰。

    这下兔起鹘落之间,倒是让萧辰对着周离高看了一眼。

    从一开始他装作十分生气,对着白鸿涛甩巴掌,可能就是在计划着,出其不意。

    周离用枪口对准了萧辰,虽然他已经许久没有练过枪,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周离觉得自己不可能打偏。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我儿子送去医院。”周离对着白鸿涛说道。

    只不过白鸿涛却在原地一动都不动。

    对于周离的举动,白鸿涛的心中却是在冷笑。倘若这样就有用的话,他一开始就会这么做了。毕竟枪可是在他的身上,而且萧辰也没有用枪指着他。

    白鸿涛只是凭借着过人的训练,能够隐隐约约地感受到萧辰的不好惹。

    倘若他真的拔枪射击的话,可能他刚刚摸到枪,他就会死。

    周离看着白鸿涛一动不动,当即喝道:“白鸿涛,你在干什么?”

    “抱歉,老板,我只是不想死而已。”白鸿涛对着周离说道。

    周离气极反笑,将枪口移开指着白鸿涛,“你不想死?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死。”

    虽然周离已经用枪口指着白鸿涛,但是白鸿涛却任然是一动不动。

    他已经完全被萧辰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如果萧辰不开口的话,就算周离扣动扳机,他也不敢动。

    这诡异的一幕让周离也感觉到十分的疑惑。

    白鸿涛的性格周离还是十分清楚的,毕竟要是不查个底清,周离也不会雇佣白鸿涛来保护他的儿子。

    而正是因为清楚白鸿涛的性格,所以周离才会对这一幕感觉到疑惑。

    毕竟白鸿涛的性格可是十分的怕死,现在被他用枪抵着头,但是白鸿涛却是一点动作都没有,这可一点都不符合白鸿涛的性格啊。

    “好了,周董事长,就不要为难一个保镖了。”萧辰淡淡地说道。

    “这是你搞的鬼?”周离转过身来用枪指着萧辰说道。

    萧辰摊摊手,也没有否认。

    “可恶,我要你死。”周离想要扣动扳机,但是却感觉自己的手不停使唤了。

    明明食指就放在扳机的位置,但是却怎么都按不下去。

    待到周离定睛看去,却看到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就插在他的手臂上。

    “什么时候插上去的?”周离看着这尾部还在颤颤悠悠的银针,惊骇地问道。

    他以前也接触过中医,知道这针就是中医用来针灸的针,可以说是非常的脆弱,扎皮肤也是要慢慢碾动,才能够扎下去。

    但是这一枚,即使有着几件衣服的阻隔,还是一下就扎进去了,而且是什么时候扎的,周离都没有看清楚。

    这让周离如何能够不感到恐惧。

    萧辰缓缓站起身来,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周离的跟前,伸手拿走了他手上的手枪。

    然后将枪口调转,对准了周离的头颅。

    周离看着黑洞洞的枪口,一时间被吓的亡魂大冒,虽然他也开枪杀过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被人用枪指着头啊。这让周离如何不能够感到害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