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白色火焰

    技术兵惊呼一声,“找到了!”

    “在我们左侧三百米处!”

    狐狸眼里充满了杀意,肖毅利落的把木仓上膛,声音里面都是兴奋。

    “走!一次解决,我们就回去了!”

    十几人的队伍东西有点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速度。

    悄无声息的收拾好装备,肖毅快速的蹿向那边。

    胡杨林中心地带,岩石处。

    “怎么了?”奥莉薇回过头看到的就是萧辰脸上古怪的神情。

    萧辰摇了摇头,他没有上前去查看。

    对于岩石到底是不是他们要找到矿石这件事,萧辰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看来,既然是矿石,那么就应该会有一定的、不稳定磁场结构。

    结果是,他正在站了那么久,根本没有一点感觉。

    但是从奥莉薇的微表情来看,她并没有撒谎。

    奥莉薇还不知道萧辰怎么揣测她的,她现在正站在这块巨大的岩石前面,仔细地观察着。

    “我确定是这里,但是……”奥莉薇柳眉微蹙,一直是面无表情的小脸上也带着一点点迷惑。

    萧辰抬起头,看着模糊不清的顶部。

    他微微叹了口气,“算了,这次就当做勘测地形。”

    “周遭没有什么痕迹,证明恩斯特他们还没有来。”萧辰抬腿,往回走向树林。

    奥莉薇收起脸上的迷惑,目光沉沉的看着萧辰的背影。

    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萧辰突然转过身,看着依旧是没有表情的冰美人奥莉薇。

    他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笑道:“奥莉薇小姐你还不走吗?打算在这里过夜?”

    “不,我就是觉得这有点古怪。”奥莉薇快不走到萧辰身边,抿着嘴思考着什么。

    奥莉薇忽略手心的汗渍,内心惊呼好险。

    萧辰下意识的抬起左手看看现在的时间,看到时间错误的手表只觉得一阵头疼。

    “按正常的时间不来算,现在应该说八到九点钟。”奥莉薇捏住一缕散下来的头发,声音平静的提醒。

    放下手,眼角余光却不经意的瞥过旁边一丛、小腿高度的灌木丛。

    原本还算急切的脚步停了下来,萧辰的目光死死的盯住灌木丛。

    “那里面……”奥莉薇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黑影猛地扑了过来。

    呲。

    奥莉薇快速的缓过神,除了脸上冰凉凉的液体,还有面前萧辰染血的刀身。

    林间突然刮起风来,原本要遮住月亮的乌云功亏一篑。

    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在空气里瞬间四溢。

    蛇吐信子的嘶嘶声和动物的低吼声,开始在寂静无比的树林里响起。

    此起彼伏的声音和暗红色的兽眸,正在向两人缓缓靠近。

    “吼!”短促的低吼声在身边炸响,一道冰墙直接竖起。

    那道黑影被冰墙冻住,接着月光,看清楚了冰墙里的动物的奥莉薇,脸色发白。

    兔狲。

    一种可以生活在干旱恶劣环境里的猫科动物,通常是家猫大小。

    但是,眼前这只明显就不是通常情况!

    一只足有一米多高的大型兔狲!

    锋利的爪牙,红的滴血的竖瞳。

    “变异种。”萧辰握住真气凝聚的透明长刀,站在冰墙面前轻轻一挥。

    数米长的冰墙瞬间应声而断,被冻住兔狲也被拦腰斩断。

    嘶嘶声和低吼声越来越明显,如同潮水一样的大型兔狲,开始从各种角度扑杀两人。

    萧辰眯着眼睛,带着嘲讽的笑在兔狲群中游走。

    没有一丝慌乱的神色。

    兔狲体型小巧、扑杀速度快,尤其还是在这种对它们来说非常有利的地形。

    危险更胜一筹。

    奥莉薇已经被兔狲抓伤多处,原本就脏的衣服已经快要报销了。

    蓝白的冰锥犹如雨下,不断刺穿扑来的兔狲。

    原本踩的咯吱作响的枯叶,此时已经和这些血液一起混进泥土里。

    潮湿,黏腻,血腥。

    像一场啃食生肉的狂欢。

    “这些变异种杀不死。”奥莉薇退到萧辰的身边,身上是大大小小的抓痕和血迹。

    有几处,已经被冰冻住,但是不难看见鲜红血肉里的森森白骨。

    原本被冻住的兔狲,在同伴的帮助下破开冰,再一次冲奥莉薇发起攻击。

    被萧辰斩成两半的,竟然和别的“尸体”通过肌肉不断的组合起来,变成一团怪物。

    砰砰,砰砰砰。

    无形的护罩在两人身边出现,感受到护罩,奥莉薇才微微的松了口气。

    萧辰看了一眼瘫坐在地的女人,嘴角露出一抹冷淡的笑。

    他看着外面的不断扑来的、狰狞凶狠的兔狲群。

    萧辰:“我们杀不死它们,它们也无法进攻我们,就这么耗着吗?”

    “我的异能已经快要枯竭。”奥莉薇喘着粗气,看着那些快有她高的兔狲。

    萧辰没有理会这句话,他拿着刀,做好迎击的姿势,“我的药还剩两粒,我们只能拼。”

    奥莉薇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咬碎一嘴银牙。

    看着已经拿利爪划破护罩的几只兔狲时,眼里闪过不甘,但也只能站起来。

    冰凉作呕的血液不断的在增多,难以计数的兔狲不断的扑来。

    锋利的爪子轻松的划断一颗大树,锐利的犬齿,直接把萧辰凝聚的长刀咬碎。

    如果是真刀,估计还走不了十个回合。

    萧辰任凭手里的刀柄变成光点四散,站在原地不再有任何动作。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无异于是送人头行为。

    “萧辰!”奥莉薇分身乏术,用尖锐的冰锥杀死几只兔狲之后,看到的就是萧辰毫不设防的场景。

    是冲过去救,还是等他死之后拿了药在离开……

    近在咫尺“兔狲”,糅合了还在滴血的鲜肉的猫脸,带着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

    噗嗤。

    白色的火焰突兀的燃起,仅仅只是一直用的功夫,那只一人高的“兔狲”已经化成一缕青烟。

    连灰都不剩。

    紧接着,靠近萧辰的兔狲都开始自燃起来。

    白色的火焰夹杂着风带来的血腥味和腐臭味,慢慢的无声无息的燃着。

    来自地狱的魔焰!奥莉薇看着面色平静又像是带着笑意的脸,畏惧的退后了一步。

    “吼!”一只兔狲猛地扑向奥莉薇的背,布料和肉被划开的声音响起。

    奥莉薇依然是看着萧辰,甚至是在那只兔狲被烧起来之后,才感觉到疼痛。

    “啊啊啊!”女人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身体因为疼痛而抽搐着。

    兔狲似乎是察觉到了萧辰的危险程度,纷纷转身跑进黑暗里。

    来的时候像一群饥饿的鲨鱼,离开的时候像一群被驱逐的鬣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