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挡枪

    本来萧辰还因为要答应一些条件或者还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够从者佑身上采集到血样呢。

    结果没想打竟然这么容易。

    于是萧辰反手一掏,就掏出了一个针筒出来。

    者佑看着萧辰摸出来的那个,比正常成年男性手臂还要粗的针筒,也是十分害怕。

    它想反悔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萧辰就这样拿着针一步一步地逼近了者佑。

    “那个。”者佑终究还是抵不过那粗大的针筒,开口制止了萧辰。

    虽然说话不算话会让他这个神兽十分丢脸,但是也总比被萧辰抽到贫血了要好。

    要知道,这绿洲虽然生态还不错,但是也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东西,要是贫血了,不知道要吃多久的草才能够补回来。

    “怎么了?”萧辰摸摸头,不解地问道。

    “你可以换一个小号一点的针筒吗?”者佑对着萧辰说道,“我这里很贫瘠,要是你给我抽的血太多了,我很难恢复得过来。”

    “唉,原来是这样啊。”萧辰点点头,然后反手又向后面摸去。

    见到这一幕的者佑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被那么粗的大针筒抽血了。

    不过萧辰反手掏出来一颗丹药,对着者佑说道:“这可是一种叫做生生造血丹的丹药,花费了我不少的药材才炼制出来的,就算全身的血都给你抽干了,服用这一枚丹药,都能够给你再生出来。”

    者佑见到这一幕,鹿脸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这么贵重的丹药,用在这里岂不是浪费了嘛。”

    “嗯,你说的倒是也有几分道理,”萧辰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那就再抽多一点血,岂不是就不浪费了吗。”

    者佑心里MMP。

    就在萧辰和者佑进行着某些交易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她身材火辣,身上的衣服因为激烈的战斗而春光外泄,手持着一柄长长的戟。看起来就好像是女武神一般。

    不用多说,这个人就是奥莉薇了。

    奥莉薇一进入小绿洲,就看到了正在和者佑进行交易的萧辰,于是吃惊地张大了她的红唇。

    “你,萧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原来是奥莉薇啊。”萧辰回头看着奥莉薇,和她打了一个招呼,“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别忘了,我也有这里的地图啊。”

    “你的记忆恢复了?”奥莉薇听到了萧辰的话之后,皱起了眉头说道。

    “当然了,那个恩斯特的实力真的是太垃圾了。”萧辰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

    “那真的是,太悲哀了。”奥莉薇用手轻轻按着自己的额头,然后狂笑着说道,笑声在整个绿洲之内不断地回荡。

    萧辰被奥莉薇这一下给弄蒙了,他万万都没有想到,奥莉薇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反应。

    “恩斯特的确是一个废物,不过你也未免太自负了。知道了记忆之后,就装作不知道多好,这样的话或许还能够活下来呢。”奥莉薇对着萧辰说道,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嘴唇。

    “那个,你很渴吗?我这里有水,你要不要喝点。”萧辰问道。

    没事舔嘴唇,那不就是渴了想喝水吗?萧辰觉得自己超善解人意的。

    奥莉薇:“……”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我就不妨告诉你一些真相好了。”奥莉薇一边将真气灌注到了飞云戟之内,一边对着萧辰说道。

    “其实我才是伯爵佣兵团的团长,恩斯特那个蠢货只不过是我用来吸引火力的棋子而已。”奥莉薇对着萧辰得意道。

    萧辰点点头,她这一招的确玩的不错。

    起码当时肖毅等人是将火力全部都集中在恩斯特身上,而且倘若肖毅知道奥莉薇才是伯爵佣兵团的团长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和萧辰达成合作。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击杀掉奥莉薇。

    “说起来,你还是我第一个放掉的人呢。”奥莉薇再次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只不过你一点都不珍惜啊,这样的话,我也只好把你送进地狱了。”

    奥莉薇狂笑着说道,然后手中力量全部灌注到了飞云戟之中,然后对着萧辰就投掷了出去。

    飞云戟此时已经完全被血红色围绕,覆盖。散发着滔天的凶焰之气。

    宛如一抹赤色的流星一样,朝着萧辰攻击了过来。

    萧辰却是背着双手,淡淡地看着飞云戟。

    “果然,就算把三头凶兽全部杀死,也才能够解封飞云戟三分之一的力量而已。”萧辰默默地想着。

    面对凶焰滔天的飞云戟,却一点都不显得紧张。

    就算这飞云戟解封了全部的力量,在萧辰面前,也是一只手就能够对付的货色,根本就用不着紧张。

    就在萧辰准备伸手接住飞云戟的时候。

    一道身影,不,是一头鹿对着飞云戟冲了过来。

    正好用自己的心脏接住了飞云戟。

    萧辰看到这一幕,当即愣了愣。

    然后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这英勇挡戟的操作,真的是刚才的那个只想着从自己手里多坑点丹药的者佑能够做出来的操作吗?

    不只是萧辰,那边的奥莉薇也是愣住了。

    “这才多长时间,者佑和萧辰就已经建立了这么身后的感情了吗?他们刚才到底干了些什么?”

    而者佑看着自己的鲜血顺着飞云戟不停的流淌,然后萧辰在哪里愣住的模样,于是不由得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收集鲜血。”

    萧辰一听,这者佑真的是太伟大了吧,就算是自己死了,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请求。

    看来刚才那个向他讨价还价斤斤计较的者佑一定不是真的者佑。

    “老子可是会……”者佑还想说些什么。

    但是萧辰一把抓住飞云戟,然后将飞云戟抽了出来。

    者佑当即就咽气了。

    最后的那句话萧辰也还是没有听清楚者佑到底说的是啥。

    萧辰忙着去接者佑流淌出来的血液。

    而那边的奥莉薇身体上却出现了异状。

    她的皮肤上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的血红色的纹路,随后便是像是用烧红的烙铁烙烫一样的疼痛从哪些纹路下传来。

    奥莉薇不由得痛苦地扭动着姣好的身躯。

    随后血红色的纹路迅速覆盖住了奥莉薇的全身。

    如果将这些纹路和飞云戟之上的纹路对比的话,就能够发现他们二者都是一模一样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