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仙人跳

    “滴——”

    “先生到了,承惠二十五元。”

    计程车师傅笑嘻嘻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百元大钞。

    看着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的年轻人,师傅忍不住多嘴了几句。

    “先生,这边赌场挺多的。”

    萧辰离计程车有两三步远,下午燥热的太阳光打在萧辰脸上。

    “嗯,那请问往哪走呢?”萧辰眯起眼睛,不知道是被太阳照的还是怎么。

    师傅一愣,脸上带着些尴尬,“嗐,我不是让你去赌场的意思,是让你小心赌场的人。”

    “那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守法公民。”师傅抖了抖,面露惧色。

    “我一同事,本来还有两三天就可以升值了,结果因为赌场老板的情妇在车里被磕到头了,就被打死了。”

    师傅声音平平,听不出、也看不出什么感情,显然是对这些事情已经听多了,也看多了。

    萧辰点了点头,又递过一张红票。

    他声音里带着点笑,让人觉得温和无害,“多谢师傅的帮忙。”

    计程车师傅却摇了摇头,没有接过钱。

    师傅边启动车子,边说话,“我就是看你年轻,人有长得好看,不然我也不会多嘴。”

    话音刚落,车子就绝尘而去。

    萧辰看了眼冒着尾气的车子,也转身离开。

    师傅开出一段距离之后,嘲讽自己做什么好人。

    自己那点工资,养活一家人还都是个问题,多嘴也不怕被人知道。

    等到红灯时,听到往副驾驶有什么东西被卷起,转头一看,发现是几张散在座位上的百元大钞……

    看着杂乱的街道环境,萧辰带着假笑感叹:“啧,Z市的街道卫生不太好啊。”

    不远处,几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看见萧辰,立马围了过来。

    “好心人,求求你,给点钱吧,老头子我已经……”

    “年轻人,赏点钱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饱了,赏点钱吧。”

    老人们骨瘦如柴,身上的更是臭气熏天,汗臭味像一股风暴直扑门面。

    嗡。

    无形的屏障把老人们从萧辰的面前隔开,萧辰眯着眼睛笑道:“你们一群还没到四十的人,有手有脚,凭什么要我给钱?”

    “更何况,我对你们也没有养育的义务,又凭什么从问我要?”萧辰在面前挥了挥手,驱赶臭味。

    七八个乞丐立马跌倒在地,面露恼色。

    路边的行人听到萧辰这句话,纷纷用眼神指责这群乞丐。

    乞丐头凶狠的瞪了萧辰一眼,“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乞丐们落荒而逃之后,萧辰又继续往前走,在这条街道的尽头是Z市著名的商业楼。

    别人请他做的药已经做好了,约在商业楼的顶层在拿药。

    只不过没想到Z市的街道治理居然会那么差。

    “欢迎光临,请问是否有预约?”前台的服务员礼貌的问着萧辰。

    萧辰把名片拿出来,“顶楼,陈渊。”

    话刚停下,就听到门口有人喊:“萧辰?”

    来着西装革履,年轻英俊,他就是萧辰要找到陈渊。

    萧辰点了点头,把口袋里的木盒子递过去。

    “别急着走啊,今天中午我请客,我们去顶楼吃一餐?”陈渊笑着挽留。

    陈渊年轻英俊,让人看了温和有好的模样。

    和萧辰伪装起来的温和不同,陈渊天生长了一副好模样,拉好感度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陈渊,如果不是你给的钱和药材足够多,我又刚好要炼药,我是不会答应这单生意的。”

    萧辰面色平静,看着有钱有势的陈渊好像在看一个路人。

    “我们之间只是钱和药的来往,其他关系就没必要发展了。”萧辰似笑非笑的看了陈渊一眼。

    而陈渊却体会到了那一眼里包含的意思,他咬了咬牙,后退了一步。

    对着萧辰鞠躬之后,抹平眼里的不甘,笑着说:“命自然是重要的,多谢萧先生。”

    萧辰点了点头,陈渊还算识相,不像有些因为得寸进尺,而死在荒山野岭的人。

    萧辰刚出大门没一会,两个小孩跌跌撞撞的摔倒在面前。

    萧辰后退一步,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两个小孩。

    不足五岁,模样可怜,衣服破旧不堪。

    如果,忽略高个的男孩眼里的贪婪的话。

    “呜呜呜,大哥哥,我,我弟弟需要钱治白血病,大哥哥发发善心,拜拜我和弟弟吧……”

    萧辰步伐微微停顿,“我叫萧辰,Z市人民医院院长我还算认识,你可以报我的名字。”

    男孩顿了顿,随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有些路人认出来萧辰,和旁边的人开始说起萧辰之前一番作为。

    这儿的行人似乎没少给过乞丐的钱,都开始愤愤不平,极少数的为乞丐们说好话。

    又有人开始引导话题,说萧辰对这两个男孩太苛刻、刻薄了,只不过是给点小钱而已。

    萧辰耳聪目明,一眼瞟过去就盯住引话的那人,和这两个男孩有八分相似。

    “先生。”萧辰越过两个孩子。

    他在中年男人面前站住,眼睛浮肿,嘴唇个色发白,明显是酗酒过多。

    萧辰在进一步,上位者的威压无声蔓延,“Z市的人民医院院长我确实认识。”

    “而且,没有那两小孩白血病倒是没有,可在骨子里的、恶劣的遗传基因倒是有很多。”

    “卑微奸诈,懒惰贪婪。”萧辰轻笑一声,一只手就把拿着匕首扑过来的男人给拎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来了,不由言说的就把中年男人给扣押,带上警车。

    萧辰带着浅笑扫了人群一眼,人们立刻作鸟兽散开,生怕萧辰让警察抓走他们。

    那两个孩子,一早就跑出人群,不知道到哪去了。

    “警察哪有那么多时间啊。”萧辰嘲笑了一句,抬起脚走向最近的车站。

    高楼之间存在着许多小巷,这些小巷,是野猫野狗生存的地方,也是那些碌碌无为的人生存的地方。

    萧辰经过一条小巷时,听到了里面犬类的嘶吼。

    以及人类狰狞而狂肆的笑声。

    “呀,你们,你们不能这么做!她还有宝宝的!”这道稚嫩透彻的女声变得尤为明显。

    “切,你一个捡破烂的小病秧子在说什么?”

    “哈哈哈哈,自己都救不了,还想救一只快死的野猫!”

    “你还是捡你的垃圾去吧!省得我们还要出手把你打死!”

    “看看,又犯病了,我们离她远点,免得打滚到我们旁边。”

    男声嚣张尖细而恶劣,明显是之前逃走的两个男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