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人口贩子

    等唐沁进屋后,萧辰才走了过来。

    老奶奶眼神戒备,恶意不留余地安放在萧辰身上。

    “这丫头乖巧,也单纯,她和我这个老婆子相依为命。”

    老人家往前颤颤巍巍的走了两步。

    “没了她,我这个老婆子怕是早就死了,我只盼着把她养大成人,你……”

    萧辰抿了抿嘴,放轻声音,“您放心好了,我不会对这孩子做什么的,我只是觉得她和猫可怜。”

    “小孩子自尊心强,为了不伤害她的自尊心,才这样做的。”

    老奶奶拿着枯枝敲了敲地,许久,听到小唐沁问菜放在那了,才叹了口气。

    老人家收敛了眼里的负面情绪,“丫头喜欢你,老婆子我就不做恶人了。”

    迈起颤颤巍巍的脚,嘶哑的声音更显无力,“进来吧。”

    “小地方,别嫌。”

    萧辰笑着,没说话,直径坐在那张椅子脚沾着油污和泥土的小板凳上。

    穿着高定服装店男人,就那么缩在那张小板凳上面。

    虽然面带微笑,但是依然给人既可怜又委屈的感觉。

    萧辰双手接过老人家递过来的、装着热水的一次性杯子。

    “您知道小孩的身上的病吗?”萧辰看着在厨房忙忙碌碌的唐沁,想着用哪些药可以治唐沁的病。

    “病?”老人家布满褶皱的脸瞬间被拉开,声音提高了许多。

    随后又压低声音,音调含糊不清:“囡囡她……懂事的早,她从来没和我说过她身上的病。”

    老人家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只是有两次听到她在房间的呜咽声,我从来没想过……”

    “是老婆子我疏忽大意了。”

    萧辰喝了口热水,低眼看着雾气氤氲的杯口。

    是都忍下来了吗?

    这种病罕见的很,他也只是堪堪才见过一例。

    而且孩子还没有满十二岁,骨骼和经脉还没有定型,受不了成人的药物的刺激。

    药方要调整,还要重新配置。

    萧辰手指动了动,太阳,看向老人,“老人家,我在这边还有些认识的人,我以前也见过这类病症,我……”

    话还没完,一阵犬吠和叫骂声突然传来。

    由远及近,目标是老奶奶的家。

    “妈的,一条老狗,有什么资格对着我叫!看我明天就把你杀了!”

    “操你娘的畜生……”

    生锈的门猛地被推开,不堪负重的发出长响。

    这男人脚步虚浮、歪歪斜斜的走了进来。

    萧辰眯着眼睛,看着这道逆着光的身影。

    男人大概五六十岁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真实年龄,还是被酒掏空了身体才变成这样的。

    唐伟大着个嘴巴,“老,老太婆!你他娘的,煮好饭了没有!是想饿死我吗!”

    “今,今天又他妈的输了,靠!都怪老杜出老千!他一定是出老千了!不然我怎么会……”

    哐当。

    厨房里传来碗被打碎的声音。

    老奶奶也终于回过神,立马跑进厨房里去找唐沁。

    唐伟又骂了几句,这时候才看见坐在屋里的萧辰。

    “那,那来的男人?这小妮子这么小就会拉客了?”唐伟眯着浮肿的眼睛,用黏腻的目光打量着萧辰。

    和老人家戒备的打量不同,唐伟的视线,明显是带有恶心目的。

    “那臭婆娘生了这小妮子就跑了,不就是赌几个钱吗……老子又不是养不起她!”

    唐伟摔了手里的酒瓶,“就知道学她那贱人娘,学着她勾引人!”

    “操,别说,你这人细皮嫩肉的,看着也好看……就是不知道和女人比起来……”

    唐伟踉踉跄跄的想要靠近萧辰,少了小指和无名指的右手已经伸出来,想要触碰萧辰的脸。

    唐沁白着脸跑了出来,看见的就是伸出手的唐伟。

    她急冲冲的跑到男人的面前,抱住他的腿,喊道:“爸爸!先生他救了我,你不能打他!”

    唐伟被抱住腿,原本就脚步虚浮的他,差点倒在地上。

    “你TMD在干什么!贱人!你把人带到家了,还不许我怎么!你和你那贱人娘一模一样!”

    唐伟直接抬脚把唐沁踹倒在地,觉得被外人看了笑话,又闻到了菜香味,有钱买菜都没钱给他来个小赌。

    肺腑怒火冲天,抬起腿,还想要在唐沁身上再补几脚。

    萧辰眯着眼睛站了起来,即使唐伟挺直腰板也矮了他一个头,更何况现在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唐伟。

    唐伟一脚踹了过去,刚下脚,又觉得后悔了,这妮子长得随那贱人,不差,都拉人了,自然可以换几个钱。

    这一脚下去,要损失多少钱啊……但是收不回来了。

    可是,这一脚下去,没有他想象中小唐沁抱着肚子满地打滚的场景。

    他飞了出去。

    巨大的反弹力出现的措不及防,小腿的麻和疼痛让他大脑罢工。

    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萧辰破口大骂,“妈的,这是我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

    萧辰把唐沁扶起,掩去眼底的寒冷。

    “我的女儿,我拿她去换一点钱又怎么了,你一个男人他妈的是看上这个小婊砸了,还是……”

    唐伟还没讲完,就晕了过去。

    黑黄的额头上,是肉眼可见的青紫。

    真气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即使是一点点。

    手下枯燥的头发让人心酸,萧辰放低声音,温和的说:“没事了,放心吧。”

    唐沁愣愣地看着倒地的唐伟,机械的转过头,双眼无神。

    “我……爸爸要把我卖掉吗……”

    大颗的泪珠不断的滚下来,“他,他是我爸爸啊……我不能、我不敢离开他,还有奶奶……”

    萧辰抿唇,动作轻缓的擦掉唐沁脸上的眼泪。

    这男人嗜赌成性,是唐沁的亲生父亲,是唐沁的合法监护人。

    自己不能和国家法律对抗。

    萧辰再次揉了揉唐沁的头,站起来之后,眼底蕴育这狂风暴雨。

    他现在可以对唐沁很好,买任何东西,做任何事。

    可他总有一天会离开Z市。

    到时候,唐沁迎来的,将会是赌鬼更加变本加厉打骂。

    “没事的,去吃饭,吃完饭再好好睡一觉,我和奶奶会解决的。”萧辰拉起唐沁的手放在老人家的手里。

    明明年龄相差巨大,这一大一小的两只手竟然如此的相似。

    一样的悲苦,一样的磨难。

    萧辰看着唐沁和老人的背影,只觉得世界上的恶意,远不如自己看的那么点。

    而唐沁的经历,或许只是其中之一。

    手机上显示着电话被接通,萧辰压下肺腑翻涌的怒气。

    声音略显沙哑:“嗯,我这边需要帮个唐沁和老人转一个户口,你看下有没有时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