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炼药

    何师傅又打了个弯,“但是我又觉得钱难挣,我就一直在劝他,让他不要去赌场。”

    “后来到站了,赌场的经理出来接这年轻人。嚯,好家伙,我就只听到了‘老板’两个字。”

    绿灯再一次亮起,何师傅停下车直接和萧辰叨叨。

    “也不怕先生笑话,我当时是真的被吓到腿软,深怕赌场那群恶徒对我下手。”

    何师傅看着红绿灯,“还有两个路口,就快了哈。”

    萧辰点了点头,“那麻烦师傅接着说。”

    “其实,那年轻人挺好的,我叨叨唠唠的两三个小时,年轻人都不觉得烦,还挺有礼貌的。”

    “后来,他也就说了一句‘何师傅开车挺有意思的,希望下次也可以坐到这辆车。’”

    何师傅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诶,到了。”

    计程车在黑黢黢的小巷前停了下来。

    萧辰关上车门,拿出自己在赌场赢得的银行卡,“这卡的密码是今天的日期,加上年份。”

    何师傅皱了皱眉头,苦着一张脸,“这我不能收,你上次给的钱已经够了。”

    “是情报费。”萧辰把卡丢在副驾驶,没有被拒绝的怒意。

    他对着卡的位置努了努嘴,“里面的钱不多,你要自己留着或者是捐给信得过的福利院,都可以,我走了。”

    黑黢黢的、只能一个人通过的小巷尽头,亮着一盏昏黄的的白炽灯。

    萧辰脚步加快,眼里带了点笑意。

    虽然已经入夏,但是已经快凌晨的夜晚,始终还是带着些渗透骨子的凉意。

    女孩裹着一件褪色的军大衣,看见萧辰的身影,高兴的跑回屋里大喊:“呀!奶奶,先生回来了!”

    萧辰好笑的摇头,笑着唐沁的跳脱,也笑着这种有人等待的感觉让人眷恋。

    把自己带着赌场里的、烟味的外套脱下来,萧辰笑得无奈。

    “你们一个刚刚大病初愈,一个已经上了年纪,怎么还要等我回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老人家端着碗面走了出来,“就是估摸着你回来会找不到路,就帮你留了盏灯,也没别的。”

    萧辰笑着摇头,吃了口面才说到:“我明天早上会帮唐沁治疗,现在都去睡觉吧,明天好有精神。”

    另一边。

    金属制墙壁的房间里,各种控制主机不断的、飞速的掠过一条条代码。

    各种机器都在工作着,烧瓶里的液体已经沸腾到极点了。

    在这些仪器之间,站着一个戴着漆黑的、铁制面具的男人。

    他把手里的烧瓶放下,没有被面具遮住的嘴,拉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无缝衔接的门被打开,一个黑衣保镖走了出来。

    “老板。”来着,正是赌场的肥壮的经理,以及打上石膏的壮汉。

    面具人点了点头,“是有什么事?上面很吵啊。”

    潘经理肥胖的身躯一抖,拿出手怕擦着自己额头上、脸上的汗。

    他干咳了一声,支支吾吾的回答着,“赌场……赌场被烧了,这里有被暴露的危险,还请您快速转移。”

    面具人的手一顿,刚想要拿滴管的手顿住。

    “还有其他的吗?”面具人语气平静的说道。

    看到两人纷纷摇头,一道异常明显的叹息声出现。

    噗。

    无形的压力压在潘经理和壮汉的身边,不到一分钟,两个人就已经被压的变了形状。

    鲜血和碎肉,是成喷射状的向上和向下的。

    “嗯,查查今天放火的那个人是谁,半个小时后,给我答案。”

    面具男人平静的,站在这一片略显混乱的房间里。

    “我就快成功了,为什么要走?”

    实验室里,回荡着面具人的声音。

    翌日。

    突然出现,不,是从十楼高的楼顶跳下来的萧辰,看着身上又冒出伤痕的女孩。

    唐沁察觉到了萧辰的目光,拉了拉衣袖,想要挡住伤口,脸上笑的阳光灿烂极了:“早上好!”

    刚刚修炼完的萧辰抿嘴,“早,我们等下就开始,你要先洗个澡吗?”

    唐沁笑着点头。

    准备工作很快就做好了,药材昨天晚上就有人送了过来,萧辰按顺序把它们摆在旁边。

    略像狭小的卧室里,女孩背对萧辰,盘腿坐在床上。

    白色的高温火焰托起新鲜的药草,逐渐的化为一团青绿色的药液。

    药液在真气的引导之下,变成一根极细的线。

    从女孩的口鼻、耳蜗,甚至是眼睛和指甲缝中,钻了进去。

    萧辰再次托起一株,快速的化成液体,接在第一团药液之后。

    如此循环往复,萧辰要炼化八十九株草药,这里面的时间,还不包括遇到难炼化的。

    更何况还要注入唐沁的身体里,小心的控制药液在她经脉里的走向。

    否则,一不小心走歪了,或者是稍稍的刮伤了经脉。

    那么,下场轻者落下残疾,重者瘫痪半生。

    因为这样,萧辰就更得小心翼翼,从而也导致治疗的过程根本没办法中断。

    不然药力跟不上,最后极有可能产生副作用,加重原本的病势。

    这样一来,第二次治疗怕是难上加难,对于萧辰来说,到那个时候也是极为困难的。

    “嘀——”

    汽车的长鸣突然响了起来。

    萧辰感受到了外界突然多起来、纷乱起来的气息。

    手下依然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燃烧和注射。

    外面。

    “嗯,对我们根据您给的和那些赌鬼给的消息,已经找到地方了。”看着老实憨厚的中年男人一脸奉承的笑容。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会把女孩抓住的,您请放心。”

    电话挂断之后,旁边贼眉鼠眼的矮个男人凑了过来,“这好像是抓活的?我们这么放火烧,真的没事吗?”

    老实男人面露讥讽,“他娘的,他烧了赌场,我要损失多少钱你知道吗!”

    “这三个人,差点让我死在老板的手下!你没看到潘胖子的下场吗?”

    老实男人目露阴狠,“再说了,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怎么了!”

    矮个男人挠了挠头,问道:“潘经理?他怎么了?我这两天没见到他人啊。”

    “因为他死了!”男人啐了一口,他那天可是亲眼看见潘胖子进去的。

    “妈的,我才不要死成那副德行!”

    才半个小时,不,是半个小时都还没过,就被人抬出两块肉坨坨。

    还是被压的很干很结实的坨坨。

    他不想死,跟在老板手底下,他还可以赚更多的钱,他还可以拥有他这一辈子都无法祈望的力量。

    所以,这个任务他一定不能失败。

    “放火!都给我手脚麻利点!”

    十几个人围着这幢开始泼上汽油,一个打火机丢下,冲天大火瞬间乍起。

    火起的一瞬间,废旧的玻璃瞬间炸开,萧辰第一反应就是拿自己的火焰护好他们三人。

    “老人家!你呆在我身边!”萧辰一心三用,老人家在火焰的保护下隔绝了高温和爆炸。

    火焰收起了自己的灼热,温和的托着老人来到萧辰身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