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死马当活马医

    “没用的东西,不管多晚,都是要被回收的。”萧辰笑眯眯的指挥着火焰,有条不紊的缠在这些人身上。

    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带着厚重睡意的郝署长火冒三丈。

    谁那么大的胆子,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因为那么大座赌场被发现,忙到现在才睡吗?

    才十分钟!

    “喂?哪个白痴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萧辰毫不留情的踩住张浩想要摸东西的手,话里带着笑意,“好大的火起呀,郝署长。”

    郝署长一抖,瞬间一个鱼打挺,直接站在床上。

    他把手机拿开,仔仔细细的看着来电显示。

    萧辰。

    他的联系人里面,叫萧辰的只有那奸医一个。

    郝署长头疼的回道:“我昨天处理在处理一个赌场的事情,那里被人一锅端了,我忙的刚刚才睡下。”

    “哦。”电话那边愉快轻松的应了一声。

    郝署长坐在床上,揉着额角,想着要怎么应付萧辰搞的鬼。

    刚想挂断电话的郝署长,听到了萧辰的声音又站了起来。

    “那我抓到了那赌场的老板,要不要来北街贫民区这边接一下?”

    郝署长下床,踉踉跄跄的穿好衣服。

    “好!好!我这就带人去,半个小时,不不不,二十分钟!萧医生就等我二十分钟!我马上就带人去!”

    萧辰笑着应了一声,“提前支会郝署长一句,我会派律师来,让他们判死刑的。”

    眉眼低垂,萧辰站在张浩的身边,静静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张浩。

    “你们不要妄想挣脱了,你们应该庆幸有孩子在这。”

    “身为社会的垃圾,你们还是不要继续活着浪费空气了。”

    “下辈子,最好还是不要来这个世界上了。”

    被打的半死的黑衣人们听到这几句话,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捆住他们的火焰太冷了,刺痛和寒冷毫不停歇。

    有些人已经开始失声痛哭,不知道是因为萧辰的话,还是因为火焰。

    萧辰走到唐沁的旁边。

    入眼的,是以保护者姿态,站在老人家身前的女孩。

    “不错,很勇敢。”萧辰揉了揉女孩的头,淡笑道。

    唐沁挺了挺小胸脯,神态可爱而骄傲。

    萧辰站在旁边,白色的火焰开始淡化,像是一层朦朦胧胧的雾气在他们身边蒸腾。

    唐沁好奇的伸手去触摸,除了冰冰凉凉的感觉,就只剩下喜爱。

    “嗯,叫唐沁,大概明天晚间才到Y市,入学不急一时她的身份证有点问题,学籍的话要等一等。”

    萧辰结束这通电话,又拨打另外一通:“联系一下律师团。

    “我要把Z市这边的一群人判死刑。”

    那边询问了萧辰几句其他的,萧辰不咸不淡的应了两声。

    “在帮我办两张身份证,再交到Y市的戚裕安手里。”萧辰抬头,目光扫过被烧的、摇摇欲坠的房屋。

    看着扑腾着雾化的、火焰的唐沁,萧辰声音毫无波澜的说道:“你在安排一套公寓,三室一厅。”

    “嗯,不需要太大了。”

    萧辰轻轻的动了动手指,变成细线的火焰再次禅境,“哦,对了。在准备一些老人和女孩穿的衣服。”

    不过一会,闪烁的蓝红色灯光由远及近,萧辰抬手看表,十五分钟,看来这里的警署还说得去。

    “嘀——”从后面的街道开出一辆黑色的本田。

    萧辰理了理衣袖,便抱起女孩,扶着老人走向那边。

    开车的是一个面相普通的的青年,他看了眼后视镜,问道:“现在去哪?”

    副驾驶的门被打开,萧辰坐了上来,揉着额角有点烦躁。

    萧辰闭上眼睛,“去Y市戚裕安那边安顿好她们,之后再回Z市,把这边的事解决干净。”

    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之前为了快速清理唐沁体内的暗伤,没有注意其他的,虽然一起清理了没什么坏处。

    但是,总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萧辰看着前面一辆接着一辆的车子,敛眸问道:“现在什么时候?”

    司机拿了两瓶水和一瓶牛奶出来,递给萧辰,“下午三点。”

    接水的手一顿,把水和牛奶递给后座上的人之后,疲惫的靠在椅背上。

    他发现哪里不对了。

    时间。

    他找出来的药材都是极好的,他炼化的时间、保留的药性也是最好、最精准的。

    但是,在唐沁身上花的时间太多了,即使是花了四成的力,也还是要了太久的时间了。

    唐沁的身体里,还有其他的物质……或者说,是不同体系的力量。

    “唐沁。”萧辰看着后视镜里惴惴不安的女孩。

    放缓了声音,“你的病已经好了,你也会在Y市的戚叔叔那生活、读书。”

    唐沁看着后视镜里面的,那一双笑眯眯的眼睛。

    “不用担心什么,我会常去看你的,等你大学毕业之后可要帮我打理公司啊。”萧辰轻松的说着。

    “你戚叔叔周叔叔他们想要一个女儿,会对你和奶奶很好的。”所以,也就不用担心那个混账赌鬼父亲了。

    唐沁皱着眉头,看着满腹疑惑的小模样,可是她很乖的没有出声。

    她不想在为萧辰带来麻烦了。

    萧辰揉着额角,无奈极了,“唐沁,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你要好好的读大学,然后来报答我的。”

    听到这个,唐沁才睁大眼睛,大大的“嗯”了一声。

    整个人,都是纯真烂漫,高兴极了的模样。

    萧辰松了口气,他就怕唐沁在这两天的时间里,突然产生了雏鸟情节之类的其他感情。

    不过,现在看来还好。

    司机按了下喇叭,皱着眉头开门下车。

    片刻之后,他脸色难看的疾步走了回来。

    萧辰正在用白火为自己的银针消毒,霜白的颗粒在针上凝聚。

    “前面连环追尾,车主动了刀,他们身上都有异能的波动。”司机面色凝重。

    他从戚先生那边来之前,了解过少爷在Z市这边的情况,那些追尾的人很有可能是赌场的人的报复。

    司机启动车子,问:“这边太堵了,我们上高速吗?”

    萧辰已经在擦拭银针,腿上放的是插满了、长短不一的银针。

    银针尽数插入柔软的布料里面,萧辰脸色平淡,“啊,可以,小孩现在需要休息。”

    至于这些不要命的人,他可以放在后面收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