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一击必杀

    上了高速,车速开始变快。

    安静舒适的车厢里,唐沁抱着老奶奶的胳膊睡的安稳。

    萧辰半眯着眼睛,浏览着手机上的时事。

    猛地,一股凉意在心头炸开,萧辰扑向方向盘,一个打弯,车子直直的撞向了护栏。

    在车子原本的路线上,拔地而起的石锥和侧面冒着寒气的冰棱,足以让一辆普通的车子当场报销。

    半挂在立交桥上的本田里,唐沁死死的护住老人家。

    在萧辰有动作的时候就清醒过来了,她对危机感异常灵敏。

    也不知道是被赌鬼父亲吓出来的,还是……

    萧辰面色冰冷的下车,锐利的冰棱眨眼之间就到了面前。

    嗤嗤嗤……

    飞射车子的冰棱和石锥被白色火焰挡住,透露着墨蓝色的火焰开始侵蚀白色火焰。

    原本开始骤降的气温,只在转瞬之间就变的炽热起来。

    周围瞬间陷入一片混乱,川流不息的车流直接断了层。

    “原本想在人们多活几天的。”萧辰声音沙哑,显然是已经在发怒的边缘了。

    要不是他五感敏锐,察觉到了异能波动,否则唐沁她们很有可能就因为车祸,而当场死亡!

    不消一会,三辆商务车就停在本田车的旁边。

    车子里,陆陆续续的下来了十来个黑衣保镖。

    八个黑衣人开始小心的走动,周身异能闪烁,各自为政而又规律的站在萧辰身边。

    剩余的两个,则是对付显露出火系异能的司机了。

    在不远处,还挺着一脸褐色的的轿车里。

    没有像其他的车子那样逃离,反而是像看戏一样,停留在那里。

    萧辰眯着眼,以他的目力,自然是看到了在和一个面具人说话的唐伟。

    唐伟,唐沁那个赌鬼父亲。

    唐伟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的,萧辰知道,那个男人不是再说他,而是坐在车里的唐沁。

    要不是可以感觉到他们体内一脉相连的血缘,萧辰都觉得唐沁只是唐伟捡的孩子了。

    萧辰眯着眼,考虑着抓到唐伟之后,该拿这人怎么办。

    而这些黑衣人,在萧辰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萧辰,还用不着顾忌几只蝼蚁。

    轻松的烧毁冰箭和石锥,冲天而起的蓝白相交的火焰,像潮水一样扑向这八个人。

    “嗯?”萧辰侧头,虽然避开了冰箭,但是脸上还是被划破一道口子。

    他并不在意这个,让他在意的是——他的火焰,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要知道,他的这两股火焰因为灼烧血和药,已经被淬炼出一定的灵性了。

    威力也是可见一斑。

    结果现在被挡下了?

    萧辰错开步子,墨色火焰犹如铺天盖地的浪潮一样,拍打四方。

    一眨眼的功夫,萧辰就已经冲到一个人的面前,一拳轰出。

    碰!

    听的牙疼的闷响让萧辰一愣,被攻击的黑衣人也抓住机会,身形爆射,往后退去。

    然而,他的位置和之前的方向并无二致。

    萧辰皱紧眉头,打不破,但是也无法对自己造成伤害。

    这个是个困阵。

    他脸色阴沉,墨蓝色的火焰带着足以融化地面的温度,猛地冲向八个人。

    “司机哥哥!”唐沁带着惊恐的尖叫响起。

    萧辰猛地转过身,看到的就是被重伤到底的司机,和独臂的唐伟。

    以及戴着面具,看不出神情的面具人。

    是一个成年男人。

    萧辰感受到面具男人那股,来自神经的兴奋的情绪。

    面具男人的身上还有一股灰黑色的真气,勾连着八个黑衣人。

    墨蓝色的火焰再次翻涌,扑向这道无形的困阵。

    一边缓缓靠近本田车的独臂的唐伟,丝毫不害怕。

    他虽然感受到了身侧那股犹如来自地心的温度,但是他对这个困阵、这个老板有着足够的信心。

    就算萧辰可以突破,那也要顾及唐沁着小贱人和方圆几里的安危。

    老板说过,除非萧辰爆发全部的真气,否则根本无法突破。

    就算突破了,那么方圆几里的环境也肯定会遭到极大的破坏。

    赌的就是萧辰敢不敢。

    唐伟一手就撕了车门,抓住唐沁的头发就往往外扯。

    他对这丫头又爱又恨,毕竟是自己的骨血,而且还为自己带来了那么大一笔财富。

    可是,这小贱人千不该万不该,和萧辰这个男人走!

    还害得他被老板断掉一只胳膊!

    唐伟抓住女孩的头发,把人给摔到地上,满是碎石的地面,把唐沁的手和膝盖划得惨不忍睹。

    “你他娘的,终于被老子抓到了吧?跟个男人就跑,你还真的是继承了你妈的基因啊!”

    嘭,嘭,嘭。

    墨色火焰形成遮天蔽日的海浪,不断的拍打着无形的屏障。

    而萧辰却无法动弹,在困阵里越久,被限制的也就会越多。

    最开始是活动范围,然后是行动,再然后就是呼吸的权力。

    萧辰双目赤红,先前的那几波攻击,足以让他了解这道阵法的结构。

    中心全部压在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身上。

    除非他可以一击必杀。

    不然,等待他的就是失去呼吸,或者是这片立交桥——全部倒塌,或是烧为灰烬,或是结满寒冰。

    “你这是做什么!”老人家的怒吼,正在不断的刺激着萧辰的耳膜。

    空气里,还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波动,萧辰瞳孔紧缩怒喊:“老人家,离开那里!!”

    然而已经为时已晚,唐伟仅剩的一只手臂瞬间贯穿了老人家的胸口。

    跳的极为沉稳缓慢的心脏,正被唐伟拿在手里。

    “畜生……”老奶奶不甘的看着唐伟,死之前也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

    唐伟把手抽出来,拿着那颗心脏窒息的端详着。

    他他得意洋洋的抬头看着萧辰,“这老婆子事情贼他鸡儿的多,这颗心脏就算是孝敬我的了。”

    唐伟硬生生的,当着萧辰的面,一口一口的生吃了这颗跳动的、极为缓慢的心脏。

    萧辰双目通红,额角青筋鼓动,妄图挣脱束缚的手臂,开始一一皲裂。

    刺目的血丝开始爬满衬衫和裤子。

    面具男子从拍了拍面目狰狞的唐伟,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传了出来。

    “从来没见过这么狼狈的萧先生,可惜现在不能多欣赏几眼。”

    面具男人的语气兴奋而又紧张,就连释放在身体周围的真气,也开始混乱的起伏。

    他又看了一眼伏在老人尸体上哭泣的女孩。

    真气把唐沁拖了起来,因为锋锐真气而紧绷的情绪,女孩哭的更加大声。

    面具男人咧着嘴,直接把人给摔在地上,磕的头破血流,唐沁也晕了过去。

    萧辰拉着嘴角,露出一个冷笑看着面具男人。

    看来,是自己的仇家。

    那又会是谁?他近日来除了炼药,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

    面具男人毫不惧怕的往前走了一步,直面墨蓝色火焰带来的高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