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异变突生

    萧辰皱着眉头,然而异变突生。

    唐伟没了手掌的胳膊长出一把利刃,想要捅进萧辰的身体里。

    呲——

    “啊啊啊!”唐伟尖叫着,自己仅剩的胳膊已经被萧辰毫不犹豫的、被烧的血肉模糊了。

    唐伟奄奄一息的口吐芬芳,“你他娘的……”

    萧辰站起身,低垂着眼眸,模样慈悲,眼神冷漠。

    “说说你们的计划,你或许还有机会活。”

    静悄悄的过道里,回荡着萧辰的声音。

    “我,我说……我说!”唐伟咳着血。

    “这上面的赌场只是个幌子,只是要掩盖这座地下研究室。”

    他妄图直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早已经被烧的只剩骨头和焦糊的血肉了。

    唐伟咬牙切齿的说着:“目的就是让异能和真气不在稀有化,就像我这样。”

    他痛苦的裂了咧嘴,“当然,我现在这幅样子,完全是因为注射的只是试验品而已……”

    “真正的、最成功的是从母胎开始就进行改造的改造幼儿。”唐伟眼睛不自觉的露出贪婪。

    “唐沁,是最成功的。这小婊子从母胎的八个月活到了现在的八岁,她的的器官和血液是最好的成功品!”

    “唯一可惜的就是体内她那婊子娘的血统不好,导致了那小婊子血液里杂质也多!”

    “可是,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被烧的面目全非的男人开始癫狂。

    “你!是你!你把唐沁血脉里与生俱有的杂质去除了!”

    “如果,如果我是注射了她的血液,那么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融合数十种异能了!”

    “他娘的还会变成现在这种不人不鬼的样子吗?”数十根金属刀片,透过唐伟的骨头猛地生长出来。

    萧辰侧过脸,手擦过被划出来的伤口。

    “看来,是活够了。”

    呈光发亮的银针宛如两枚子弹,直入唐伟外露的心脏上。

    咚。

    被绞得粉碎的心脏流到地上,唐伟原本被烧的焦糊的身体也开始自燃。

    墨蓝色火焰开始包裹住萧辰,真气聚集在脚下,眨眼之间就已经不见踪影。

    血液,停留在了最深处。

    中心实验室吗。

    萧辰加快速度,直奔那里。

    但是半成品改造人不止唐伟一个,

    像是刻意设置好一样,拦在路上,一个接着一个。

    萧辰花了数个小时到达中心实验室时,血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嗤嗤嗤。

    火焰直接把门燃烧出一个成人大小的洞,萧辰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被开膛破肚的、昏迷的唐沁。

    怒火在那一刹那,瞬间沸腾燎原。

    呲——

    锐利的银针带着一尾亮光,划破面具男人腕上的动脉。

    面具男人也反应极快的滚了两圈。

    否则,银针划破的就不是手腕上的动脉,而是他脖子上的动脉了!

    萧辰用真气裹住女孩的伤口,冷笑一声:“躲得挺快的。”

    面具男人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

    警惕的慢慢后退,被身后的实验台挡住去路。

    哗——

    蓝白相交的火焰,极为快速的侵占了这间实验室。

    “萧先生因为我是在害怕你吗?”面具男人突然出声。

    他拿起实验台上一管黑红色的液体,快速的上入针管里,对着自己的颈部直接注射。

    注射之后,他气喘如牛,“我,我并不比你们,这些人差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就不可以?”

    “呵。”面具男人嘲讽似的笑了一声,喘完气后,他直起身子。

    面具开始拉长,完完全全的挡住了他一整张脸。

    阴冷低哑的声音从面具后面传来:“不知道,异能和真气结合起来一起用,是什么样的效果……”

    爆炸声响起,萧辰极快的作出反应,在第一秒就离开了原地。

    萧辰的身侧,是一大片飘浮在空中的金属碎片。

    面具男人自言自语,“这是化学反应哦……看起来,效果不错。”

    萧辰沉着一张脸,把唐沁放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里。

    即使有火焰和真气的双重保护,女孩也依然感受到了不安。

    安置好昏迷不醒的唐沁,萧辰开始对面具男人绞杀。

    咻——

    “把物体分解为量子或分子吗?”萧辰轻笑一声,从瞳孔到眉梢都带着不屑一顾。

    他的身影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到了面具男人的身侧。

    “要知道,有些事情和东西……”

    “是科学也无法解释的。”数跟银针直接插入面具男人的背部,没入经脉之中。

    萧辰轻飘飘的落下一掌,“偷来的,始终是偷来的,我就让你,还回去吧。”

    男人的面具直接破碎,一口漆黑恶臭的血被吐在地上。

    “我以为你只是不想被疾病困扰。”萧辰毫不犹豫又插入几针。

    他站开,手里托着森白的火焰,“没想到,你是想用我的药做这种实验。”

    “陈渊,欲速则不达,你这样无异于自毁人生。”

    面具碎掉,露出来的脸,赫然是邀他来Z市的陈渊!

    “你知道什么!”陈渊跪在地上,食指长的细针,随着他运行的线路在移动。

    这样下去,他身体里的经脉都会被划破,异能和真气就再也无法使用了!

    头磕在地上,他痛苦的低嚎:“我和父亲,凭什么,凭什么就不能像你们一样!”

    原来,这个实验室从陈渊的父亲时期就创建的了。

    究其原因,就因为再一次交易之中,受到了异能者和萧辰这两类人的轻视。

    从而萌生了移植异能和真气的念头。

    萧辰冷笑一声,墨蓝色的火焰对着跪在地上的陈渊,一哄而上。

    “不,不要!啊啊啊!萧辰!你不能这样!我将要创造新纪元!你不能这样!!”

    萧辰小心翼翼的抱起女孩,低声嘲讽:“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天赋也不是谁都可以偷走的东西。”

    陈渊最后死在了他的声音里,萧辰不在像来的时候那么困难重重。

    轻轻松松的到达地面上以后,脚重重一踩,这片废墟开始大范围的坍塌。

    第二天,Y市的人民医院。

    “呀,先生看这个!”脸色苍白双眸灵动的唐沁坐在病床上,指着报纸的一个板块给萧辰看。

    #Y市人民日报,Z市东区发生大火和大规模的地陷,发现了多具尸体。疑似正有人用进行人体实验。因实验失误而引发大火,并导致地陷。

    目前嫌疑人疑似为失踪的陈氏集团董事长陈渊。#

    萧辰瞟了一眼,揉了揉女孩的头,“认识这?你戚叔叔他们快来了,要好好生活。”

    “我会的!先生放心吧!”女孩笑的阳光灿烂。

    随后,唐沁有嘀嘀咕咕起来,“我记得很久以前的事情,我记得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这里其实还有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

    “虽然我觉得不好看,但是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啊……”

    萧辰一边帮女孩削着苹果,一边无奈的笑着,没有接话。

    小孩子的爱,永远是最美好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