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章所谓仁义

    因为后西在杀人的时候,表情看上去也是这幅憨厚老实,甚至有点傻的模样。

    这让桑倩怀疑,这个后西是不是有着精神疾病。

    “谷粱娜,你给我滚进来。”桑倩对着营帐外吼道。

    顿时一个女子从营帐外走了进来,对着桑倩和后西行了两个礼,“见过桑倩宗主,见过后西宗主。”

    “变异药剂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桑倩对着谷粱娜说道,变异药剂,一直是她这个弟子在负责。她也一直没有过问。

    “还请宗主责罚。”谷粱娜一听,立马就跪了下来,诚惶诚恐地对着桑倩说道。

    桑倩一听,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像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般。

    “怎么回事?”

    “我们在天豪科技的事情,被一个武道宗师发现了。”谷粱娜埋着头,对着桑倩说道。

    她内心也是十分的紧张,因为她太清楚桑倩的性格了,那可是一言不合就会杀人的。

    “谁这么大胆?敢在我四极宗头上动土。”桑倩的语气之中埋藏着怒火。

    “小的也不知道。”谷粱娜虽然见过萧辰,但是却根本不知道萧辰的身份呐。

    “那我要你何用。”桑倩竖着眉头,当即准备一掌拍出。

    这要是拍到了人的身上的话,当即会把那人化为一滩血水。

    但是一旁的后西却是出手挡住了桑倩的手,“桑倩宗主,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和气生财嘛。”

    “哼,我自己的弟子,你也想插手管吗?”桑倩皱着眉头盯着后西说道。

    一旁的谷粱娜,看到后西竟然拦住了桑倩宗主,心中也是暗暗叫苦。因为她可以肯定,十有八九,刚才哪一掌,桑倩不会要她的命。

    但是一被后西给拦住的话,等回去的时候,她肯定会死。

    “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就这样死掉的话太可惜了。”后西对着桑倩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桑倩皱着眉头问。

    “那三才门不是最宣扬什么仁义吗?不如我们把她打个半死,丢到三才门里面去。要是活下来,那就留着做卧底,要是死了,也证明三才门的仁义也只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后西桀桀地笑道。

    谷粱娜听着这一阵笑声,心底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倒也是不错的计谋。”桑倩点点头说道。

    谷粱娜听着二人的商谈,但是却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

    像她这样地位低下的人,生死根本不在她自己的手中。

    而桑倩和后西,在问都没有问过谷粱娜的意愿的情况下,就已经决定了她的生死。

    随后桑倩一掌打出,废掉了谷粱娜的右手经脉。

    “去吧,如果做卧底成功的话,我可以原谅你的失职。”

    “谢宗主。”谷粱娜忍着右手的疼痛,咬着牙对着桑倩说道,即使她现在恨不得把桑倩全身的骨头都给抽出来喂狗,但她现在仍然要表现出一副感激的模样。

    看着谷粱娜步履蹒跚地远去。

    后西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你就这样放她去了?我看她可是很仇恨你的啊?”

    “哼,一个蝼蚁罢了,就算在仇恨,能干成什么事。”桑倩有些无所谓地说道。

    随后桑倩再次招来了一个弟子,询问起了有关变异药剂的事情。

    变异药剂其实已经研发出来了,四极宗这里有不少的存货。只不过这个型号的变异药剂药效不是那么猛,没有达到桑倩预想中的要求。

    不过现在天豪科技那边都已经完蛋了,就算对这个变异药剂再不满,也只能够这样了。

    与此同时。

    萧辰却是已经来到了三才门的宗门之中。

    “看来情况不是很好。”萧辰一路上看着那些三才门的弟子,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伤,而且脸上充满了疲倦之色。

    一旁接引萧辰的那名三才门弟子似乎是看出了萧辰的想法,于是开口为萧辰介绍道:

    “其实我们这些弟子还好,因为有我三才门流传下来的三才剑阵,就算交战的时候以少敌多,但是也很少有人会死亡。但是武道宗师境界的交战,就十分的凶险了。”

    “如何凶险?你给我说说?”萧辰有几分感兴趣地问道。

    “那四极宗的两个宗主,战斗力很强,一个女的,一掌打出,我们这些弟子就会化成一滩血水。”弟子提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止不住的恐惧之色。

    “坐佑长老呢?他没有去对付这个人吗?”萧辰有些疑惑地问道。

    “坐佑长老,他去对付一个叫做后西的人了,那也是四极宗的宗主之一,战斗力很强。”弟子开口为萧辰解释到。“而那个叫做桑倩的女子,则是由我们三才门的门主白宣对付。”

    看来这四极宗的实力倒是不弱,萧辰心中暗道。

    三才门基本上全面处于下风,如果不是有着公西竹他们帮忙的话,或许三才门早就被攻破了。

    谈话之间,萧辰却是和弟子来到了三才门的内殿。

    这里正是坐佑长老这些武道宗师休息的地方。

    一见到萧辰,坐佑长老的脸上就流露出了欣喜之色,连忙就迎了上来:

    “萧辰小友,你终于来了。”

    “坐佑长老有难,我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萧辰大笑着说道,然后看见坐佑长老苍老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黑绿色。

    于是心中有些疑惑:“坐佑长老,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中毒了?”

    坐佑长老听到萧辰的话之后一愣。

    一旁的公西竹却是插嘴道,“萧辰,你肯定看错了,坐佑老鬼还是厉害的很,和那个后西战斗,打的虎虎生风的。”

    “是啊。”门主白宣也是点了点头,在她心中,坐佑长老就是最扎实可靠的大山。

    “中毒没有,让我一把脉就知道了。”萧辰自信地笑道。

    “不用把脉了,”坐佑长老苦笑了一下,“原本我还想瞒着的,没想到萧辰小友你一眼就看出来了。”

    坐佑长老此话一出,大厅中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惊。

    “怎么会?坐佑老鬼,你怎么会中毒的?”公西竹十分吃惊地问道,“还有,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