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世家起源

    公西竹问的问题,也是这个大厅之中所有人要问的问题。

    既然都已经被萧辰看出来了,坐佑长老也没有再强撑或者隐瞒下去,缓缓开口说道:

    “那后西实力很强大,而且他体内的真气仿佛是和剧毒融为一体了一样,第一次和他交战,我就察觉到我已经中毒了。”

    “那为什不,”白宣开口道,但是说道一般就被坐佑长老打断了。

    “我活了这么长时间,对毒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此毒,凭借我三才门,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除。”坐佑长老摇着头说道,“而每次和后西交战,我身上的毒就会加剧一分。恐怕现在早就无药可医了。”

    坐佑长老说道这里,倒是也没有什么后悔之意。

    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独自去迎战后西。

    “坐佑老鬼,你这是何苦呢。”公西竹听到了坐佑长老的话,忍不住顿声道。

    “公西老鬼,不用为我可惜。”坐佑长老大笑着说道,“我已经活了这么长时间了,就算现在死掉,也死而无憾了。”

    “怎么可能?坐佑长老怎么可能就这么死掉呢?”白宣听到这里,脸上流下了一行行的泪水。

    自打她记事的时候起,坐佑长老就是三才门的长老了。

    而她,也是在坐佑长老的拉扯之下长大的,可以说,坐佑长老就是白宣的爷爷,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亲爷爷还要亲。她不愿意让坐佑长老就这么死去。

    “别哭了,白宣。”坐佑长老看着眼泪流个不止的白宣,也是有些手足无措。然后一个幽怨的眼神看向了萧辰。

    当初他之所以选择不将自己中毒的事情公布出来,为的就是避免出现这样的一幕。

    萧辰接收到了坐佑长老的眼神,不由得无奈地耸耸肩,怪我喽?

    “好了,白宣,你现在可是三才门的门主,遇见一点事情就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坐佑长老没有办法,只能够这么说道。

    “可是,可是您就要死了啊。”白宣眼泪婆娑地看着坐佑长老说道。

    “死?”坐佑长老气的吹胡子瞪眼,“这毒是慢性剧毒,一时半会儿我还死不了。”

    白宣听到了坐佑长老的话,顿时就止住了眼泪。“坐佑长老,你放心吧,等打退了四极宗之后,我就带你去寻医问药,一定吧你身上的毒给解掉。”

    看着这样一幅爷孙亲爱的画面,一旁的公西竹有些吃味,同时也有些羡慕了。

    悄悄来到了巫滟的身边,低声说道:

    “巫滟,你说我们现在生个孩子,还需要多久才能抱孙子孙女?”

    巫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虽然他这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但是在场的可都是武道宗师,五感早就被强化到了一个非人的境地,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

    “哈哈哈,公西老鬼,羡慕吧。”坐佑长老开怀大笑了起来。

    “谁羡慕了,你没有媳妇儿。”公西竹一边说,一边拉着巫滟的手,挑衅地望着坐佑长老。

    “你没有孙女。”坐佑长老捋了一把胡须,淡然地说道。

    “你没有媳妇儿。”“你没有孙女。”

    ……

    一处幽静的房间之中。

    在萧辰提出自己懂一点医术,可以先为坐佑长老看看病的时候。

    白宣几乎是以光速带着萧辰和坐佑长老来到了这件屋子之中,毕竟萧辰一眼就看出来了坐佑长老中毒的事情,很明显在医术上不是懂一点那么简单。

    而是懂亿点点。

    萧辰刚刚为坐佑长老把完脉。

    “怎么样?”坐佑长老平静地问道。

    无论结果是怎么样的,坐佑长老觉得自己都能够接受。就算是因此而死的话,他也算的上是死得其所了。

    “情况不是很好。”萧辰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毒,萧辰以前在典籍之中了解过,叫做极乐毒。顾名思义,中了这个毒,你就可以等着去极乐世界了。

    毒发的时间很长,一般中毒之后两个月之后会爆发出来。

    但是像坐佑长老这般,不断和后西交战,极乐毒越来越深,恐怕再过十天,就会毒发身亡。

    萧辰的这个猜测,还是建立在这十天之中,没有和后西交战,中的毒没有加深的基础上的。

    一旦这几天再经过激烈的战斗,中毒更深,那恐怕真没几天可活了。

    坐佑长老听到了萧辰的话之后平静地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其实我已经活的够久的了,从上一任三才门门主上任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三才门的长老了,我送走了老门主,又培养了白宣这个小门主。最后,白樱那个小小门主,也正在由我培养。”

    其实坐佑长老这一生,都和三才门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为了三才门而死,坐佑长老根本就不会感到后悔。

    “若是之前的话,我死掉的话还会有点不甘心。但是现在萧辰你来了,将三才门托付在你手中,我还是很放心的。”坐佑长老对着萧辰说道。

    “这怎么可以?”萧辰听到了坐佑长老的话之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又不是来继承三才门的,而是来帮助三才门,顺带教训一波四极宗的。

    “你觉得白宣怎么样?”坐佑长老话锋一转,问。

    “还不错。”萧辰此时正在思考如何医治坐佑长老体内的毒,倒是也没有去思考坐佑长老话中的意思。

    “那就好。”坐佑长老满意地点点头,“这样我也就可以放心地去了。”

    而门外的白宣,听到了坐佑长老的话之后,早就已经泪流满面。

    坐佑长老自然感知到了门外的白宣,他又回想起了他之前和白宣相处的时候。

    白宣是他从外界带回来的一个孤儿,其实大部分三才门中的人都是孤儿。

    只不过白宣天赋出众,在二十几岁就达到了武道宗师的境界,在上一任门主因病离世之后,就继承了门主之位。

    而白樱,和白宣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也是坐佑长老从外界捡回来的孤儿之一。

    只不过白樱同样天赋出众,被坐佑长老带在身边培养了。

    至于为啥都姓白,那是因为坐佑长老为了纪念一个人,所以将他捡回来的弟子,全部改成白姓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