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药剂

    谷粱娜一听白宣的话,心底一颤。

    这是杀人还要诛心啊。

    “这女人怎么这么小气?难不成她发现我刚才骗她的事情被她发现了?”谷粱娜看着白宣,心中想着。

    而白宣得意洋洋地看着谷粱娜,神色里带着几分掩盖不住的欣喜之情。

    一旁的坐佑长老无奈地摇了摇头。

    “白宣虽然实力高,但是因为一直在修炼,对于俗世的事情的处理经验还是太少了啊。”

    不过坐佑长老也没有对白宣感觉到失望。毕竟能够在这种年纪达到这种境界,就已经足够优秀了。

    至于其它的,随着时间的增长会慢慢有的。

    想当初,他不也是一个愣头青吗?

    “具体是什么情报?”谷粱娜踌躇着问。

    她决定,如果说这情报听上去一点都不靠谱的话,她一定会转身就跑的。

    白宣没有说话,一旁的萧辰却是开口了。

    “情报一是,我们在距离这里十公里外的红天谷藏有大量的伏兵。情报二是,有一个超级宗门准备出手帮助三才门了。”萧辰对白宣说道。

    这两条情报都不是真的,一旦四极宗相信了,想必能够牵扯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经历。

    “红天谷?”谷粱娜语气有些颤抖地问道,她哪里能不知道红天谷是什么地方。因为就在距离红天谷不足一公里的地方,就是四极宗变异药剂的存放地点。

    如果就这样将这个情报告知给四极宗的话。

    四极宗绝对会派人前去查看的。

    但问题在于,为什么三才门放着那么多地方不埋伏,偏偏要在存放地点附近。

    那不就是在告诉四极宗,她,谷粱娜,已经将变异药剂的事情告诉给三才门。她谷粱娜,已经彻底叛变了。

    “能不能换个地方?”谷粱娜语气有几分苦涩。

    “不能,”萧辰笑眯眯地看着谷粱娜。

    “唉。”谷粱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明白,萧辰这是在刻意针对她。

    不过她也没有什么怨恨之情可言,像她这样的小人物,生死从来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何况当初她的确是真的想杀了萧辰。如今只不过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那我就去了。”谷粱娜对着萧辰说道,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的想法到底是怎样的?

    待谷粱娜远走后。

    “萧辰,为什么你要告诉她那两个情报。”坐佑长老若有所思地看着萧辰问。

    “一招闲棋罢了,起用了,固然是皆大欢喜,若不起用,那我们也损失不了什么。”萧辰摸了摸鼻子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要去三才门的药材库里面逛一逛,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珍贵的药材。

    毕竟他帮忙也不是打白工,是有报酬的。

    “坐佑长老?什么棋啊?难不成萧辰还有别的用意?”白宣眨了眨眼,一脸迷糊地问一旁的坐佑长老。

    坐佑长老笑了笑,“白宣啊,虽然你实力在同龄人之前很强,但是在这一方面,可已经落后了太多了啊。”

    “到底是什么嘛?”白宣不高兴地撇了撇嘴。

    “首先,只要谷粱娜回去,将这个情报告知给四极宗。你觉得四极宗会是什么反应?”坐佑长老对着白宣道。

    “还能是什么反应,要么相信,要么不相信呗。”白宣说道。

    而坐佑长老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实者虚之,虚则实之。四极宗的人即不会相信,也不会完全不相信。”

    这就好比,战争的时候你率领一个小队深入敌后,俘虏了一个敌军士兵。

    士兵告诉你,前面很安全,没有埋藏地雷什么的。

    你会相信吗?

    而白宣要被坐佑长老这么绕来绕去的给绕糊涂了。

    “就是说,四极宗会派人去查看红天谷,分散四极宗的精力。”坐佑长老有些无奈地看着白宣说道。

    白宣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给我说那么虚虚实实的干啥。”

    “我这还不是为了培养你。”坐佑长老长叹了一口气,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白宣白了坐佑长老一眼,然后问:

    “可是如果那谷粱娜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四极宗的话,那不就没有作用了。”

    “所以萧辰才说这是一招闲棋啊。”坐佑长老回答。

    “可加入谷粱娜不说,不就没有生命危险,那我们岂不是白白放跑了一个谷粱娜。”白宣掰着手指头说道,她怎么算怎么亏啊。

    坐佑长老大笑了起来。

    “你完全不必担心,首先,谷粱娜回去四极宗,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说不得还没开口,就被杀掉了;其次,谷粱娜回去,取得了信任,告诉了情报,也会被发觉她出卖了四极宗,也是死。不告诉情报,萧辰去攻打变异药剂所在的位置,四极宗自然知道是谷粱娜泄露的地点,她也是死。”

    “可如果谷粱娜没有回去四极宗怎么办?”白宣问。

    “她也一样会死。”

    正在药材库之中的萧辰喃喃说道。

    他可不会平白无故地就放走想要杀自己的人。

    虽然有些时候,他会很乐意治病救人,但是有些人不在他的救治范围内。

    救他们是上帝的事情,萧辰只是负责送他们去见上帝。

    萧辰想到这里,心情又好了起来,开始在药材库之中挑挑拣拣起来。

    三才门还是有些积蓄的。

    药材的种类也很多。

    “可恶,他们这是想让我死。”谷粱娜气氛的咬着牙,说道。

    她可不是如同白宣一样什么都不懂。

    在走出三才门的宗门之后,她就已经完全明白了萧辰的计谋。

    可以说,只要她回到四极宗,等待她的,只能够是一个死字。

    “唯一的生路,也就只有离开这里了啊。”谷粱娜不想死,她还有很长的生命。

    凭借她的实力,只要成功离开了这里,那自然是可以混的风生水起。

    于是谷粱娜悄悄地隐藏了起来,往两宗交战的边界而去。

    凭借她对四极宗暗哨的熟悉,基本上没有费什么力量就穿越了四极宗的封锁区,而且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很快,谷粱娜就来到了最后一道封锁线,只要越过这里,那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